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201期 2010/3/10

喜歡把道德掛在嘴邊的人,就像嗜吃檳榔成癮者,當他往地上一呸,所謂的道德也就變成那灘令人作嘔的紅色汁液!

台灣人特愛講道德,凡是跟生活有關的事務,只要往道德殿堂一塞,彷彿就得到了保護令,於是搞教育的官員老師們、見洞就鑽的政客們、肩負國球命運的體委會,以及中職諸位領導們,遇見假球便開始滿嘴仁義道德,對他們而言,所謂道德是個百用不膩的盜版精品—山寨版的道德!

「最高道德標準」之所以成為顯學,肯定要把這功勞記在前總統阿扁身上。他主政期間動輒掛在嘴邊,特別是當其家人涉入弊案,無論懷疑階段或之後的指證歷歷,隨時隨地都搬出這六字箴言當作擋箭牌。尤其在他進看守所後,眾多信徒將這定義為政治迫害,依舊相信他的清白,只不過他的家人有點「行為不檢」而已,這絕對是台灣人把道德放在腳底蹂躪的經典之作。

而將這假道德納為招牌菜的人,不得不推舉前兄弟象領隊洪瑞河。

他曾多次用「最高道德標準」強調如果有球員涉案將解散球團,表達自己對中職假球案的態度,如此崇高信念當然讓他的信徒們更加臣服,人們堅信兄弟象是那麼乾淨純潔!但當兄弟淪為打假球軍團,且比以往假得更為徹底,連他們的前總教練都承認簽賭,請問他的道德實質去哪了?原來早已經發霉,原來那只是一個口號、一個用過即丟的衛生紙團。但兄弟卻依舊不倒,因為…很多很多人又為中職的存在找到新的道德解釋。

哈佛法學院教授富勒在《法律的道德性》一書中,提出了「義務性道德」與「期望性道德」觀點。這兩項都背負了社會制度計畫與運作的「責任」,前者是為任何有目的之社會意圖設下規矩,後者則是為這些社會意圖指引方向。

在聖經中也揭示出最高標準的道德,乃是「神所要求的標準生活」,就是神聖屬性彰顯於人性美德的生活!我們以為洪領隊的道德觀比大眾的期望還高,是種無可挑戰的標準,但事實卻是因地制宜、見風轉舵、昨是今非的小把戲,而裹上道德的糖衣,很多的錯都可以被忽略被原諒了,而這個現象,散見於所有跟中職相關的人事物。

咱們的體委會於拯救國球的民族情懷下力挺中職聯盟,這不分青紅皂白且迂腐不堪的國家最高體育決策單位,力挺一個以假亂真的運動產業,能不能讓國球恢復元氣不知道,但很清楚的是:義不容辭的維護虛假及容許腐敗,反倒讓這面大旗舞得夠威風、也夠政治正確!

更妙的是,為數不少的球迷眼見他們喜愛的偶像一個個被檢調約談,被揪出打假球的欺騙行為時,在傷心失望之餘卻依舊選擇諒解,甚至為球員涉案找出了一堆「被迫且無可奈何的理由」。所以只要棒球存在一天,球迷的表現等於直接宣告道德淪喪,因為他們只需要觀看這項運動的快感,而道德就像檳榔一樣,吃完就要吐掉!

原來,「道德牌檳榔」根本一文不值,難怪這麼容易朗朗上口!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