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四日鯨牛之戰,奧運棒球代表隊總教練徐生明,在經過近兩個月的休養生息之後,終於又回到場上執掌兵符。可惜當天子弟兵並未以贏球做為賀禮,反而是徐總不顧自己病體初癒,在比賽中與裁判發生口角,以致遭到驅逐出場。好久不見的徐生明,用我們最熟悉他的形式在媒體上搏版面,向社會大眾宣告:我回來了!

睽違十二年,我國棒球代表隊再度出征奧運,可惜未能在國人的期望聲中一舉奪牌。如單以名次論斷,第五名是不滿意但可接受的成績,只是回顧其過程,我們並非沒有打進四強的機會,其中最令人扼腕的當屬對義之戰。原本預料將可輕騎過關的一場比賽,卻一路打來辛苦,更意外在九局上翻盤,直接導致國家隊被屏除在四強之外。

身為國家隊的實際帶兵者,徐生明對這場令國人傷心的比賽自也難以忘懷,即使奧運已結束近兩個月,徐總重返職棒場上的第一件事,就是與記者傾訴對義失利的苦。兵敗雅典,要檢討的環節很多,部分職棒球員表現不如預期是其中一個因素,而徐總則是一再強調旅外球員用球數的限制,讓他綁手綁腳無法徹底發揮戰力。

然而,有球數限制的,又豈止是我國代表隊?不管是奪銀的澳洲,還是殿軍的加拿大,他們所徵召的小聯盟投手,同樣也被要求控制球數,為何這卻不是他們檢討的理由?

不論多大牌的球星,奧運結束之後,都得一一面對媒體無情的詰問與球迷痛心的苛責,即使是旅外球員也不能從撻伐名單中脫身。打得好的,雖然逃過輿論砲轟,也無法面露喜悅之情;打不好的,只能低頭認命挨轟,更有球員一抵達中正機場就忍不住落淚。而肩扛國家隊整體勝敗榮辱的總教練,其所承受的心理壓力,自是我們局外人無法想像之沉重,無怪乎不論心理或生理都備受煎熬的徐總,會在返國後立刻病倒入院。

原本應該扮演重點檢討對象的徐生明,卻傳出因過度操勞被醫師判定必須終身洗腎的消息,一向嗜血的媒體,紛紛一窩蜂湧進醫院,不見責難、沒有批判,大眾關注的焦點開始由「檢討奧運失利原因」,轉向「關心徐總為國受難的病況」,畢竟在這種人命關天的時候,任何的指責都是不人道的。

徐總在棒球場上向來有「魔術師」的封號,這次他沒辦法在雅典施展法力,讓國家隊穿金戴銀,倒是回國之後大顯身手,成功扭轉對他不利的局勢,用同情的聲浪掩蓋掉歸咎的責罵,幾乎全身而退。看著徐總在電視螢幕裡虛弱憔悴的神情,我們清楚地知道,他絕非無病呻吟,這一趟重返奧運的旅程,的確讓他飽受折磨。但我們無法理解的是,為何在明知自己身體狀況不佳的情形下,徐總仍要執意帶兵?

在休息室裡掌握指揮調度大權的總教練,是能否將一支球隊的既有戰力發揮到極致的靈魂人物,因此他必須有一顆能夠做出最佳判斷的冷靜頭腦。徐生明在記者會中表示,在整裝出發前醫生已勸告他最好不要出國,顯示徐生明早知自己健康拉警報,而抵達義大利和雅典之後,他痛風的老毛病果然發作。試想,一個病痛纏身的總教練,連走上投手丘說幾句安撫投手的話都嫌吃力了,又如何能在緊張的比賽中作出最適當的決斷?

媒體公關能力一流的徐總,把自己塑造成一名悲劇英雄,只是英雄他當了,悲劇卻由滿懷期待的球迷來承受!對於病人徐生明,我們當然必須給予憐憫和祝福,但對於生病的徐總教練,我們卻是不能也拒絕付出同情。

領軍國家代表隊的壓力確實沉重,希臘隊總教練猝逝,日本隊監督長嶋茂雄中風,都讓人不勝唏噓。以長嶋為例,儘管先前日本代表隊熱血激昂地表示無人可以取代長嶋的位置,但經過評估,他還是依照醫生的指示乖乖待在國內休養,安分地當個「精神領袖」。相較之下,徐生明在國內的地位不若長嶋崇高,卻堅持帶病出征,不免讓人懷疑徐總是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還是不願放過這難得的攬功機會?

徐生明治軍的個人色彩濃厚,更是製造新聞話題的能手,不論是去年的金剛,或是今年的中信,他擁有的光環永遠超乎球員之上,他享受的鎂光燈絕對比球員還要密集。怒罵球員或裁判的場面,對徐總而言是家常便飯,但我們似乎很難從他口裡聽到一句反省自己,否則我們不會在奧運結束兩個月之後,還要聽他把四強止步歸因於旅外投手限制太多。

奧運棒球代表隊在九月底舉行了檢討會,十分遺憾地,身為關鍵人物的徐總因身體因素不克出席。會中除了檢討本屆賽事中國家隊的缺失、說明當時一些爭議調度,及確定未來組隊方針外,經過這次奧運,我們深刻地體會到,球員與教練的健康同樣重要!易言之,傷兵不分球員教練,有傷有病就得換人。如同國家最高行政首長總統要定期健康檢查,身為球隊最高統帥的總教練當然也有體檢的必要!

徐生明不愧是國內最能呼風喚雨的總教練,感謝他,又將台灣棒球提升到另一個新境界。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10.23~10.29第448期(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