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208期 2010/4/28

某個周末賽後,和朋友一起等接駁公車時,自然而然和排在我們前方的一位老大哥攀談起來。

老大哥說起自己長年看球的經歷,臉上滿是驕傲。聊起那些經典的play與賽事,至今仍歷歷在目。對一個剛認識的人這樣提問或許有些失禮,但自己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老大哥:「中職歷經這麼多放水事件,為什麼現在還會想進場看球?」

老大哥並未正面回答,反而說起自己早年的看球經驗。他以過來人的口氣說著,早在第一次放水案爆發之前,中職便已風聲鶴唳了。某某球員因為不願配合放水,結果被人直接用槍抵著頭威脅;還有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聞:某某已消失的球團老闆,根本就是幕後操盤者,「嘿!我想這些你們都不知道吧!」

話匣子一打開來,老大哥又說了好多看球經驗,包括哪一年哪兩支隊伍在球場上直接槓上,還有當時球迷各種瘋狂的加油舉動。「你們知道中職第一個拆了台北球場座位的人是誰嗎?」老大哥神秘的笑一笑,「那個人就是我!」「那椅子多好拆啊!那時候一個不爽,大力踢了椅子一腳,螺絲就掉了,座位就可以拔起來了!」

原來當初老大哥也不是執意要拆椅子,應該只是情緒過度激動下的「巧合」罷了。聊到這裡,我跟朋友頓時產生一股「見證到中職歷史性人物」的特殊感受。但是這天的比賽,並沒有老大哥原本支持的球隊,難道他已經不再支持舊愛了嗎?

老大哥說,當年他可也是該球隊的啦啦隊成員,打著大鼓帶隊喊加油。那時大家都是秉著支持球隊的熱情自主性加入,並且被當時的球團老闆當成自己人,那次三連霸的時候,不只球員,連啦啦隊成員每個人都拿到一枚金戒指呢!

後來,隨著中職的景氣一年不如一年,球隊的經營格局也跟著變小了。比方說啦啦隊成員由原本的一場五百元車馬費,變成只有該場看球免費,而整群啦啦隊竟然只有一個人是球團支薪的。對於球員的待遇以及球團人事,也顯得小家子氣。「以前的老闆很重視球迷的聲音,一切以球迷為優先,最近幾年卻愈來愈不在乎球迷感受!」「可是呢,這些在場上打拚的都是我們喜愛的球員吶!當然還是要繼續支持他們啊!不過當那些球員一一離開球場之後,也就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

原來如此。老大哥對自己原本支持的球團似乎已經心灰意冷。於是我們想接著問他今天進場看球,是換成支持哪一隊呢?是不是因為這一隊比較願意聆聽球迷的聲音,所以他才「移情別戀」?不巧此時接駁車剛好進站,上車後因為沒有坐在一起繼續聊,所以話題就這樣意猶未盡地結束了。

中職有各式各樣的球迷,從這位老大哥身上,我發現了一個可能適用於大多數忠實球迷的真相:「球員涉賭」或許還不足以讓他們從此恩斷義絕離開球場,反倒是球團主事者的經營方針,才是他們是否願意繼續進場看球的決定性因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