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浮世繪 2006/12/29(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將近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如果環保署的噪音偵測單位有工作日誌可考的話,十二月七日晚上七點半,全台各地的瞬間音量,肯定飆破最高分貝的歷史紀錄。因為當時有幾百萬人正不約而同地拉開嗓門狂吼:「再見安打!中華隊贏了!」

當然,我也是這一大群忘情高喊的球迷之一。說真的,像我這樣一個四十三歲的「斯文穩重保守呆板型」上班族,大概也只有在這種難得的激情時刻,才敢撤除心防盡情嘶吼吧!除此之外,唯有在三更半夜裡夢見和不講理的老闆大吵特吵時,才會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

吶喊,通常是人類紓解心頭壓力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拿我那個讀小二的小兒子來說吧!每當他白天被哥哥捉弄時,半夜裡經常會聽到他大聲發出「媽媽快來救我!」的求救信號;而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寢室裡三不五時就會傳出「雄壯!威武!」的答數聲,沒辦法,新兵剛入伍,壓力總是特別大嘛!

不過,有些人卻必須天天吼叫才能混到一口飯吃,當然,我指的不是那些聲嘶力竭只想騙選票的政客,而是…棒球場上的大法官:主審裁判。算算看,一場比賽兩隊投手至少會投出兩百個球,扣除被打者擊中的,至少也要高喊個百來聲「Strike、Ball」吧!碰上像亞運金牌戰這種一翻兩瞪眼的關鍵比賽,其肩頭上的重擔可想而知!

這次亞運,中華隊之所以只以四比二險勝大陸,根據球員們共同的說法,問題全出在當天的主審、來自南韓的某位裁判身上。據說這位仁兄只要一碰上咱們的選手打擊,眼界就變得開闊無比,投手投過來的球離本壘板再遠,都有可能變成好球;反之,對我們的投手卻是百般挑剔,除非投進紅中,否則很難獲得他的青睞。在這種「大小眼」的失衡情況下,讓一場原可輕鬆過關的比賽打得險象環生!

接下來的發展就更匪夷所思了。據多位媒體記者口徑一致的「證詞」指出,某天深夜,這位「黑心判官」的房間裡,突然不斷傳出大吼大叫的怪聲,於是大家一致「判決」這小子八成是在中華對大陸之戰做了虧心事,夜深人靜之際良心受到譴責,才會有這種「做賊心虛」的怪異行為出現…。

這,未免想太多了吧!就算他真的在球場上惡搞中華隊為南韓報仇,也不能一口咬定他會立刻「良心發現」吧!更何況「夜啼」的原因千百種,搞不好他小時候也有一個會欺侮他的哥哥、或許他和我一樣正在夢裡跟上司拍桌對罵,當然,他也很可能是一位盡忠職守的好裁判,連睡覺都不忘高喊「Strike、Ball」哩!

所以,即使這位愛國裁判真的背叛專業亂判一通,即使連我都對阿里郎沒啥好感,奉勸大家還是放寬心胸,不要把球場上流傳已久的「反韓情結」帶到現實生活中吧!不然,哪天晚上我又在夢周公時大聲咆哮,連我老婆都以為我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那才真的冤枉呢!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