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8/17(高莉雅/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北京奧運末代棒球現場直擊」(三)
大前天,我們在雨夜中輸給亞洲最強的日本隊,前天我們輸給亞洲最弱的中國隊,雖說只不過是輸了兩場球而已,還是讓現場的加油團成員,感受到難以言喻的重傷害,這樣的苦,電視機前的球迷們,你們一定都能體會。

上週四那天,北京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雨水冰冰涼涼的,觸感和台灣夏天午後常見的西北雨比起來,可完全不同,好似多了幾許鄉愁般的孤寂和寒意。

台日大戰所在地的五棵松棒球場主球場,可以容納一萬多人,台灣加油團大都坐在外野區,又因天雨延遲開賽一個小時,大家多多少少也都淋了一些雨,全身濕透透的,鞋子也滲水了,腳早已失去暖和的知覺,冷地直打顫,禁不住地在看台上就發起抖來。

不過,這一夜最冷的不是襲襲吹拂的北風或戶外陡降的溫度,而是原本暫以一分領先的中華隊,竟從落後一分,一路踉蹌到最後,整個牛棚像原爆後的廢墟似的,被炸爛開來,毀掉那一絲絲僅存的逆轉勝希望。

九局上,仍有很多加油團的球迷覺得,只差日本隊一分而已,應該還有機會扳回一城,但就算沒能贏球,也已經盡力了,中華隊的表現依然值得喝采(雖然莉雅不是很認同這種阿Q式的自我安慰思維,但加油團的成員本質上就是全世界對中華隊最寬容的國族主義熱血派信仰者,又怎好意思去潑人家冷水呢?),只是萬萬沒想到,中華隊的後援投手群,卻一個個有如發了雞瘟,紛紛不支倒地,徹底粉碎球迷無怨無悔的熱情支持。

而在中華隊的牛棚,突然集體抓狂,脫了序地大失血後,有好一陣子,我突然覺得,全身好像都被麻醉了般,鬆軟無力到了極點,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直,彷彿貧血的老毛病又在瞬間發作了似的,頭暈目眩個不停,但我的中華隊呢?你們的心臟是否也跟我們的一樣,即使跳動依舊,節奏卻也已然雜亂無章?

中華隊的牛棚,為何令現場最死忠的加油團球迷如此心碎?當我們焦慮地望著神色凝重的中華隊球員,輪番從休息室衝進練投區暖身,再一個個銜命出場滅火時,每一位跑出來的「及時雨」救星,都曾讓我們滿心歡喜地默禱著「好好穩住,別再丟分了」,結果呢?

唉,包括莉雅在內的所有加油團成員,也只能仰天長嘆了。為什麼會這樣?中華隊的牛棚到底怎麼了?如果在五棵松球場這裡,暫時找不到答案,那我們就一起回台灣「補課」吧。這麼棘手的夢魘,遲早總是要解決的吧,否則未來還是會不斷地重演,屆時又該怎麼辦呢?

台日大戰後,再經舟車勞頓,回到下榻的飯店時,已逾晚上十二點了,聳立在暗夜裡的紫禁城,總是有那麼一股沁涼到鼻喉深處的肅然氛圍在週遭繞圈圈打轉著,對末代奧運棒球這麼眷戀的台灣,可否將「牛棚為何如此不振」的陳年迷思,就地留在北京,不要帶走,且隨奧運過後恐將再度來襲的沙塵暴散逸無蹤?

這是莉雅一個小小的心願。而這一切就只待我們返鄉後重整旗鼓,再從頭來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