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浮世繪 2006/12/15(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將近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身為一個棒球迷,還有什麼比「在興奮得幾乎濕了眼眶的情況下,雀躍地看完今年的最後一場比賽」,更令人欣慰與滿足?

那天下午四點過沒多久,用飛快的速度把唸小學的兒子接回家後,我急忙打開電視機,沒想到一局上還沒人出局,日本隊就已經攻下一分了,緊接著二局上的一記暴投,將中華隊落後的比數擴大到○比三。我的腦海裡馬上浮現出四年前的釜山亞運,同樣是棒球金牌戰,我們的投手也曾因暴投而平白損失一分,最後更輸掉了金牌。難道,憾事又要重演了嗎?

沒想到,七局下,對方的投手也奉送我們一記暴投,把這冤枉丟掉的一分原封不動地還給了我們,我高懸的心才如釋重負。

說來真巧,今年年尾的三項國際棒球大賽,中華隊的最後一場比賽都是碰上日本。先是亞洲職棒賽冠軍戰輸火腿,接著是洲際盃季軍戰完封日本,然後就是這場壓軸的金牌大戰了。不同於前兩場「結局在意料中」的比賽,純由業餘球員組成的日本隊,竟一路壓著中華隊打,好不容易我們在七局下超前一分,馬上又賞給我們一支兩分全壘打。

不是我在替中華隊說項,日本的業餘菁英,除了打者選球沒那麼精、長程砲火沒那麼猛之外,實在不會比職棒選手差到哪裡去(那位蹲在投手丘上痛哭失聲的高崎健太郎,明年就要加盟中央聯盟的橫濱隊了),只能說,日本的棒球水準實在整齊得可怕,只要能穿上國家隊的球衣,都不是簡單角色!

九局下,當張建銘站上一壘壘包,輪到前三個打數吞了兩次三振的陳金鋒,而他又連揮了兩次空棒時,我竟一點也不擔心,還大聲向著剛洗完澡出來的兒子說:「趕快看,下一球會是再見全壘打喔!」因為我深信:鋒仔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他的價值總會在最關鍵的時刻展現出來,此時的我真的完全沒有想到「三振」、「雙殺打」這些字眼。

結果,我的預言並沒有兌現,陳金鋒「只」打出了一支二壘安打,而當他安穩的攻佔二壘壘包時,並沒有用誇張的振臂拉弓為自己慶賀,彷彿這一切都是這麼的順理成章,他只不過是盡到了自己的本份而已。我再轉頭向兒子打包票:「沒關係,下一棒一定會打出再見安打!」兒子回了我一個「你又來了」的不屑淺笑。

接著,就是這場比賽的最後一擊。當球一穿越內野,滾動的速度因雨打濕了草皮而微微減緩時,我就知道這場高潮迭起、扣人心弦的比賽,已經在瞬間引爆的絢爛火花中鳴「金」收兵了。

在轉播者嘶吼著「中華隊得到了金牌」以及場邊「燒肉粽」餘音繞樑的混雜場面中,今年的最後一場棒球賽,經過兩百多分鐘的纏鬥拉鋸後,直到最後半局的搏命一擊,才意猶未盡地分出了勝負。在兒子的催促聲中,一直沉醉在甕底酒香裡的我,才依依不捨的把電視畫面轉到卡通頻道。

用這麼神奇的謝幕儀式結束一整年的球季,除了馬上衝去買一大串粽子來嚼個過癮之外,我再也想不出更漂亮的慶祝方式了。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