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奧運棒球隊總教練長島茂雄驚傳中風!」三月五日,日本各大報頭版披露了這則舉國震撼的大消息,「震驚」與「難以置信」,是球界人士第一時間共同的心聲。然而,日本奧會隨即堅定表明不會更換人選,必要時甚至不排除讓他以電話越洋指揮調度。

 


反觀國內某些媒體在報導長島中風的新聞時,竟帶著些許幸災樂禍的口吻,甚至妄下「台灣奪冠機會大增」的斷語,不但專業性蕩然無存,更喪失了哀矜勿喜的道德精神,實不足取!何況,看到精神領袖為了國家隊操勞奔波以致病倒,日本隊的成員說不定會產生一股凝聚力,反而激發出更堅韌的鬥志,台灣完全沒有樂觀的理由!


而長島茂雄究何許人也?為何日本代表隊非他掌舵不可?


 現年六十八歲的長島茂雄,是日本最具人氣與傳統的讀賣巨人隊嫡傳巨星,與王貞治都是巨人隊第二代黃金王朝的重要成員,兩人攜手打造一九六五至一九七三年間的九連霸輝煌歲月;而隨著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的舉辦,松下電器的電視機也深入日本家庭,球賽轉播成為塑造球星的頭號工具,更使長島人氣扶搖直上,受惠良多。由於其外貌和球技皆屬上乘,又具備靈活的媒體公關手腕,再加上日本人天生的排外性格,帳面數據比長島還優秀的旅日華僑王貞治自難以與他相抗衡,而日本人也為了維護純血主義的自家正統,在策略上「必須」力捧長島,長島的地位就在這諸多因素的交織下水漲船高,終成日本棒壇最重量級的指標性人物。


 由於日本職棒界近年來對國家隊的支援並不積極,導致日本隊在國際賽的表現差強人意,不是在奧運輸給南韓,就是在世棒賽敗給台灣,國內檢討聲浪不斷,日本棒壇的壓力也愈發沉重。於是在眾人的殷殷期盼下,德高望重的「棒球先生」長島茂雄總算穿上國家代表隊的戰袍,冀望藉其號召力打造史上最完美的夢幻組合,收復失去已久的國際榮耀。而這群實力堅強的熠熠球星,也順利在去年亞錦賽奪回亞洲首席霸權的寶座,往雅典奧運穿金戴銀的目標前進。


 日本對今年奧運可是信心滿滿、志在必得,一來心腹大患美國已提前出局,二來由於長期與古巴棒球隊交流,對各隊所敬畏的「紅色閃電」並不懼怕,在種種利多因素配合下,可說是距離冠軍最近的一次。正因為有機會拿下第一面奧運棒球金牌,帶領日本創下此歷史性紀錄的人,當然必須具備至尊無比的象徵地位,而以長島多年累積的聲望,當然是無可取代的唯一人選。如今長島中風,不但再次證明他在同胞心中神格化的地位,也更加凸顯大和民族自豪的「日本精神」。


而何謂「日本精神」?一言以蔽之,就是東方悲劇文化的極致典範。從武士道的切腹自盡,到神風特攻隊的自殺攻擊,日本人以死明志的殉道色彩,始終圍繞在「忠於職守,維護尊嚴」這兩大傳統思維上打轉,他們認為:死沒什麼,「受辱」才是生命最大的挫敗,而要免除受辱,唯有勇於「受難」,面帶笑容在敵人充滿敬畏的眼神中悲壯地倒下,方能贏得人生最後的勝利。


被日本人奉為棒球之神的長島是老一輩的日本人,他身上還殘存古典「日本精神」,若他能在臥塌中「遙控」雅典賽事,並率日本拿下第一面奧運棒球金牌,勢必令日本舉國上下感激涕零,重振新世代日本人已逐漸式微的日本精神,其意義必遠高於健康的長島健步如飛奔赴雅典奪金;假設長島不幸與世長辭,被迫交出兵權,勢必成為長島神話不完美的完結篇裡「一個永遠無法印證的遺憾」,這個結局當然也是日本人最不能容忍的「殘念」。


 姑且不論堅持留任長島是不是一枚穩定軍心的煙霧彈,以日本職棒的實力,不論誰掌舵,都是可怕的對手。而長島的帶兵功力其實遠不如球員時代的成績耀眼,執掌兵符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比他出色的人選大有人在,就算最後被迫陣前易帥,中華隊恐怕只會更難打,真不知咱部份媒體在空歡喜些什麼!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台灣可有這樣舉足輕重、代表性不下於長島的棒球巨人?答案是令人失望的。棒球雖號稱台灣的國球,但對台灣社會而言,棒球只不過是一項運動比賽罷了,既無法提升到文化的層次,大部分的國人和媒體,也只有在國際賽時才會一窩蜂關注棒球,職棒選手的社經地位與美日韓等國有明顯的落差,社會大眾不重視球員,球員本身也不認為自己是何等重要的角色,因而無從產生社會責任感,自然難以出現令人崇敬的棒球之神。


 長島有句名言:「棒球就是人生。」他將棒球視為畢生職志,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成為不朽的日本偶像。台灣的職棒誕生於資訊發達的二十世紀末,對於推展棒球文化是個很有利的起點,期待一、二十年後,台灣社會也能孕育出一位足以彰顯「台灣精神」的棒球先生,不再讓日本專美於前!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3.20~3.26第417期(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