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 Yahoo!奇摩運動網 2009/1/22

雖然年關逼近,過年的氣氛越來越濃厚,但去年底和本月初發生兩件大事的畫面依然在筆者腦中揮之不去,那就是中職年度選秀會與剛加盟底特律老虎的倪福德。

看似不應該有所關連的選秀會與球員出國闖蕩,其實牽一髮而動全身,導火線是米迪亞暴龍涉賭被停權,加上不求上進的台灣職棒擋不住美國大聯盟入侵而步入寒冬,中信鯨接著挑選良辰吉日關門,衍生出為了公平分配球員的特別選秀會,卻又以奇怪理由(藉故以等到檢調偵察終結起訴才辦,其實內部早就有黑名單可以封鎖不肖份子)延宕,拖到去年的最後一天。

好巧不巧聯盟的拖延讓選秀日剛好是鯨隊選手合約有效的最後一天,使得雖然第二位就被兄弟象看上的倪福德,隔天順理成章變為在台灣以外都有效的自由球員,和國外球團放在同一起跑線的台灣本土球隊,在缺少了「不定存續合約」束縛之下,條件、環境都比不上國外的月亮,倪福德最終選擇投效去年期望頗高但卻在美聯中區墊底,牛棚左投薄弱的老虎球團。

原本以為打過中華職棒大聯盟就等於得在此終老的台灣球員,好不容易可以一吐怨氣,證明純台灣製造還是有人要,雖然不能像日本職棒(NPB)有機會取得大聯盟合約,但起碼也和韓國職棒(KBO)相比擬,有小聯盟的機會可以嘗試,沒料到卻遭受到排山倒海而來的責難。

讓人不解的是,從各方角度來看(好吧,可能有人不這麼認為)幾乎可以打一百分的聲明,詳實解釋清楚事情經過,說明自己的立場和意願,也顧及選秀會上被略過的同袍,甚至在可能影響到上大聯盟機會的情況下,表達願意為國效力,結果被球團和聯盟認定是滿口謊言,但若仔細相互確認和比對,卻會發現球員可信賴之處遠多過球團。

整起事件給我的感想,就是聯盟的無能、球團的無理以及球員的無辜,球團早就該儘早舉辦特別選秀,讓球團擁有更多時間能「獨家」談判,或許就能留下選手,而明明就等於「強制參加」的選秀,甚至還大言不慚的表示,選手可以放棄不參加選秀,到最後還以受害者自居,抱怨球員連談契約的一個機會都不給,但問題是既然選手有更好的選擇,還有必要多花時間碰面等開價嗎?之後再拒絕不是會更為難堪嗎?好不容易可以為自己打算的球員,連基本工作權都受到壓榨,也難怪職棒簽賭放水事件層出不窮了。

最讓我難過的是從沒看過獲得國外球團青睞的台灣選手,開加盟記者會臉上幾無表情,還是在場記者為了拍出較好的畫面和照片,用言語鼓勵讓倪福德展開笑顏,但明明可以讓聯盟、球團都沾光的事情,卻搞得大家都不愉快,難道還嫌CPBL的負面消息不夠多嗎?

至於年底選秀會最重要的,其實不是誰被哪支球隊挑中,而是總共多少人被選走,結果證明始終處於弱勢的選手除了低調還是低調,不卑躬屈膝就沒有打球的機會,這種資方徹底壟斷市場的結果,對棒壇來說絕對不是好事,只有勞資對等才能替環境創造最大的利益,這點從MLB過去所發生的例子就能知道,只可惜,職棒二十年又重回原點的中職,卻還是不願意認清,希望別等到哪天得卸下招牌才在懊悔吧!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