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7/1(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相信非棒球迷的朋友一定難以理解,為何我這個棒球迷,有時會經常想像棒球若不是真的,那該有多好! 

或許,答案就是出自於,我太瞭解棒球了,知道它有很不陽光的黑暗面,我不想承受這些,因此大做白日夢來自我欺騙,在酣睡中不斷大喊:「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多年來,最常讓我難過的是,我支持的球隊又輸了。雖然那種痛也沒啥了不起,更老實說,痛過那麼多次後,也真的有點免疫了。事實上,在「新球季很快就會來臨」的自我安慰下,輸家總是有翻身的新機會,又不是世界末日,全然沒有明天了,何必那麼在乎。 

儘管如此,每次輸球慘劇發生的那一刻,我還是會習慣性地仰頭朝天,閉起眼睛,抿緊嘴角,以「唉!」的一聲,向提前散席的球宴垂淚告別。 

且慢,請容我澄清一下,本人絕非純感性的狂熱者,也不是那種不用大腦的追星族,我會超理性地去估算我看重的球隊「應有的合理表現」,我不會對他們有過度的期待或非份的妄想,我只是對他們的戰績存有「合理假設」。但天曉得,棒球就是如此耐人尋味,my team總是不走my way,人算也總是不如天算,即便我從小到大,三十年來不斷從錯誤中修正自己的「成績預估法」,可是球隊就是不照我的劇本排演,他們總是有一大堆令人氣得吐血又不得不接受的藉口,然後,自顧自往「我不許它去」的方向前進,可想而知,驚喜怎會多,又哪來「跌破眼鏡的意外」?你說,我怎麼開心地起來? 

更深的刺痛則是,棒球常有負面消息傳出,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一天到晚有人受傷。眼看年輕新秀因一時大意而進入傷兵名單,浪費大好天賦,原本前途無量,爾後卻因此蒙上陰影;或者,王牌球星因歲月不饒人,一個不小心扭到腳,便就此宣佈引退,和大家說再見,這些稀鬆平常的場內外動態,總是讓我唏噓不已,總是讓我怨嘆「棒球為何如此不可愛」。 

當然,最痛的是,禁藥醜聞始終揮之不去。球員幹嘛「違法」濫用「勢必會傷害身體神經中樞等部位,卻能增進棒球表現的藥物」呢?也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是否,在「球團跟球團之間,以及,球員跟球員之間」的高強度競爭態勢下,球團為了獲取更漂亮的營利數字,這麼多年來一直策略性地「刻意默許」球員在檯面下「胡作非為」,卻在東窗事發,被外界揭穿後,把責任一古腦兒全推給選手? 

思及此「陰謀論」,我的心就糾結起來了。我也很難想像,當球員在吞服藥物時,或看著針頭插入自己的血管時,腦袋到底在想什麼?無奈多於心虛嗎?抑或,抱持「老子豁出去了」的萬丈豪氣在歷險玩命? 

也許,我依然深愛棒球,只是厭惡醜陋無比的「真相」。 

但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並不會為了我一個人的情緒反彈而有些許改變。無論我的道德體操在內心深處做出多麼高難度的翻滾動作,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現實總是那麼殘酷,於是我便開始幻想,「棒球的宇宙」此棒球比賽的虛擬情境,或許比地球上其他「棒球相關事物」更潔白無瑕,更具公平正義色彩,也可以讓人的生活過得更有趣、更快樂。 

因為,就算我可以把棒球當做避風港,當做我的夢工廠,但棒球終究是人在玩的,人會在其他領域怎麼亂搞,打棒球時一定也會如法泡製,人心險惡舉世皆然,人性瘡疤亦橫行全球遍地開花,棒球焉能例外,又要如何不受「玷污」?而我對現實棒球的不滿,不也正透露出我還是太天真了嗎? 

可是,天真又有什麼不好?我就是認為,人就是要去追求烏托邦,即便永遠到不了也無所謂,既然「現實棒球」無法滿足我,就靠「夢幻棒球」來補償吧! 

而今而後,我要更認真地去打棒球電玩,只要輸球,我就重玩,只要有好手受傷,我就Relord,只要不重返現實棒球,我就可以過著最幸福、最美滿、最快樂的棒球歲月,直到永遠的永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