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7/2(余文馨/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時間拉回到王建民連續兩年19勝達成之前的第一屆世界棒球經典賽期間。 

當時還未將投一休四養成習慣的我,總是將職業棒球過濾於日常生活之外,切實做到不看不聽不聞不問,因為,「棒球選手的屁股都好大呀,我很怕。」不過當事關國家榮辱,雖是一介柔弱女流,我也是會分輕重緩急的。 

尤其是當我們的代表隊出場時,再怎麼外貌協會,我也會鄙棄個人成見,努力視而不見選手們的魁梧大肚,而將注意力集中在廣告,喔不,當然是努力為代表隊加油呀,所謂身材誠可貴,名次價更高嘛,這道理我也是明白的。 

管它金牌銀牌,拿得到的就是好牌。可是經典賽裡,我們有拿牌嗎?有嗎? 

事到如今,我所記得的,盡是日本選手的模樣。好像打開電視,就只看到鈴木一朗的超級大特寫塞滿了整個螢幕,無可否認地,「他真的好適合滿臉鬍渣的頹廢造型啊!」總叫我忍不住口水掉滿地。但中華隊有誰參加?我則幾乎沒有印象了。 

06年MLB正規球季結束後,鈴木一朗這個名字,又因松大輔確定進軍大聯盟而再度被提起,媒體似乎都在有意無意間,比較兩位王牌「入札金」(亦即開放卅支大聯盟球隊競標的賣身價)究竟相差幾多?一千萬?五千萬?美金嗎? 

令我感到不解的是,無論美國人為搶奪亞洲市場,砸下多少錢,我也分不到半毛美元,為何我們必須先熟知數字到底是多少哩? 

我只知道,由於這波球員交換,使我想起了經典賽時,曾於網路上搜索過好一陣子但始終沒下標的《古任三郎FINAL》。這組DVD可是令我「肖想」了大半年啊,因為三單元其中之一的男主角,竟然就是鈴木一朗! 

一朗於劇中所飾演的角色,與他在現實生活中的身份相差無幾,都是自美國歸來的榮譽棒球選手,甚至連名字都沒改哩,戲裡大家也都稱他Ichiro。在這則名為《正大光明的殺人》的故事中,一朗為了保護哥哥免受威脅,於是下手毒害了某小報記者。 

這裡所謂的「正大光明」指的是,即使動手殺了人,也遇上名警探田村正和的盤問,但因為生性討厭說謊,甚且,不說謊的話就要會被逮捕,一朗還是堅持「不為脫罪而詐騙」。 

鈴木一朗與松大輔除了先後踏上大聯盟舞台,另一共同點是,兩人也都娶了電視女主播,而且都是較自己年長數歲的女主播。松的妻子柴田倫世比老公大上5歲,鈴木太太福島弓子則比一朗多出7歲。 

「7歲?!那不就跟我和我老公一樣。」好友頤聽了之後說。「什麼?」她的反應可是令我默默地生了2分鐘的悶氣。我通常是姐弟戀的支持者,因為我也喜歡年輕漂亮的臉孔呀,人之常情吧,不過說到一朗的姐弟戀,我就要舉雙手反對!「做人怎麼可以有雙重標準?」也許你會說,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娶的不是我啊,「這還用問嗎?」 

鈴木一朗結實俊逸的身型,對我來說一直是個巨大的謎。或者反過來說,為何當上棒球選手就非得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我從來都沒搞懂過。 

另一位熟悉職棒的好友J曾經為我解釋,「那不是胖,是重量訓練啦!」我卻始終認為,他在睜眼說瞎話,因為,「他們明明就是胖。」 

即使是我們心愛的王建民,也漸漸發胖了,胖到找不著下巴在哪裡了。松也圓滾滾的,老是令我聯想起大阪煎餅。唯獨一朗始終維持有如足球員般的曼妙身材,日劇中的Ichiro更是如此,不論是棒球外套還是剪裁合身的西裝,每套便服都被穿得像要去拍服裝目錄,總之就是好看到要翻掉,活力充沛到令人捨不得移轉目光。 

甫看完DVD的晚上,我在MSN上遇到頤,「好想拜託鈴木一朗跟我交往,但是怎樣纔能認識他哩?」我問,很可惜頤也不曉得。所以我希望,未來媒體要多提供球迷一些真正實用的資訊,譬如「如何認識鈴木一朗?」之類的服務。 

麻煩了,謝謝。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