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27(張博亭/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中信鯨與辜仲諒啟示錄《系列一》
還記得中國信託的廣告嗎?當中的slogan “We are family”令人印象深刻,而這正是中國信託所宣傳的精神。如今,這句話不管是套用在涉及多重弊案的辜仲諒,或者是甫失去球隊的前中信鯨球員身上,都顯得格外諷刺。

11月24日,中信集團迎接了從日本返台接受司法調查的少東辜仲諒。同一時間,前中信鯨隊球員們,可能正在宿舍中慢慢的收拾著行李與球具,準備在合約到期後搬出去。其實,要比較辜與球員這兩者間的關聯性,「有家歸不得」大概是共同寫照。

辜仲諒因為涉及許多弊案,且疑似行賄扁家,所以這兩年來始終滯留海外,躲在日本,不願回國接受司法調查,因此呈現「有家歸不得」的窘狀,但這個「家」指的是台灣的老家。然而,以辜仲諒的權貴身世,加上可以在國外待上如此久的時間,這並非一般老百姓能做得到,令人不禁懷疑,因為他是辜家的人,權貴背景讓他很有可能在海外置產,住在外國的「家」,所以,與其說他「有家歸不得」,倒不如說是「台灣歸不得」。

如今,辜仲諒返台了,在備受關注之下回到最溫暖的老家,也接受特偵組調查,只是,有另一群人在此之前不久,剛失去他們的家,那就是前中信鯨球員,他們準備要離開宿舍,所以也是「有家歸不得」。

可悲的是,一個大型的家族企業,可以輕鬆為公子哥籌出一億元的交保金,卻也能如此輕易地讓一群長時間為他們奮鬥打球的球員,沒有了球隊、舞台以及宿舍。兩相對照之下,為什麼辜家不能將心比心,拿出對辜仲諒的關懷之情,盡一切可能讓鯨隊球員繼續有球可打、有家可待呢?

家,代表的是台灣社會,也是棒球運動中最重要的價值之一。球隊對球員而言就像是家,而本壘板的英文「Home plate」,某種程度也象徵著「家」,球員們在場上無不使盡全力想跑回「家」(請參閱陳彧馨在聯合新聞網發表的棒球小品「只是想回家而已」)。只是,他們暫時看不到家了。

能想像嗎?當倪福德與沈鈺傑準備投球時,本壘板卻不見了,他們的球該要瞄準何方?同樣的道理,王信民與李義偉,他們要看守的家也不見了,而像高俊強、郭岱詠這些打者,當他們擊出安打後,「回家」的方向在哪裡?

突然想到陳之藩曾說過「國,就是土,沒有國的人,是沒有根的草,不待風雨折磨,即形枯萎了」,今天,這句話放在中信球員身上,就成了「沒有家的人,就像沒有根的草」,只是,會不會枯萎,還得看球員們的造化與其他球團的協商。

"We are family",對有權勢的涉案人辜仲諒而言,這是很溫馨的一句話。然而,聽在被資遣的清白球員耳裡,恐怕除了心酸,還有更多無奈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