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聯合報 民意論壇 2007/5/12(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昨夜,很多球迷又帶著失落感入睡了,因為大家寄望甚殷的建仔,又輸了。

事實上,賽後的建仔仍一如往常般,獨攬敗戰責任,並直言自己的
mechanism(棒球專業術語,意指整個投球動作)有問題,導致控球無法隨心所欲,終讓對手有機可乘,其結果就是親痛仇快了。

犧牲睡眠的粉絲,在無奈地關掉電視時,對王的未來處境或會略感焦慮,也許一覺醒來仍餘悸猶存,這從網路上的熱烈討論始終未曾間斷即可見一斑,換句話說,就心理層面而言,王已主宰社會情緒(建仔的輸贏與台灣的悲喜具某種超連結關係),而此種心理機制(
mechanism)的起伏,也會隨建仔的表現而擺盪,這樣的群體經驗,更是前所未有的,道理很簡單:建仔是史上第一位「具全面影響力的超級運動明星」。

也由於去年的王勝多敗少,此飄飄然的經驗太過成功,媒體的包裝與宣傳今年又更上一層樓(從去年的隨報附贈巨幅海報到今年的記者駐點貼身採訪),每隔五天即循環發酵一次的帶動唱效果便益發明顯,造成此心理機制猶在動態發展壯大中,其效應不斷擴散的結果,球迷對一個成功的王就從習慣到渴望了,碰到挫敗自會痛苦不堪。

這有點像是心理層面上的創投基金,因過去的投資績效甚佳,誤以為未來也將如此,所以更加碼投注,雖然獲利可能倍增,但相對而言,風險也會愈高,一旦收益不如預期,虧本的內心將遭啃蝕。

王之所以有如此能耐
是因為棒球在台灣有特殊歷史價值,它從來就不僅止於棒球而已,它是民族情感的投射,過去是團隊業餘的國家代表隊在搏命演出,現在是建仔個人職業化英雄主義抬頭,並在全球化的浪潮中秀出台灣。

不過別忘了,建仔始終保持運動家精神,即使昨天那場隊友守備有明顯瑕疵,他仍認為至今每場敗戰都是自己的錯,也就是說,他的問題只在身體上,並沒有擴及內心。正因為王並未在情緒上失控,球迷就更該向他學習,畢竟在大聯盟的打者對建仔更熟悉後,昨日慘敗可能隨時會再重演,建仔在努力修補其生理機制的同時,咱心理機制的強度也應同步提升,唯有如此,一個雙贏的建仔現象學方有可能持續發光發熱。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