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無所不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暴力,而且各種不同類型的暴力事件(內容不拘,形式自訂)應有盡有,如性暴力、家庭暴力、肢體暴力、語言暴力、階級暴力等,多得數不完,人的歷史說穿了,就是一部血跡斑斑/暴力相向的因果循環史!暴力從未絕跡,只是繞著地球跑,不斷複製、重演、增殖,然後被報導、被批判、甚至被扭曲,像我這樣被私下偷拍,再拿出來公開聲討的例子,還真少見!有時候我不得不懷疑,是否人天生賤骨頭,遺傳祖先的暴力因子,要不然怎會對動物那麼殘忍,對大自然如此傲慢?我可以相信,你們很幸運,從小到大都沒有被暴力侵犯過,但你們之中有幾個人敢對土地公發誓:從來沒有對自己或別人使用暴力?現在是農曆七月,這種話只有鬼纔聽得進去!

 


我在善化國小待了幾十年,無怨無悔教小孩打棒球,整個青春都耗在這裡,總算小有知名度,但小朋友很皮,練球常漫不經心,我一火大就會揍人,否則出了意外,誰要負責?當然是我!久而久之,打小孩教棒球變成我註冊商標的專利,數十年如一日,大家都曉得,根本不是祕密,你們怎麼可能不知道?為什麼以前不窮追猛打,現在纔大驚小怪?如果我像你們這麼混,不知專業倫理/敬業精神為何物,台灣的棒球早就玩完了,哪會有今天的陳金鋒?講到1990年世界少棒冠軍善化隊第一棒中外野手的鋒仔,我就滿腹辛酸,因為台灣好不容易在今年獲准重返世界少棒聯盟的懷抱,我卻在這歷史性的一刻,被媒體大鳴大放給唱衰,交出善化隊的兵符,若你們瞭解我對MIT的威廉波特少棒神話不無貢獻,就會明白我有多傷心!


其實我跟大家一樣,非常痛恨起腳動手的暴力行為,但我們這個社會的價值觀也太錯亂了,我求好心切,用激烈的肢體接觸,傳授小朋友專業的棒球知識/基本動作,竟被輿論打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而動輒揚言殺人放火的劉文聰,爛到不行的影像暴力錯誤示範,居然被很多人視為反派英雄,當做偶像大捧特捧,簡直匪夷所思!我承認動粗打人在理字上站不住腳(雖然頻率並不如外界想像那麼高),但請問台南縣教育局長:「一記拳頭或一個巴掌」對肉體成長的立即傷害,會比「一根蕃仔火甲一桶汽油」對心靈發展的潛在威脅來得大嗎?泛道德派的典型論述,只會做表面文章,對事件的來龍去脈興趣缺缺,立場顯然有失公允,功過難定、爭議性極強、個人色彩鮮明、向來特立獨行的我,當然不服!


現代人一天到晚只想賺錢,對養兒育女的傳統義務,忠誠度大不如前,小孩愈生愈少,有的乾脆不生,在這種情況下,小孩往往變成貓狗般的寵物,不是愈吃愈胖,個個像總統神豬;就是嬌嫩無比,一點委屈都受不得!十年教改一塌糊塗,專家各執己見,小孩無所適從,原始初衷還不是想把萬惡之源的聯考制度給閹了,讓未來的主人翁學起來更快樂,結果呢?大學生的素質愈來愈低落,小孩保留自尊,卻喪失自信,抗壓性和忍受挫折的能力也愈來愈差,再這樣搞下去,一定拖垮國家的整體競爭力!軍隊亦然,在落實人權政策後,應嚴格訓練體能,提升戰鬥技巧,上了前線以後纔知道「如何殺敵,怎麼自保」,但現在的阿兵哥,渡假般的日子,愈過愈舒服,好像在參加救國團的自強活動,愈來愈不懂什麼叫吃苦耐勞,這種飼料雞怎麼打仗?如何捍衛國家安全?


當然,我的斯巴達教育理念,即使在功利主義至上的棒壇,也不見得暢行無阻,但還是有不少人聲援我,這是圈內和圈外最大的差別,他們未必贊同我的作為,只不過同情我的處境罷了,而令我欣慰的是,其中一部份人正是過去被我打罵慣了的學生,也是你們口中的受害者,他們已經長大,有自己的想法,在棒壇也小有成就,他們不會仇恨我,這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一個文明的社會,對所謂的暴力教練,看法如此分歧?他們及其家長認定「嚴師出高徒,不打不成器」,你們和衛道人士卻說「體罰有罪,不容寬貸」,究竟誰是誰非,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若以當事人的終極利益為判準,我想我沒有錯,唯一讓我不安的是,過去被我打跑的學生,可能不乏運動天份高人一等者,我讓他們倒盡胃口後,他們或將終生遠離棒球,連最基本的球迷都當不成!


棒球,曾經扮演政府最佳宣傳工具,幫國家社會建立自信,替民族尊嚴撐起半邊天;當時,全民漏夜收看越洋轉播,爭睹世界冠軍小英雄的丰采,他們讓井底之蛙的同胞如癡如狂,忘了反攻大陸的不可能任務!為了滿足國人的夢幻期待,基層教練哪一個不是卯起來幹,拚命研發超齡技術,打得小洋鬼哇哇叫!在恨鐵不成鋼的氛圍中,不打不罵行嗎?吾道不孤,大家有樣學樣,到處都有所謂的冠軍教練「虐童」,為什麼其他人沒事,我偏要倒大楣,被你們揪出來算舊帳?如果是體制的共業,何妨一起承擔!


後來我纔恍然大悟,這根本是一齣鬧劇,不過是童子軍聯誼性質的夏令營而已,大家幹嘛那麼認真,非全國總動員,拿到錦標不可?這種唯冠軍是問的心態,把大人的神經繃得比小孩還緊,家長、校長、後援會長甚至各級長官都想跳進來軋一角,行政干預如此嚴重,有頭有臉的人又這麼多,教練哪擺得平?為了拿出像樣的成績,對上級指導同志有所交代,只好把無辜的小朋友操得更兇!簡而言之,大人比小孩還輸不起的怪現象,讓我的暴行更具正當性!而台灣文化始終存有「第一名」的迷思,也是一大幫凶,總統大選牽扯出來的政局動盪,就是最好的對照例子!


原班人馬歷經三年纏鬥,因戰況膠著,不得不打明年的延長賽。一邊是以永遠的第一名自況之阿扁總統,一邊是心有未甘亟欲雪恥的連宋配,兩軍廝殺多年,第一名把自己和台灣愈做愈小,整天絞盡腦汁「如何在選舉中勝出」,繼續當他的第一名;國親哼哈二將目前看來形勢一片大好,不無可能東山再起,我的疑問是:他們為什麼非幹總統不可?總統為什麼非他們幹不可?雖說失敗為成功之母,落敗者本就有捲土重來的權利,但連宋兩人畢竟和聯考落榜者不同,他倆什麼官沒當過?在威權體制的庇蔭下,他們一生享盡榮華富貴,比絕大多數人都好命,何故如此戀棧權力,永遠不滿足?為什麼不學學我,被拔掉棒球隊教練後,立刻回歸工友本職,什麼都不用怕,反正有人會來接棒,而且我也深知「任何人都可以被取代」,不是嗎?顯然我對輸贏看得比連宋淡!


而連宋也讓人聯想起「白色恐怖那幕沒有公理正義可言的荒涼景觀」:警備總部可以隨便亂抓人,軍法機關動不動就槍斃人,一切國家暴力、體制暴力、媒體暴力都被輕易地合理化、合法化,一個微不足道的教練暴力算老幾?那是一個暴力狂飆的年代,我本身被暴力所教育,是一個受害者;其後又從施暴的過程中獲利,變成受益人;如今時代進步了,我再度還原成「偷窺暴力」的受害者,這一切彷彿命中註定,我無話可說,唯一不平的是,某些青少棒、青棒的教練,為了追求冠軍榮譽,把很多值錢的手臂給操壞了,為什麼沒有像我一樣,被汙名化為暴力教練?莫非只有動手打人纔算真正的暴力?


那你們得儘速轉移SNG陣地,去挖兄弟隊的新聞,他們的形像比我好,知名度也比我高,還不是照樣爆發「暴力打人」的風波,你們快去包圍洪瑞河,問清楚炒明白,別再來煩我!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8.21~2003.9.3第95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