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誠泰COBRAS隊開除投手教練中本茂樹幾天後,球界傳出了誠泰有意聘請前職棒好手、現專職賣便當、並客串演偶像劇的「金臂人」黃平洋擔任此職位。黃平洋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對外表示不排除重回職棒,畢竟「金臂」該在球場上發光發熱,不是用來打排骨的。但黃平洋其實不只應該爭取復出而已,更該爭取自己生涯紀錄的「復活」,千萬別被有心人惡意抹煞!

 


因為很巧地,就在誠泰投手教練懸缺之前,職棒圈最重大的一件新聞,就是興農牛隊外籍投手勇壯拿下第一百場勝投。在達成此里程碑前後,媒體與職棒聯盟普遍使用以下字眼來描述,如中華職棒第「二」位百勝投手、繼統一獅隊謝長亨後第「二」個百勝好手等等。其實,這些報導手法中刻意用模糊字句,讓球迷忘了黃平洋也有百勝以上的紀錄。所以金臂人欲重回球場,應該也得讓新生代球迷知道,他曾經也是個百勝級的天王投手!


首先必須還原事件本身,才能瞭解此醜陋操縱的前因後果。


職棒從一九九零年的CPBL開打至今,包括經營了六年、兩年前已解散的台灣大聯盟,這十六年來其實總共誕生了四位百勝投手,除了上述三人之外,另一個則是勝投累積「一百六十四」場、高居史上第一且是真正首位百勝的陳義信。至於陳義信、黃平洋兩人的紀錄為何被刻意忽略,主因在於他們是被CPBL所污名化的「叛將」!


在一九九六年底俗稱「那魯灣」的新聯盟「台灣大聯盟」成立後,陳義信、黃平洋二人根據普世的人權價值,以及目前法律的保障下,選擇離開原來的兄弟象隊與味全龍隊,來到了新聯盟。之後,兩人也先後達到其個人台灣職棒生涯的第一百場勝投,特別是黃平洋,他是在動完手術後,努力爭取機會才締造的。


因為黃平洋在一九九四年起就因傷陷入低潮,勝場數也被學弟陳義信趕過。經過一陣子的內心掙扎,金臂人毅然決定開刀,豪賭自己的運動生命。還好蒼天有眼,手術後他的運動生涯得以延續。但是,到了二千年底,由於台灣大聯盟為了縮減成本,所以強迫首批轉檯球員們,集體減薪轉任教練。然而那時黃平洋距離百勝已不遠,於是在他極力爭取下,終於獲得了多一年的球員生涯,並於二零零一年光榮取得百勝。


至於中華職棒聯盟,從新聯盟成立之後,就一路敵視。即使法院判決合法,可到新聯盟就職的選手,還是被冠上充滿威權的「叛將」字眼。當然,CPBL也一向以正統自居,從來不承認台灣大聯盟的記錄。即使到了現在,明明對外宣布兩聯盟合併,且吸收了那魯灣的一切,卻仍不改霸權心態,技巧性地故意不提那魯灣的歷史。所以在勇壯百勝時,才會說出是第二人次,完全略過陳義信、黃平洋這兩位當年戰績顯赫的好手。特別是使用所謂的「中華職棒」字眼,更是大玩文字遊戲。因為在台灣目前政治定位混亂下,台灣、中華這兩個名詞定義其實不是很清楚,有重疊,也有不同意涵。就算勇壯是第二位,不過是僅含「中華職棒聯盟」紀錄的第二位,整體來說卻是「台灣職棒」第四位。然而,「中華職棒聯盟」卻使用了「中華職棒」四字形容此事,刻意製造混亂,捏造記憶,實在令人遺憾!



過去曾有球迷提到紀錄問題,然而CPBL的反應卻是對方水準差,因此不予承認,這又是另外一個威權思維下的產物。從台灣大聯盟成立到結束,CPBL從不曾與對方交手,如何認定雙方水平高低?當年CPBL有本土加外籍共十八位一級戰將聯手轉檯,同時那魯灣還找來了許多更高薪的洋將,至少前兩年的水準也不會差到CPBL哪裡去!而且,由更高層次來看,紀錄認定與球技高低又有何干?如照此邏輯,台灣水準不如美、日,那又何必做紀錄,百勝根本不值得慶祝。


況且,即使是最高水準的美國,仍會適當地尊重其他地區的紀錄,並不會大玩「修改教科書」把戲。像西雅圖水手隊的鈴木一朗,他於二零零三年初完成其個人橫跨美、日二國的第兩千支安打,大聯盟與媒體並沒有否認他之前在日職打出的一千兩百七十八支安打,反而大方地在球場電子看板上秀出「恭喜鈴木一朗擊出職棒生涯第兩千支安打」的祝賀詞,此舉完整陳述事實,尊重球員過去的努力,又不失自己的格局。這就是世界最高水準棒球殿堂的風度,也是台灣若想提昇自己所應該學習的。


不管怎麼說,台灣大聯盟曾是台灣職棒的一部份,這是不可抹滅的真相,而紀錄都是數字,就讓一切回歸數字,所以陳義信、黃平洋的百勝紀錄,只是單純的橫跨兩聯盟紀錄,無孰強孰弱的問題,絕對不該選擇性地被遺忘!


或許,長跑職棒新聞的記者們,昧於不敢得罪新聞來源的壓力,所以只好跟著唱和,但是,黃平洋大可不必如此。寄望金臂人重回球場後,能勇敢地說出自己曾努力過的一切,讓新球迷瞭解。而且「叛將」回來時不是要繳「贖身費」嗎?CPBL怎可拿了錢,又不承認紀錄呢?這不是比流氓更可惡嗎?黃平洋,勇敢地站出來吧!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5.4.23~4.29第474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