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84期 2010/8/1

武俠小說裡有各種高深莫測的奇人武功,參雜著華麗浪漫的愛情故事或世代交疊的恩怨情仇,但最迷人之處,莫過一個天下無敵異人現身,這堪稱武林第一高手的傢伙,最終將收拾那些作惡多端的邪人歪幫,展現大快人心的壓制秀。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夢想著能有這樣的人出現,為目前紊亂不堪的邪惡世界斬妖除魔。

我也曾幻想自己可以擔當這種角色,然大夢初醒現實立至,只好把這夢想寄情在別人身上,於是「天才小史」便成為我近期列為夢想實踐者的人選之一。

沒聽過「天才小史」?那表示太不關心美職大聯盟了。

當然你可能根本就與棒球絕緣,就像之前的我一樣,幾年前根本不看大聯盟,相關的人事物無知的可以,但就像許多人一樣是因為王建民而開始大聯盟,我也不例外,也才有機會認識天才小史,才能一睹這升上大聯盟沒多久的超級新人,尤其此刻王建民還未上場扮演「超級國民」之前,天才小史的大聯盟處女秀遂成為今年我最想看的一場投手大秀。

想看他,原因無它,就是希望見證「紀錄」, 想看球從他手上投出去時的瞬間時速,再看球從對手打擊者揮出去的球棒下溜過,至今世上有哪一位投手能持續保有這等能耐,誰就能主宰本壘板上的世界。

媒體把「天才小史」形容得太傳奇,好比「霍元甲」或「葉問」,讓當年的日本武士恨得牙癢癢,不擇手段就是要撂倒他;而風聞小史大名的大聯盟前輩打者,同樣也磨刀霍霍,想見識一下這位小老弟到底有多大能耐?打者挑戰的是投手,投手挑戰的是打者,這雙方一站上紅土兩端,就是觀眾最想看到的對決戲碼,「天才小史」的出現,讓觀眾體內的血液再度沸騰。

7局14K沒有保送,海盜隊無人生還,被打安打後又連續7K,原本設定六局投完後退場,國民教頭讓小史多投一局,結果這多出來三名打者又全被K掉,「天才小史」處女秀驚艷全球,天時、地利、人和,這一場近乎完美的演出,完美的好像是刻意的安排,似是所有演員的配合,為著一個百年難得出現一次的投球天才所擺設的歡慶筵席,我果然也沒有白白浪費那幾小時…..但可惜的,他不是來自台灣。

原本以為今年很難再為著「台灣之光」而出現激情,沒想到小小郭令人意外的燃起我的熱情,偶爾出現的一、兩局亮點,竟也一點一點聚集成光束,把我的目光聚焦在燃點上,爆出燦爛的煙花。美職明星賽的台灣第一人,讓好久不見的報紙頭版再次有了「台灣之光」四字出現的機會,我沒有活在「葉問」的年代,親自在競技場上為他澎湃吶喊,但至少上個月明星賽有個小小郭,讓我可以在電視機前看著跟我「同一國」的人宰殺各國最強的代表。

每天在我旁邊的那一位不是那麼懂棒球,但也懂得在小小郭以快速球讓對手甩臂揮空時大喊一聲:「水啦!」

心中能有個足以激越自己、信任支持的武林第一高手,是一種幸福。他激起了人們鬥志,願意跟隨起義,他能夠帶起族群走信心的路,昂首闊步,不管這人是誰,是王建民、是郭泓志、或盧彥勳,也可能此人當下還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球員,這現在或來日將成為帶領我們的人,在任何族群都渴望亟需的。

如同國民隊需要小史或期待中的王建民當「救世主」;如同道奇總教練托瑞在滿壘危機時需要小小郭上場;也如同富士康股價直直落時,需要郭台銘上到第一線露面,期待他為詭異不已的現況祭出果斷決策。

小時候曾看日本棒球漫畫「巨人之星」,描述的魔球奇蹟深深吸引著我幼小心靈,也提供我不少白日夢的題材,幻想自己站在投手丘上,面對著身高比我高上十幾公分的壯碩打者,投出會飛天鑽地讓打者棒子永遠碰不到的魔球,然後因為過度使用手臂而受傷退出比賽,留給人們難以忘懷的歷史紀錄。光是做這樣的夢,就讓兒時的我滿足的不得了。

白日夢是虛幻的真實,自己做不到,轉而期待有人能做到。

日本人曾為「松阪大輔」瘋狂,他是日本野球迷民族英雄,這塊「豆腐」第一次來台灣時,我們都等著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這隻「平成怪物」到底有多厲害?原本就喜歡自己嚇自己患有恐日症的中華民國代表隊,遇到東瀛誇稱的「日本一」,能招架嗎?

收視率數字會說話,中日兩國電視直播時皆萬人空巷,日本人想看「平成怪物」對中華隊大開殺戒,我們則想看可愛的小將們能否碰到「平成怪物」的球,多年論戰,我們自己扳不倒怪物,幸虧數年後MLB及酸氣十足的美國媒體幫咱們出了這口氣,怪物氣勢有所消弭,也間接挫挫日本一的銳氣,證明人非神也,堪稱一快!

大聯盟的情節因為投打對決而張力十足,今天你賞我老K,明天我回敬你紅不讓,「天才小史」7局14K的驚豔之舉怎可能場場上演?所以高手之匾額不會永遠掛在一個人身上,那機會是留給永不放棄的人。在我心中,也有一個小小的武俠世界,劇中的我試圖扮演武功高強的大俠,不斷找尋克敵制勝的必殺招式,活出自己的江湖名號。

「天才小史」激勵我再次發夢,企圖在自己的工作、生活、婚姻與人際關係上成為別人眼中的「天才小陳」,把每一天當作一場場的賽事。每天醒來,站上我的投手板,穩健投出每顆球,按部就班寫下每一個出局數,讓懶散出局、粗心出局、怒氣出局、愚昧出局、驕傲出局、貪心出局、自卑出局、自我感覺良好出局,這是我自己的大聯盟,面對的對手甚至比A-ROD、鈴木一朗都可怕,但我相信,有成千上萬的「天使」在觀看我每一場比賽,成為我堅持下去的動力。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