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去年亞錦賽前,這位旅日好手還對著鏡頭表達「這輩子什麼比賽都打過了,獨缺奧運盛典洗禮,若有機會必義不容辭!」的渴望心聲,沒想到不過半年光景,在棒協聲聲呼喚、西武隊也點頭放人的情況下,他卻以「好不容易掙得先發地位,想留下來為前途打拚」為由,送給全國球迷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是什麼樣的因緣,讓他毅然放棄多少選手夢寐以求的奧運征袍?又是什麼樣的情結,令他對國家代表隊望而卻步?

許銘傑與奧運的淵源,始於一九九五年亞錦賽。那年他才十九歲,卻已親歷奧運資格賽的緊繃氣氛。四年後的漢城亞錦賽,他躋身國家隊主力戰將,但一戰成名的卻是差點讓日本翻船的蔡仲南;而許銘傑呢?卻在關鍵時刻投出令國人心碎的一球:被南韓隊一棒敲出再見安打,奧運夢碎。這一球,不但球迷記憶猶新,在他心中也留下一道深深的烙痕!

揮別傷痛的許銘傑,在二○○一年世棒賽重回國家隊陣營。這一次,他帶著在西武隊投出十一勝六敗、高居太平洋聯盟防禦率排行榜第二名的輝煌戰績而來,不但被尊為國家隊當家王牌,而且榮膺開幕戰先發投手,並不辱使命達成任務。然而,或許是造化弄人吧!這屆比賽突然又迸出另一顆耀眼新星:率我軍連克韓、日,勇奪季軍的張誌家。一時之間,鎂光燈的焦點全部集中在這個小伙子身上,一身榮耀轉眼褪色的許銘傑,只有無言地再度黯然退場。

可以這麼說,這次五味雜陳的國家隊經驗,堪稱許銘傑國手生涯的轉捩點,而隨著棒壇的世代交替、物換星移,他在國家隊中的地位,也逐漸被遊學美國的後起之秀無情超越。就拿去年亞錦賽來說吧!大家關心的不是滯美未歸的曹錦輝、就是對韓先發的王建民,更無情的是第二天的台、日大戰,由於張誌家已在前一天登板救援,在眾人驚訝聲中,原定中繼的許銘傑硬著頭皮上陣,結果當然是慘遭亂棒伺候!巧的是,這回的英雄光環又被包辦兩勝的張誌家奪走。

經過這一波波宿命輪迴,許銘傑會向棒協搖頭說不,似乎也不太令人意外了。畢竟現在的他已非國家隊第一男主角,既然重要性大不如前,何必冒著重蹈覆轍的危險,讓過去幾年的惡夢再度上演?

然而,留在西武隊主投個幾場,以博取教練團青睞,對許銘傑就全然有利嗎?倒也不盡然!第一,誰能保證「奧運留守」期間,他一定會出人頭地?萬一投壞了呢?第二,就算投得不差,面對的也是各隊不完整的陣容,教練團對他的評鑑或許會打個八折;第三,也是最令人扼腕的一點:他還是無可避免的,要面對不斷在他人生旅途出現的…張誌家!

其實,命運之神不只在國家隊向許銘傑開了無數個玩笑,就連西武隊也一概「比照辦理」!怪只怪同樣出身那魯灣系統的許、張兩人,當初跨向日本的跳板都是西武前輩郭泰源,就這麼陰錯陽差地被丟到同一個籃子裡,進一步產生了「卡位」效應:二○○二年張誌家加盟西武,許銘傑的勝投數由十一降到九,去年一整年更是只撈到四勝!若說張誌家的出現,間接導致許銘傑在西武的份量每下愈況,應是不算離譜的合理懷疑吧!

許銘傑眼前的另一個危機是:太平洋聯盟的逐步弱化。這幾年來,各隊好手不斷出走,不是轉赴實力頂尖的美國職棒,就是投靠人氣鼎盛的中央聯盟,最近甚至傳出近鐵隊將與歐力士隊合併的消息。在如此風聲鶴唳的險境下,許銘傑才意識到飯碗難保,不得不令人質疑:他在西武隊行情下跌,自己是不是也要負擔一部份責任?

看過許銘傑登板主投的球迷,應該都有這樣的印象:他的球速不錯,控球也有水準,但是一八二公分高的他,舉手投足間卻似乎少了點什麼感覺…。

沒錯,就是一股盛氣凌人的霸氣!身為一名見識過大風大浪的投手,許銘傑在投手丘上不但鮮有「萬夫莫敵」的懾人氣勢,反而如同他那偏向拘謹的個性一般,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放不開」的氣息,與打者對決時,眼神中也找不到「一拳把你擊倒」的狠勁,自信不足加上自我施壓的結果,往往就是缺乏膽識、功虧一簣。這種保守的球風反映到抉擇未來的心態上,答案當然是「留在西武,等待機會」!

於是乎,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對一個在國家隊一路走來風雨不歇的投手來說,當他發現自己在母隊的生存權面臨威脅時,在「內外煎熬」下優先考慮個人生涯規劃而拒絕徵召,誠乃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是與其殫思極慮地算計「走哪條路最安全」,不如把精力用在調整心態、厚植實力、建立自信、磨練膽識之上,當他發現自己也可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巨人時,「打不打奧運」還會是個難解的謎題嗎?

解鈴還須繫鈴人,奉勸許銘傑:別忘了棒球是一種陽剛味十足的運動,在面臨人生的重大關卡時,拿出「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男子氣慨吧!只要你勇敢地挺起胸膛、打直腰桿,不論你的選擇是什麼,球迷都會挺你到底!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6.26~7.2第31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