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7/7(余文馨/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與運動選手交往,曾經是我畢生的願望之一。不過最近我已經漸漸接受了「至少在這輩子是不可能達成此目標」的現實情境了。是啊,我的心都碎了(胡扯),因為我真的太老了(真希望這是胡扯)。

如今活躍於體育界的優秀青年們,又都是那麼的年輕。就以奧運資格賽時被媒體封為帥哥軍團的日本隊為例,招牌三帥中,最年長的西岡剛不過只是
24歲,更別提出生於1986年的投手達比修有,年僅21歲,已經入選國家隊了,順便兼任陣中最搶眼的花旦選手,更拉風的是,他還替《an‧an》雜誌拍攝了相當撩人的全裸特集。

「咦,怎麼突然從投手說到裸照,這邏輯合理嗎?」當然不合呀!

所以當我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目擊達比修有的性感沙龍照時,內心衝擊不可謂不大:「你長得真的非常好看」,達比修有具備二分之一伊朗血統,側臉真是俊美逼人,「可是未免也太瘦了點吧!」啊不是啦,不是身材的問題,而是,而是怎麼說呢?我有一點不太自在耶。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會有這種感覺,西方運動選手,譬如足球員打赤膊練球,或網球員當眾更衣的場面,時常可以在直播的賽場中出現,大家也都蠻習慣的。知名度較高的球星,於
CK內衣廣告或時尚雜誌中穿少少地性感登場,也不稀奇。大體說來,如果有機會看見Andy Roddick露兩點,我絕對會抱著不看白不看的心情,很用力地猛盯著瞧。然而當裸露焦點是人種接近的東方選手,「賣弄到這種程度?這樣好嗎?」我反而有些擔心。

其實資本主義時代,無人不是商品,也是一種現實,不過我好像還是比較期待看到運動明星與娛樂明星多少是有所區別的。運動員要有運動員的風骨,「所以還是不要脫光好些吧?」但就算脫光又有什麼關係哩?若你這麼問,我也答不上來。

亞錦賽開幕戰,中華對南韓,是賽程中我唯一認真收看的比賽。
4局上,南韓隊進攻,一人出局,但一、三壘有人,當時我們仍以1分領先,萬一給三壘上的傢伙跑回本壘,領先的優勢就要失去了,所以氣氛真是相當緊張,然後南韓打者把球短打進內野,被我們的選手接住,先傳二壘,再回傳一壘,「厚!雙殺了沒有?」我忍不住尖叫,這是滾地球王子王建民也熱愛使出的戲碼呀,一顆球就製造出兩個出局數,於是第4局的失分危機便這麼漂亮地被化解。太感人了,我差點哭出來。想起村上春樹說的,「東亞的體育情事最奇怪的一件事就是,日本面對中國則強,韓國面對日本則強,而中國面對韓國則強…」搞不好是真的呀,至少在棒球方面,華人手套是專剋高麗棒子的,沒錯吧。

「錯了,大錯。」中韓之戰最後的比數並非
1比0,而是2比5,我們輸了,在不容失守的激烈賽事裡輸給南韓了,幸虧後來還有亡羊補牢專用的8搶3,我們才不至於就此絕緣北京。

於是乎,若說我還有自這場比賽中得到什麼,大概就是終於目擊朴贊浩的身影了吧。原本有傳聞他會是中韓戰的先發投手,實際上是以中繼身份出場。王建民之前,朴贊浩一直是大聯盟亞洲選手單季最多勝紀錄保持人,我也因此常會聽到這個名字,卻始終遇不上他出賽的場次。為什麼遇不到呢?因為
07年以後,曾經創下單季18勝的朴贊浩已被下放至3A,根本不在大聯盟正式名單之列,然後是直到08年球季中,才又在道奇隊取得先發位置。

中韓大戰,
8局下,站在投手丘上的朴贊浩,接連被我們的中心打者陳金鋒與張泰山擊出安打,但終究未掉一分,好討人厭的寶刀未老,但我還是趁機檢視了一下朴贊浩的模樣,發現半臉堆滿鬍渣的他,曬得比誰都黑,於是我猜想恐怕是沒啥機會在《an‧an》雜誌上看到朴贊浩的裸體秀了,畢竟他已三十好幾了。

啊,我會不會想太多了?一個人的年齡也可以被拿來「歧視」嗎?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