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中國時報 民意論壇 2006/10/28(杜堽/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由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當大家還沉醉在La New封王,準備前進東京挑戰亞洲職棒大賽的同時,熊隊老闆劉保佑突召開記者會,對中華職棒的生死存亡,發出沉痛警訊,並認為中小企業的La New經營職棒備感吃力,不但呼籲政府應正視職棒環境日益惡化的問題,還拋出租稅獎勵的議題,更語出驚人說「只要有大企業接手,La New不排除讓賢」等等云云!

劉保佑無預警地發表如此這般危機宣言,文情並茂字字珠璣,想必他已憋很久了(因為他得捱到總冠軍老闆的身份,攻佔戰略制高點來嗆聲才會有份量,也比較能激起迴響,否則在台灣這種唯「第一名」是問的功利社會,不奪冠者就人微言輕,誰鳥你),果然劉語錄一曝光,球迷即一面倒支持他,甚至還有球迷在網路上發起一人一百元捐助La New,可見La New熊在大家心中已經是被肯定的「品牌球隊」。

君不見,自他接手「第一金剛」的爛攤子以來,即致力於認養球場、建立二軍、興建宿舍、聘請專屬廚師和醫療團隊、高薪延攬洋將等改革措施,復於今年初以破天荒的千萬年薪擄獲陳金鋒加盟,為La New的霸業棋譜置入最後一塊拼圖,凡此種種積極作為,均讓台灣球迷見識到「何謂真正的職棒球團」。

儘管如此,當他迴身凝視其他「同僚」兀自依然故我,得過且過麻痺不仁的景像時,「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內心又何止「世態炎涼至此,吾人夫復何言」兩句足堪形容!試想,以後生小輩自居的他,開風氣之先付出這麼多,其他球團卻原地踏步紋風不動,繼續把頭埋在沙堆裡,以省吃儉用的小本經營心態而沾沾自喜,當然會像洩氣的皮球般覺得萬分不值。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劉董的這一席話表面上看似為命運共同體的同僚發聲請命(說「激勵」同僚亦可),卻不無挾總冠軍的勝利者之姿,向不長進的同僚「宣戰」之意味。也就是說,La New並非真的不想玩,而是警告其他五隊「要玩就認真一點玩,否則乾脆關門熄燈,拍拍屁股拆夥走人,不要拖累想玩的人」!

劉董「以退為進,自理門戶」的心戰企圖既昭然若揭,以三年有成之資優生自許,向政府喊話即隱含「清黨/逼宮」之考量,亦即,要求政府重視職棒沈疴,不然咱所謂的「國球」可能會被墯落的職棒壓垮,致整個棒球環境向下沉淪,所有過往榮光也會沒入歷史灰燼而失憶殆盡,連餘煙裊裊都談不上!

中華職棒渾渾噩噩混了十幾年,看門道的球迷豈僅逃之夭夭,還利用各種管道(網路當然是其中最便捷的對話平台,其間的匿名謾罵辛辣言論更屢見不鮮),數落CPBL種種不是,痛批經營高層「罄竹難書的糊塗帳」,於是乎造就出一種現象,要刮中華職棒的鬍渣猶如反掌折枝之易,但要救CPBL的膏肓卻有「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之嘆,所幸這樣的道德困境在劉保佑登高一呼後,暫時止跌抒解了,因為此時此刻,在劉保佑的真情吶喊下,還有哪個毒舌派會維持高姿態,站到劉保佑正對面,跟他唱反調?更何況其論述內容俱屬事實!

道理很簡單,La new是今年唯一票房正成長的球隊,劉董理直氣壯之勢既出,誰敢攖其鋒?反觀過去幾年曾不可一世的職棒霸權黃衫軍兄弟,人氣卻不斷衰退,其崩解速度之快,除讓經營者措手不及,也造就麾下球迷板塊的重行錯置位移,目前雖無實證數據顯示「象迷的缺口已悉數倒向熊隊懷抱」,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台灣球迷除會展現「一窩蜂西瓜倚大邊,擁抱超強權球隊」的勢利眼群聚效應外,也有傳統的溫情主義支撐大家「義氣相挺好老闆」之特色,兄弟隊從業餘甲組至職棒舞台,這一路走來之所以能號召這麼多球迷一路默默相隨,正是因為老球迷感念洪氏兄弟掌門人洪騰勝對台灣職棒創建的偉大貢獻,但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象隊光寰的日趨黯淡也是基於同樣的道理,因為,昧於改革的他們已經被勇於衝撞現有殘破體制的La new熊軍所取代,而劉保佑既身為La new的大家長,適時以新強權點燈人的身份,出面收編「第二共和球迷」的見風轉舵之勢,也就順理成章了,只因為球迷除了想看最強的,也要看最好的!

雖然劉保佑這次的「策略性」發言,對內對外同時重砲轟擊,可能得罪了不少人,但可別忘了,當下的劉保佑可是高舉改革大旗的「正義之師」,他砲口向內的「窩裡反」作為是有正當性的,球迷挺劉都唯恐不及了,何忍對CPBL再落井下石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