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中國時報 民意論壇 2006/11/5(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由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哪一個國家沒有政府?哪一個國家的政府沒有警察機關、檢調單位、審判制度和牢獄囚房等彰顯公權力不容挑戰的軟硬體設施?

哪一個國家沒有黑道?哪一個國家的黑道不是靠包賭包娼、販毒走私、魚肉攤商等挑戰公權力能否彰顯的違法亂紀犯罪行為來獲取不當利益?

一個進步的政府除了要規範權利義務的道德秩序外,也要建構並鞏固公民社會的法治價值,墯落的黑道不可能根絕的原因也在於此,因為幫派組織本身就是社會的一部份,文化的一環,體制的一個區/軀塊,當然也是法治價值的相對負數,否則天下太平了納稅人還供養那麼多執法者幹嘛?

但一個社會要穩定發展所須依賴的力量並非高高在上的所謂大有為政府( authority ),更不是糾眾橫行的所謂十惡不赦的黑幫份子( underground ),而是介乎這上下兩極的中間地帶所展現出來的經濟力、知識力、傳播力和行動力,因為這些人事物是法治價值的受益者,在政府與黑道對撞的衝突中,他們會透過理性論述的途徑,適時發揮制衝功能,扮演進退皆有據的緩衝者 ( buffer ) 角色,以維護公眾應有的集體利益,俾極大化整個社會持續進步的動力。

遺憾的是,正如同政府與黑道永遠纏鬥不休那般,台灣社會總是無法擺脫過度簡化的二元對立道德交鋒宿命,從政治立場的素描著色學有藍綠深淺光譜之別開始,到意識形態上的獨盟/統派、本土/親中之分,乃至於當紅的倒扁與反倒扁相互嗆聲之分類等,在在均顯示出台灣內部的情緒化指數已瀕臨「零和遊戲,贏家通吃」的崩盤邊緣,而敵對「道學」大發神威且水火不容的同時,也預示了理性論述的空間完全被壓縮了。

最不幸的是,在政客接力帶動唱和傳媒各自選邊站的示範下,連所謂的「國球受難記」也淪為形形色色佈「道」家群起做禮拜望彌撒的必讀經典,例如,有人痛批政府消極不作為,引來蘇揆和侯署長高分貝回應「嚴辦到底」的官腔官調;有人怒罵黑道幫眾「願賭卻不服輸,搞垮職棒人氣」,而其附和者之多自不在話下,而這樣的戲碼已反覆上演好幾次了,後續成效欠佳亦屬事實,道貌岸然打嘴砲者何不改口另覓良方?

須知,職棒賭博傳聞之所以歷久不衰的關鍵並不僅止於「政府無能」和「黑道囂張」此上下兩聯而已,前述的緩衝者之經濟力、知識力、傳播力和行動力等中間力量猶未/尚待整合的真相,沒有被大量/深化論述成形,並凝聚出全民/球迷普遍的改革共識,才是放水疑雲一再被爆料,不斷啃蝕CPBL公信力的主因。

亦即,數落政府怠忽職責倫理和怪罪黑幫罔顧江湖倫理的零成本「倫理」 ( ethics,其實就是道德 )意識大行其「道」的結果,將導致兼具破壞力與建設性的純理性論述空間出現重大缺口,使職棒賭博事件永遠停留在低階的「治安」層次,無法升格至文化議題的層面,吸引更多緩衝者菁英(熊隊老闆劉保佑所指的大企業等)挺身而出,投入此濟窮救難解圍大業,一洗「黑」棒負面形像!

而此論述罩門的最大獲利者無他,就是黑道!因為黑幫份子之所以敢站在法治價值的正對面「解碼報牌,招商圍事,攬約分紅」就是因為他們「沒有道德包袱」!他們一直奉行工作「倫理」,並「恪盡職守」做他們會做且該做的事(持槍押人或暴力相向),反觀法治價值的信眾卻爭相諉過卸責,除了免費的「以道制道」之道德口水戰外,啥也不論述,久而久之,就愈來愈不是黑道的對手,而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也會愈來愈懸殊,因為國家認同錯亂的政治紛爭已告訴我們,可以平和解決的問題根本不是問題,不能平和解決的問題不叫問題叫僵局,要打破僵局唯有從教育/文化著手,而這也是職棒除黑的僅有出路,亦即,移開道德論述的絆腳石,把棒球和黑道及文化綁在一起,唯有如此纔能打敗黑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