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浮世繪 2006/12/22(高莉雅/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將近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林智勝請簽名」、「陳鏞基請簽名」…,棒球明星們常常被包圍著要簽名,看著他們一顆一顆的簽個不停,後面還排了幾百個人等著簽,他制式的揮動著手,簽啊簽,自己都快忘記這樣的動作有什麼意義,這就好像心靈探索教育書上寫的,不斷的呼喊自己的名字,直到名字不具有任何意義,之後就開始冥想什麼的,我在簽名隊伍的行列中,眼前的畫面突然矇矓了起來,時空拉回了小時候…。

「高莉雅,再皮嘛,給我回去罰寫名字一百遍!」在那好動的年紀,被逼乖乖坐好寫自己名字簡直是無敵酷刑,然而,你可知道中國文化歷史悠久演進而來的漢字,每一個字都有其獨特的意涵;而用現在的科學研究來看,拼寫中文字時,是左右腦同時都會運用到的,所以我在二十年後釋懷了,當年罰寫了幾百遍的名字,就當做腦力訓練吧,雖然那時候人人都想改名「丁一」…,那現在棒球明星怎麼想呢?

簽名文化,在運動界有其重要的價值,只要是球迷,就算對簽名文化不一定熱衷或認同,卻也應該都略知它存在的重量。一個王建民的簽名球可以高達九萬元,這一字千金可真是讓人咋舌。而對一個運動員來說,從小最敏感、最常練、最常簽的三個字都是自己的名字,不管他的文字造詣程度高低,不管他的字寫得醜還是美,他們也都清楚知道這三個字的價值所在。

小妹我前幾年熱衷於三級棒球時,常常去看那看台上不超過五十人的青棒賽,小球員們很需要球迷的鼓勵,多去幫他們加油幾次,他們就將你牢牢記住,某次活動,當時還小的增菘瑋就硬是塞了顆他簽得美美的簽名球給我,這個小動作,突顯了增菘瑋這位球員對自己的期待與自信,他認為簽名球是有價值的東西,是不失大方、又具有紀念性的好禮物。

但殘酷的是,他們的簽名球是否真能長久保值?答案卻因人而異。簽名球的價值曲線常常代表了一個球星生涯的高低潮曲線。一次筆者去逛十元商品店時,竟然看到架上陳列著黃平洋的簽名球,當時真是暈眩了一下!

但是話說回來,簽名球之所以有價,其中一部份也包括情感的價值,當然還有它的得來不易。然而,台灣的簽名文化似乎還是抵不過人情壓力:球星一竄起,人群立刻包圍過來,球迷的熱情、輿論的壓力,逼得你不得不熱情以對,不得不動手狂簽;回到家裡,人群被擋在門外,卻擋不住親朋好友及政府、公益機構等排山倒海而來的小白球,於是,就像被老師罰寫名字一樣,簽了一百遍、一千遍自己的名字,這一個個的字,不再有任何單獨存在的意涵,此時的球星們對文字也不再有任何感覺,只有埋頭苦簽。

從小,我們透過不斷的練字來熟悉文字、深入文化,這是教育的一部份,而球員們,為了運動生涯,不若一般學子那樣有時間上課寫字,而如今,對球員來說,過去很少繳交的作業現在得好好補寫,是宿命嗎?又好像是在說「你太紅了,罰你寫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