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浮世繪 2007/1/19(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超過一年以上,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俗話說「人有三急」,「三急」究竟是哪三急,眾說紛紜,但不管是哪個版本,一定都包含「內急」。站在醫學的角度,為了膀胱的健康,內急最好不要忍,不過人能否恪遵這條保健守則,則要視內急的場合而定。例如在球賽進行中,有時內急真讓人進退兩難。

也許有人會說,節奏較其他運動緩慢、平均長達三小時的棒球比賽,找個適當的時間點解決內急,沒那麼困難吧!事實上真是如此嗎?我身邊就曾發生過這樣一個活生生的慘案。

還記得去年十一月洲際盃那場扣人心弦的中韓大戰嗎?中華隊以四發全壘打痛擊韓國隊,十二局上,當張建銘擊出決定勝負的那發兩分砲時,你人在何處?相信絕大多數的球迷都是緊盯著場內或轉播螢幕,並在那一刻來臨時高聲歡呼、拍紅雙手,而特地從台北驅車台中參與這場賽事的我與友人A,理所當然也應是見證者之二。

跟一般女性相比,我一天中跑廁所的次數算是偏低,因而朋友常戲稱我為沙漠中為減少體內水分流失而鮮少排尿的「跳鼠」。這種跳鼠習性其實帶給我很多好處,大家都知道女性如廁總是比男性耗時費力得多,因此在人潮洶湧之處,女廁總是大排長龍。少上幾次廁所,除了能節省一些時間和寶貴的水資源,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也能少幾次被迫困於惡臭撲鼻的骯髒狹小密閉空間的機會。

台灣公共場所裡的廁所,平心而論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不過比起一、二十年前,已有很長足的進步。在舊台北市立棒球場時代,如廁可算是當時看球的夢魘之一,過去公廁環境的「險惡」,應無需多加贅述,因此除非真的很急,我多半選擇回家再解放。好在現在新球場裡的廁所已寬敞、明亮、乾淨得多,我也不必再強膀胱之所難。

當跳鼠的另一個好處是,不必常常為跑廁所的時機傷腦筋。球賽雖不像電影完全沒有休息的空檔,一場比賽中至少會有十六個攻守交替的時間可以讓你安心離開座位,但一旦遇到爆滿,撇開五局結束整理場地時間廁所必客滿不說,在其餘短暫的空檔裡,光是從座位一路與其他球迷摩肩擦踵到廁所的那段路程,就足以讓下個半局開打,若該場比賽又戰況膠著,這時在廁所裡的心情必然忐忑不安,深怕關鍵的一球就錯失在幫你擋春光的那扇門外。

話題轉回到那場緊張刺激的中韓之戰。僵持的比賽讓友人A以「深怕錯過全壘打」為由,連續憋了好幾個半局後,如同麻將桌上換手氣的道理,她終於決定在十二局上去替中華隊改改運,起身時還不忘擔心地對我說:「要是沒看到中華隊打全壘打怎麼辦?」該說是湊巧,還是不湊巧,友人A的話竟一語成讖,就在她踩下沖水器的那一瞬間,伴隨而來的除了強力的水柱外,還有一門之外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此時的我,一方面為友人A的犧牲小我感動不已,另一方面也不禁感慨,要是每間女廁裡都有一台小螢幕同步轉播球賽,每場比賽不知能減少多少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