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58期 2008/6/1(高莉雅/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眼‧分隔點‧球,都是圓的,一顆棒球的形貌經由光的折射,而那束反射光就漫遊在懸浮著粒子的空氣中、時空中,在強力穿越這些阻礙物後,衝撞眼球,成為我瞳孔鏡像裡的棒球。

沒錯,即使只是這樣簡單的看著球,中間就是要攀越這麼多的「點」,可能有幾粒飄浮旅行從白沙灣來的沙子,可能有一些粒子是旁邊香腸伯烤到正引爆著的香腸油爆分子,也可能有濃稠的灰塵從哪裡又哪裡出現,渲染在整個空氣中,眼與球之間,不止是眼球與棒球,就像愛情之中的你與我,好像永遠不止是你跟我這麼簡單。

到棒球場看棒球,眼球自由轉動什麼都看,可以看得很多,眼已經不止看著球,擴散在場內場外任何奔放多彩的人事物,把自己搞的像Keroro的球迷,為得就是要你多看一眼,好像就是需要這一眼來解放他,情侶中的男生又是拍椅子又是送上飲料汽水,上演著好情人浪漫秀,那邊還有啦啦隊忙著今天的活動,扯著嗓子叫的青筋好像快要跳出來,我的手都忍不住要去接了,或是今天我關注的球員,正在跟自己的球棒說話,好像在對它說情話似的,別人都聽不到,只看他默默溫柔的說著說著,我也默默感動的看著看著,一切都似乎歇斯底里的向眼球爭寵著,視網膜正在激烈的工作著。自己坐在棒球場邊,他是不看棒球的,浪漫如果是存在一個愛情或是曖昧裡,那就是兩個人的事,那一個人哪裡有所謂的浪漫,自己在場邊只好讓眼球忙一點,讓心在這一場萬人的戶外派對中也忙碌著,因為我知道棒球場上沒有孤獨。

球賽中,游擊手一個反射動作直接接殺了往手套裡直直飛來的小白球,這只是0.45秒間發生的事,我懷疑我的眼球接到球了沒,旁邊的大學生很認真的講起評來,他說:這是一顆長眼的球,自己找手套鑽。我想,我佩服那顆球的視神經和視網膜,它們的運作顯然比我們來得快多了,這樣帶點天馬行空的愜意想法,反而讓球賽變可愛了,「可愛」!我覺得「棒球」可愛了起來!依照羅蘭‧巴特《戀人絮語》說的,「可愛」是在愛情中的人才有的形容詞,是嗎?是我對棒球的愛情嗎?那不然難道是跟那個老愛惹我生氣的他嗎?不可能不可能,他跟棒球扯不上邊,所以我要好好分析分析到底棒球是如何可愛。

如果棒球真的有眼,那棒球怎麼看?明顯的來說,棒球有過動傾向,它滾動著的時候是不是像霓虹燈般旋轉窺視,它彈跳時是否是用仰角視野,那飛行時就是俯視吧;棒球場上我們的眼睛看著球,可是球絕對不是看著球,那它看我們嗎?它看著今天鬆軟的紅土,看著筆直畫出夢之場域的白線,看著還帶著小水珠的綠草,它看到球員為它忙為它流汗並華麗的伸展著全身的肌肉條,它看著場邊球迷的一舉一動,總是在幾秒之間,它看我們尖叫、歡笑,還有張牙舞爪,為勝利開心,為失敗落淚,球場上的情感無以名狀的濃烈以致瘋狂,小白球所以嚇得要自殺,是這樣嗎?

小白球這麼可愛的話,怎不會真的喜歡到球場看球呢,可以看棒球在廣大的空間中不受控制的狂野亂飛,人想要的就是那樣的自由吧,即使是界外球也是棒球規則裡容許的,在那裡「自由」是滿場跑的舒服初夏微風,眼球可以自由轉動貪婪的要看什麼就看什麼,如果只是在家看轉播棒球賽,視野是被選擇的,透過攝影師,攝影機,再到我眼前,被決定了該看什麼,看哪裡,想多看一眼那個對球棒說情話的球員今天說的有情感嗎,都一秒不停留的被剝奪了,分割畫面、子母畫面彌補不了想要自由轉動的眼球,索性看網路罷了,網路無國界,是最自由的國度,透過電腦螢幕,雖然眼球不動,但是手可以動,自己選擇看什麼就點進去看什麼,有文化論述,有文字討論,有影音片段…,選擇多了許多,大概勉強可以滿足我暫時禁錮在房子裡不安過動的心。

眼球,和棒球,真的不是只有眼球和棒球兩個球,你跟我真的不只有你跟我,因為還有太多感動跟故事逸入這中間的空間,沒有你,就沒有這個感動的空間,沒有棒球就沒有這些故事的空間。你不會永遠在我的視野裡,但你會讓我想念和思考,棒球不會只在眼球裡,但棒球幫我們打開一個視窗,透過這顆球反射、折射 、亂射出一幕幕場邊故事和人間風情。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