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出發到龍潭,中午回台北參加記者會,下午出席簽名會,晚上接通告錄電視節目,凌晨回家,按下選台器,螢幕裡播放的是自己這陣子密集拍攝的飲料與泡麵廣告。

看到這樣的行程表,或許你會以為是哪位當紅藝人的宣傳期又到了,才會這樣馬不停蹄四處奔波。對不起,這位大忙人雖然也是個萬人迷,他的本業卻是職業棒球,而且還是雅典奧運的本土指標性強打,他的名字叫做:彭政閔!

七月二十九日,距離奧運棒球賽開打只剩半個月,彭政閔在象鯨戰中三打數無安打外帶一次守備上的嚴重失誤,不但直接導致球隊輸球,個人本季保持了六十六場之久的四成打擊率,也跌落到三成九七。第二天,某報下了個這樣的標題:「恰恰,你累了嗎?」

攤開彭政閔接下來的行事曆:七月三十日,職棒聯盟記者會、代言產品記者會;七月三十一日,天母球場再戰鯨隊。如此在球季期間忽而拎棒上球場,忽而改拿麥克風,沒有片刻喘息機會,不累,可能嗎?

面對即將到來的奧運硬仗,當各國強投磨刀霍霍準備大顯身手時,我們的猛打英豪卻因場外過多的雜務而影響到場內的表現,不禁令人擔心他在雅典是否英勇依舊,尤其是聽到彭政閔自己無怨無悔的表達「趁著還年輕,能賺就多賺」的想法時,在憂心之餘又多了分痛心!

憂心的是,身為一位職棒球員,而且還是象隊偶像級的看板人物,竟然必須靠「外快」來補薪水之不足,雖說國外的頂尖運動員也不乏簽約拍廣告的例子,但是他們的廣告收入是伴隨著高薪而來的附加價值,而且也絕不可能出現像恰恰這般趕場趕到軟腳,猶任勞任怨甘之如飴的畸形現象。

於是,我們不由得不痛心:球團的剝削心態與奴工意識,不但把球員變成「低底薪、高獎金」的業務員,並且正逐漸消耗凌遲球員最寶貴的青春!說剝削,硬生生占用選手賽後調整身心的時間,讓隊上的攻堅主力滿臉倦容的出現在球場上,不是剝削是什麼?論奴工,幾乎全年無休地排滿為球團賺進大把鈔票的活動,據恰恰自己的說法,從春訓到七月難得一嘗休假滋味,如此超時工作,不是奴工是什麼?

再回頭看看國外吧!由於有完善的經紀人制度,因此選手在比賽之外的活動,大抵都須通過經紀人的把關過濾才會放行,在「球員是寶貴的資產而非消耗品」的最高指導原則下,選手皆能獲得最大的保障與最佳的保護,不像咱台灣,大小事全由球團一手主導,連業外收入的抽成比例都得上看老闆臉色,球員只有乖乖賣命的份兒,真是情何以堪!

還記得去年亞錦賽的陳致遠吧!帶著年度打點王與總冠軍戰最有價值球員榮銜直奔札幌的他,卻在如日中天之際遭遇空前的挫敗。對照今年上半季棒子火熱,卻在出征前夕露出疲態的彭政閔,不禁讓人對棒球奪牌之路產生些許信心危機!雖說他趕在國手報到前又衝上了四成打擊率,但誰敢保證在酷熱的雅典,有過中暑紀錄的恰恰不會心餘力絀、無「技」可施?

其實,令球迷忐忑不安的不只彭政閔而已,現階段國內公認最佳的職棒本土右投陽建福,也在高檔盤旋好一陣子之後,出現明顯的低潮跡象。翻開紀錄簿,奧運前最後兩場先發,阿福都投了一百三十球以上,而且這兩場比賽都被擊出兩位數的安打,一陣亂棒襲擊之後,硬是把他從盤踞已久的防禦率榜首寶座給拉了下來,戰況之慘烈,實在很難相信他是國家隊倚重的先發大將!

為什麼季初打遍天下無敵手、早早就被徐生明總教練御筆欽點的陽建福,在即將披上國手戰袍之際,會出現投球數暴增的異常現象,陷入「速球沒了、滑球鈍了、控球跑了」的窘境呢?

指甲的傷勢,是其一;球隊要在八月停賽前搶勝績,是其二;然而,另一個隱性原因,恐怕又是出在球團身上!眾所周知,牛隊的薪資是「一年數調」制,由於薪水會在短期內隨著個人表現而波動,而上半季阿福又因牛棚不爭氣,搞掉不少即將到手的勝投,影響所及,一來損失了二十萬元的激勵獎金,二來薪資的調幅也多少受到牽累,一想到這裡,他能不為了保住勝場而冒險咬牙苦撐嗎?

所以,阿福與恰恰的際遇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一個是在場外被操得昏頭轉向,一個是在場內拚得昏天暗地,其癥結卻都是「不合理的薪資結構」使然,在薪水偏低、制度紊亂的不健全環境下,導致國內頂尖的投打雙傑,同時在奧運鳴槍前發出了警訊。

雅典戰鼓聲聲催,國人冀望深深盼。在即將引燃的這場戰爭裡,我們極不願樂見本土的希望因職棒經濟體系的扭曲而功虧一簣,因而不得不提出沉痛的呼籲:球員不是業務員,也不是球團役使的奴工,他們需要專業經紀人的襄助,更需要一個足以彰顯身價的高薪制度,唯有在安定的氛圍下專心展現球技,類似彭政閔與陽建福的陣前之痛,才能真正在球迷心中解除警報!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8.7~8.13第437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