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一時的職棒球員涉賭案,終於在日前二審定讞後劃下句點。被判有罪且獲得緩刑的球員多半能接受判決的結果,但定罪後的他們不僅不能重回職棒,也被棒協管轄的三級棒球擋在門外,使得某些正在基層執教的球員立即丟了飯碗。其中最受人矚目的,就是前時報鷹球員,目前任職於台東農工的總教練陳執信!

陳執信這些年來對東農的投入可說是有目共睹!東農長年經費拮据,又處在資源貧乏的東岸,每當遇到大型比賽,往往連旅費都籌不出來,球隊幾乎要面臨解散的命運。但陳執信全部一肩扛起,僅領著微薄的薪水,四處籌措經費、張羅一切,他不但是教練,更是小球員們的大家長。

別說是這批被定罪的球員,就算環顧全國,也很難找出這樣一位有情有義的好教練!但當他正準備帶著子弟兵在青棒菁英大賽中大顯身手之際,卻在開打前幾天被迫交出兵符,使得球隊軍心渙散,首戰就以0比11慘敗!陳執信的遭遇已經夠慘了,沒有陳執信的東農,失去了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往後的命運更令人擔憂!

球員犯錯的場所在職棒,被CPBL隔離防疫倒也合情合理,但棒協憑什麼也非得跟著封殺不可?如此趕盡殺絕,連他們賴以生活餬口的工作機會都要剝奪!

雖然隨後棒協內部也出現鴿派的聲音,認為緩刑期滿後,這些球員在基層將不受限制,但其實這些球員不論實際上有罪無罪,過去八年來早已活在「被認定」有罪的陰影下,飽受煎熬,再加上被法院判定的二至三年緩刑,等於是讓他們承受長達十年的服刑之痛!這八年還不夠嗎?況且法官在判決書上也說明他們沒有再犯之虞,因此予以緩刑,還給他們一條生路,棒協又有何理由不網開一面呢?

再說,即使棒協設下障礙,又真能擋得住有心人嗎?這些球員若當個地下教練何難之有?職棒在兩年前雖然開始有所謂的「叛將條款」,但仍有球團在檯面下聘請這些「叛將」,當個見不得光的「黑牌教練」!基層棒球也有類似的例子,善化中學前總教練王子燦,任教期間培育出如旅美好手陳金鋒等數不清的悍將,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一直不具有教師資格,在善化的實際職稱居然是「工友」!

不少早期的職棒球員,退休後紛紛轉入三級棒球的教職工作,且成績亮眼,不論是青棒或青少棒,這幾年冒出頭的球隊,幾乎都可以在場邊見到前職棒球員的身影!原因不難理解,職棒出身的球員,能以更有系統、更正規的教學方式帶隊,且更重視過去基層棒球所一直忽略的運動傷害防護,所以當然能將球隊帶得更加出色!

因此,棒協不但不該全面封殺他們,反而應該鼓勵這些涉案球員儘量從事基層回饋,將一身技藝傳給下一代,如此既可讓他們回鍋棒壇,從事的也是別具意義的教育工作,更不會讓目前正做得有聲有色的人斷了頭路與心血,陳執信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即使棒協確定緩刑期滿可解禁,頂多也只是個遲來的正義!這些球員過去所受的煎熬已經夠了,別再浪費現有的人力資源,何不當下就全面解套,為這歷時八年的職棒簽賭案劃下一個真正的句點吧!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5.1.13~1.26第168期(杜堽/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