在大聯盟季賽最後一戰,今年分別達成生涯三百勝與五百救援成功的葛拉文和霍夫曼,接連因為先發一局爆和救援失利沒守住兩分領先,雙雙導致球隊輸掉打進季後賽的機會,讓人不禁聯想起美國陸軍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1951年4月19日對國會參眾聯席會議所做告別演說的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若熟知當時情境,就知道昔日二次大戰戰功彪炳的將領,在韓戰爆發時突然被解職後當然會別有感觸,因為既是職業軍人,終身都在保家衛國,但到頭來卻只能帶著「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的悲憤心情,痛陳被釋出兵權的感慨,其剛烈血液裡熊熊燃燒的「馬革裹屍,死而無憾」和「為國效命,誓死盡忠」之保守思維,自無法嚥下那口晦氣,這是典型的軍人反射性格,所流露的待退甚至被迫引退之無奈,更是再明顯也不過。

對於棒球員來說何嘗不是如此,棒球場就是戰場,輸球就如同打敗仗一樣,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球隊最需要他的地方,他戰敗了,沒能替球隊建功,但是,葛拉文和霍夫曼的職業生涯尚未劃下句點,他倆也還沒走到所謂「凋零」的地步,因為,這只不過是一場比賽而已。

可惜,這是一場最最重要的比賽,因聖地亞哥教士還沒贏過世界大賽冠軍,千不該萬不該竟然輸掉這一場原本超前落磯且眼看就要到手的勝利;至於葛拉文,本有機會在大都會主場幫球隊踩住煞車,阻止球隊戰績繼續下滑的趨勢,未料卻自己雙手奉上勝利,雖然只是一場比賽,但這是最不該輸的比賽,也是最最關鍵的比賽。

這場戰役對任何人而言壓力都無比龐大,儘管兩人都在國家聯盟身經百戰,霍夫曼幾乎都待在教士,葛拉文生涯都效力東區勁旅,但別忘了,晉級季後賽對球隊的價值有多高,責任就有多大,在最熟悉的環境,極富經驗的投手還是會失守,但這只是一場比賽而已,不該因此否定老將的價值。

就像建仔「九月中和紅襪王牌Josh Beckett正面交鋒落敗,被迫在全美直播面前重重地摔了一大跤,最終也未能替洋基奪得東區冠軍,或是在季後賽首場敗給印地安人C.C. Sabathia,沒能替洋基拔得好彩頭」那般,一切的一切統統都只是一場比賽而已,不該因此否定「他在這三年來身穿直條紋洋基球衣贏得四十六勝,幫洋基連三年打進季後賽」的事實。

再者,「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看似符合葛拉文與霍夫曼的處境,其實也不盡然,因為這雖然是07年球季最後一場比賽,卻非此兩大名投MLB生涯的最後一戰,就算結局不完美地讓人有點扼腕,也只是彼等馳騁球場快意人生的輝煌歲月裡曾經意外出現的小波折小插曲而已,絕非下台一鞠躬的終點站。

若真要提到這句名言,今年達成生涯三千支安打(獲名人堂認證的最重要里程碑)目標的休士頓太空人隊二壘手隊畢吉歐(Craig Biggio)之處境反倒比較神似,因為今年是畢老的最後一年,他已打完生涯最後一場球賽,正式宣佈退休和球迷說再見,只可惜在競爭激烈的季後賽資格爭奪戰中,被大多數球迷所忽略,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更能映照出畢老「凋零」的身影,至於老葛與老霍的「完結篇究如何」,就看明年球季他倆怎麼「重新出發」了。

本文原載於新新聞 2007.10.10第1075期(林言熹/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