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 Yahoo!奇摩運動網 2009/2/17

我不得不承認,早在Alex Rodriguez九零年代於西雅圖水手竄起時,我沒有很喜歡他,不知道為什麼原因,總覺得他不在我最欣賞的選手名單之內,但說句老實話,我也並沒有討厭他。

即便他因為超高薪加盟德州遊騎兵,不知道為啥還多要那20萬美金(當時他的合約是10年2520萬),或者被交易到紐約洋基,或者在跑壘時用手去拍掉防守球員的球,或者在客場比賽時拈花惹草,或者在前一份合約還沒到期前,決定選擇脫逃條款成為自由球員,再簽下更大的10年2750萬合約(現在看起來是極為明智的決定),對我而言,他是位明星球員,身懷絕技的選手,也許個性、生活上都有缺點,但那畢竟和球技無關,假如我的Fantasy Baseball能選到他,會很高興的拿來好好利用。

當然,透過許多報導和轉述,我知道,A-Rod並不是位很討人喜歡的球員,尤其越靠近他的人越能反應出這個問題,再加上他場外新聞不斷,並不像是青少年的模範,但別忘記,他還是棒球選手,除了天賦異稟、薪水嚇人外,和一般人並沒有太多的不同。

但當他2003年禁藥測試結果被揭露的同時,剎那間他成為千夫所指,有人找出他過去否認服用禁藥的畫面來相對應,即便他在接受ESPN專訪時終於承認過去的錯誤,但逃不掉來自四面八方的責難,就這樣,最高薪球員頓時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足以看出他的人緣頗差。

問題是,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嗎?

或者說,只有A-Rod犯錯嗎?

再怎麼說,光就2003年的「匿名」測試而言,至少還有103個人名尚未曝光,即便球員工會並不打算公布,但沒辦法抹滅還有其他球員曾經「positive」,不論是因為誤服藥物或者是為了爭取好成績而自發服用,而且,就簡單的算數來看,很可能三十支球隊每隊都「有染」,而且每隊都不只一人。

再怎麼說,當時大聯盟對禁藥可是沒有相關規範與罰則,而自從2004年開始,這個「討人厭」的高薪小子可從來沒有被檢查出服用禁藥,和這五年來被查到眾多球員相比可是乾淨許多。

再怎麼說,雖然現今大聯盟理事長Bud Selig公開表示A-Rod讓棒球蒙羞(Shamed the game),但他可是於1970年就當密爾瓦基釀酒人老闆,1992年就開始擔任代理理事長,1998年扶正,至今依舊獨掌大權,難不成他從來都沒聽過類固醇?難道他忘記當年為了擺脫1994年罷工陰影,1998年的Mark McGwire和Sammy Sosa的全壘打競技讓球迷重回球場,他可是現場大肆慶祝的一員,只是時過境遷,利用完了就把他們丟在一邊,「禁藥理事長」還是不動如山。

再怎麼說,現今工會頭子Donald Fehr可是在自由球員制度還沒開始時就踏入棒球圈,1977年就在球員工會擔任法律總顧問,1985年就執掌工會主管至今,禁藥規範之所以那麼晚,工會的阻力可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搞到現在,還特別解釋說為什麼這原本該銷毀的匿名的檢測為啥存在,一切都撇得一乾二淨,完全當作沒這一回事。

再怎麼說,稍微資深的媒體從業人員不可能不知道那個年代禁藥氾濫的狀況,十年前不當一回事,現在倒是義正詞嚴,高舉道德大旗任意批判,尤其是具備名人堂投票資格的成員,真的有資格因為懷疑球員服藥,而不願意投下贊成票?禁藥這一切突然都事不關己,也撇得太乾淨了吧!

也許有人會這麼覺得,顧人怨的A-Rod是罪有應得,活該他當時要服用禁藥,但我百分之百相信,不是只有A-Rod犯錯,至於其他犯錯的人,「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