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 Yahoo!奇摩運動網 2009/2/16
我時常這麼想:如果我是一位職棒球員,卻不幸碰上隊友拜託我幫忙放水,我應該如何應對?是看在人情壓力的份上,勉為其難的點頭答應,還是狠下心來撕破臉,斷然拒絕?


經常掛著一副眼鏡,看起來相當斯文的草總謝長亨,給了我一個勇敢而漂亮的答案。球員時期的他,面對獅隊幾位前輩級球員懇求中帶著要脅的請託,他不但不為所動,甚至還用「從今以後,我不會再敬重你」的強悍語氣一口回絕。

這段往事,是草總在今年中職「新生訓練」講習中語重心長的剖白。其實,不只是新進選手,所有現存的職棒球員,都應該把這份活生生的教材牢牢記在心裡,因為這不但是一名球員單獨對抗黑暗勢力的成功範本,更是對台灣棒球傳統倫理的重大挑戰與顛覆。

眾所周知,台灣棒球圈多年來一直流傳著「學長與學弟」的教育文化,在類似軍中「老兵與菜鳥」的特殊氛圍感染下,不管你以前在業餘界或中華隊是如何呼風喚雨、不可一世,一旦成為球隊的新成員,就像剛下部隊的新兵一樣,看到任何人都一定要先敬禮問安再說,至於出公差(在球隊裡就是撿球、抬球具)之類的雜役,更是二話不說乖乖舉手自動出列,總之,「大哥永遠是對的」這句經典台詞,在台灣各級棒球隊也一體適用。

這種學長帶學弟的球隊倫理,往好處想,在於資深球員可以傳承球場上的經驗,帶領新手迅速進入狀況,而且可以避免入隊前的明星球員把傲氣帶進球隊,破壞團隊的和諧。就一支球隊的管理哲學來說,「尊重前輩」的確有其存在價值。

問題是,如果這樣的「長幼倫理」被無限擴大,甚至遭誤用濫用而逐漸形成一種「威權體制」,會產生怎樣的後果?如同謝長亨所說的,如果學長邀你去酒店,你敢拒絕他嗎?而如果你不能搞清楚自己應該效忠的對象,只是如同在球場上一般繼續對學長唯唯諾諾的話,有一天,當這些學長或利誘或脅迫你參與他們的放水計畫時,你敢大聲向他們說不嗎?


或許你會以為謝長亨是獅隊的王牌投手,所以敢向學長嗆聲,那你就真的低估了「學長制」的可怕力量!事實上,能夠讓阿草衝破球隊倫理禁錮、毅然向他所敬重(說得更精確點是「敬畏」)的學長搖頭的,完全來自於他了解「自己應該效忠的對象」既不是學長也不是老闆,而是在看台上熱情吶喊的癡心球迷

只不過,這麼簡單的道理竟然還有一堆人想不清楚,依然被學長們五花大綁,深陷於台灣棒球文化深處看似紀律嚴明實則黑暗落伍的球隊倫理黑洞中,久久無法自拔!然而,既然草總已公開披露自己勇於掙脫學長陰影的冒險故事,獅象熊牛所有老兵菜鳥們,自當引為教戰守則,有為者亦若是才對!

可惜的是,草總這個深具啟發意義的警世故事也講得太晚了些,一直要等到自己正式脫離職棒圈,才敢讓這段陳年往事公諸於世,對近幾年來誤蹈法網的一干學長學弟來說,已然於事無補。只能說,為了顧及學長們的顏面而忍痛憋了這麼多年,真是辛苦他了!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