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間八卦雜誌日前爆料「統一明星外野手黃甘霖與民進黨立委蕭美琴驚傳姐弟戀」,消息一傳出,當事人皆否認,但值得注意的是,蕭立委自去年亞錦賽前表態「欣賞黃甘霖,支持統一獅」後,即常出席各項職棒活動,公開挺黃不遺餘力,雙方在檯面上的互動既如此頻繁,好事媒體想不捕風捉影都很難。只不過,外號「甘蔗」的黃甘霖,近來在積弱不振的獅隊「處境維艱」;反觀主持綠營開票晚會的蕭美琴,正欲挾阿扁勝選的人氣,風風光光轉戰區域立委,造成此緋聞案的男女主角,因際遇直如天壤之別,而有「一樣的困擾,不一樣的心情」,殊為有趣。

 


黃甘霖是當今全台最高薪的職棒球員,自九八年入獅隊以來,始終憑藉過人的速度,盤踞統一陣中首棒開路先鋒的寶座,並連奪五屆盜壘王的榮銜,但或因「缺乏競爭對手,導致鬥志鬆懈」,成名後的「甘蔗」,去年起竟開始走下坡,球技不進反退,連最基本的運動精神都曾引發極大的爭議,最明顯的例子是,季末「不擇手段」,勉力完成盜壘王五連霸壯舉的「撇步」,讓很多黃的球迷在鼓掌叫好之餘,也不無「甘蔗」勝之不武的喟嘆!


比方說,他為了增加盜壘的機會和次數,即使擊出深遠的高飛球,可輕易形成二壘打或三壘打,他也只停在一壘,再伺機一盜二,二盜三,如此策略性累積籌碼,極大化每次打擊的可盜性,已污損盜壘王本欲彰顯的快狠準搏命色彩,非但對球隊沒有實質貢獻,連紀錄本身亦難獲尊重,而此舉似也引起統一不滿,年底果真將黃減俸,但因碰巧原最高薪的郭李建夫宣告退休,使黃意外躍登年薪榜首,只可惜這個榮耀並非緣自於加薪,而是倒扣所致,也算一絕。


此外,去年底的亞錦賽,黃頂著連五年盜壘王的光環,又是全隊唯一長期扮演開路先鋒角色的野手,照理說應該被國家隊教練團重用,並安排成第一棒才對,但徐生明竟將打慣第三棒的長程砲手陳致遠拉出來當火車頭,把黃擠至第九棒,顯然大家都很懷疑「甘蔗」衝鋒陷陣的能力,對他不再有信心。


「甘蔗」的棒次災難還不僅止於此。自本季起,獅隊的第一棒已改由新人陽森擔綱,黃則被調到第二棒做苦力,負起「執行教練指示的觸擊短打、掩護盜壘或打帶跑等助攻戰術,讓壘上隊友順利推進至得點圈」的責任。換句話說,統一也不認為黃是本季最佳首棒人選,即使過去五年他在此位置的確不動如山。


這就是黃甘霖的危機。2004年的獅隊,寧可相信並培養一個初來乍到的菜鳥,也不願將經驗豐富的「甘蔗」視為,理所當然的首棒唯一人選,即使黃已貴為統一最具人氣的招牌巨星,獅隊還是在「團隊戰績優於個人榮辱」的考量之下,毅然犧牲「甘蔗」的顏面和丰采,把黃貶為「重要性與能見度俱略遜一棒數籌」的助攻型配角。


統一棄「甘蔗」的明星地位如敝屣之另一個癥兆是,不樂見黃繼續角逐盜壘王冠冕。因為獅隊在蕭美琴陪「甘蔗」召開記者會,宣佈每盜壘成功一次,即贊助一定金額予「遲緩兒基金會」的新聞曝光後沒幾天即表明,反對黃挑戰史無前例的盜壘王六連霸美名,蓄意打壓「甘蔗」的伸展空間至此地步,也不怕外界質疑「統一只想贏球,對功德無量的慈善義行興趣缺缺」,獅隊真是勇氣可嘉。


因為在統一眼中,總冠軍是無可取代的終極目標,任何球員的個人行為若與此牴觸,即屬無效。黃的盜壘王令譽,或無助於獅隊爭冠奪魁,自不值得鼓勵,而為了球隊好,「甘蔗」必須以大局為重,放棄個人在壘間蠢蠢欲動的「私念」。


但黃是天生的做秀高手,他喜感十足,既佔盡速度上的優勢,又有盜壘的才幹,獅隊若不在棒次上動點手腳,技術性「壓抑」他的表演慾,很難找到正當性十足的理由,約束「甘蔗」人來瘋即趴趴走的企圖心,或許陽森就是經由這樣的思維,被教練團抓來卡黃的位,箝制此暴走族的行動自由。


統一曾期待黃能及時轉型,將破壞性從速度面移至爆發力,變成像陳致遠或張泰山那類的全方位攻擊手,提高自己在獅隊的附加價值,不要成天只想盜壘,畢竟他個人的天份並不輸給陳張兩人。惜兩造對此似無共識,終致黃「失寵」,在個人運動生涯最大的冰風暴裡迷航,直到現在仍未脫困。


這一切或肇因於黃甘霖過度自滿而怠忽球技的精進,或轉型與否的理念與教練團不合,但他還不到卅歲,離高掛球鞋的日子仍遠的很,戰力雖大不如前,可是並非老化,一旦收拾玩心,重新上緊發條,以他的先天條件,絕對有能力再度奮起。獅隊教練團實有義務在此刻展現專業,幫他渡過這個大低潮,並順應他的人氣,聲援盜壘王的公益活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會運用刻板的權力關係,扭曲他活潑好動的個性,畢竟他是統一的看板人物,獅隊如此對待他,實在說不過去。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4.10~4.16第420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