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體育版 2007/3/12(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超過一年以上,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當大家都把大聯盟春訓的焦點放在洋基與道奇身上時,海盜隊的春訓基地來了個年紀不算小的日本人,他的名字叫「桑田真澄」。

桑田真澄是何許人也?在「大聯盟」對台灣球迷猶如另一宇宙般遙遠的年代,他就已經是日本職棒讀賣巨人隊的王牌投手,曾陪著無數愛打日職電玩的遊戲迷,從紅白機、超任到PS2,無日無夜地「實況野球」下去。

去年底,年近四十且被球團視為「戰力外」的桑田,離開日本赴美接受海盜隊測試,今年有幸獲邀參加春訓。這是「老兵不死」的感人故事,在全球化的新世紀,隨時可能被年齡淘汰的老將,仍執著於對棒球的夢─即便棒球生涯即將燃燒殆盡。

人都會做夢,而如果把夢的流程加以拆解分析的話,可以細分為三部曲:先因外在觸媒與內心互動,於心中編織各式夢想(首部曲),之後便開始追尋夢想(二部曲)。可是,之所以稱作「夢」,就是因為現實上有其不可實現性,有一定的難度,所以敢放膽尋夢的人並不多,因為有太多藉口會告訴自己「做不到」,於是最終能圓夢者(三部曲)終究是少數。是故,桑田這回值得欽佩的是他尋夢的「勇氣」,無論最後是否圓夢,至少他踏出了果決的第一步。

不過,若從歷史演進來看,其實桑田的夢非他所獨創,而是拷貝自野茂英雄。若非一九九五年野茂率先投入美國職棒,不會那麼快就有之後的陳金鋒、王建民、松坂大輔和桑田。野茂是辛苦地前人種樹,給予後人臨摹乘涼,何況桑田是被淘汰後才跨海,野茂那時可是日本第一強投且不到三十就勇闖新大陸。因此,或許可殘酷地說,桑田是在不得已之下撿拾現成的夢,在「不服老」的糖衣中,包藏的是「茍延殘喘」的澀果。

再換個角度想,在桑田的年輕時代,挑戰美職是超乎想像的事,他那時沒付諸行動,只能說他眼光不夠遠,被時代框住,無法像野茂般引領時代潮流!幸好,如今他這種「人生最後一搏」的覺醒還不算太遲,總勝過無知懊悔地走完棒球生涯。

然而,國外老將可以在球員生涯晚期追逐年少時不曾或不敢做的夢,反觀國內職棒選手,別說臨老遠赴海外,連在本土追逐生涯紀錄的夢想都困難重重。多年來,眾球團每每在「戰力考量」、「換血政策」等冠冕堂皇的理由下,逼迫還能征戰的老將轉任教練(如今年的黃忠義,過去的羅敏卿、陳政賢),球員連織夢的空間都沒有,遑論勇敢尋夢,更別提最高境界的圓夢了!

從大聯盟的春訓百態,反思台灣的棒球文化,不由得燃起一絲悟念:你我是否也該拿出勇氣,去找尋那年輕時被環境或自己綁住的夢?即便已時不我予,或行為看似小丑,那又如何?面子沒那麼重要,面對自己內心才重要!現在就從織夢做起,一點也不嫌遲!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