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0/23(方畿/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一直,我對松坂大輔並沒有多大的好感,說簡單一點,簡直是厭惡極了,尤其是他屢屢對中華隊拿到勝投時,那種氣焰囂張的模樣,真是令人氣結。

直到幾天前,美聯冠軍賽的第五戰,松坂大輔未投滿五局,就被換下來的那一刻,我卻沒有絲毫幸災樂禍的快慰,反而在電視機前有許多的感嘆,畢竟光芒不是中華隊!

猶記得1999年亞錦賽,與中華隊對決前,松坂大輔竟向媒體放話,誇下海口將要完封中華隊。雖然這場比賽,我方終究不敵日本,但仍然在松坂大輔手中取得一分;身為一位愛國球迷,對此猖狂行徑,雖然是義憤填膺到了頂點,但心中不免寄望中華隊,日後能有脫胎換骨的表現,一雪落敗的羞辱。

繼1999年亞錦賽之後,2003年的亞錦賽與2006年的第一屆經典賽,中華隊面對松坂大輔主投二戰皆墨,說他是中華隊的天敵,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但透過電視轉播,松坂大輔站在投手丘上的身影,卻一次不同於一次。1999年亞錦賽時,他只不過是日本職棒的新鮮人,但卻敢在初次的國際賽事上妄下狂語,是自信本身的實力有所把握,還是戰前的情報早已透露對手太弱?我經常在想,一位年僅19歲的初生之犢,未來將面臨不計其數的考驗,他為何能如此自負?

2003年亞錦賽與2006年經典賽,松坂大輔所散發出來的,已非少年強投的丰采,反而是在與打者對決時,增添了不少配球上絕佳的智慧,指叉球、變速球、滑球等不同球種,讓松坂大輔除了四縫線的直球外,更具備了壓制對手的利器。

2006年,松坂大輔為西武隊投完最後一場例行賽後,我看著他由球員休息室緩緩地跑向左外野、中外野、右外野,再回到投手丘,每到一處,即脫帽行120度的鞠躬,向球迷深深地致謝,也正式宣告結束日本職棒的選手生涯,準備進軍大聯盟一展身手。這時的松坂大輔,同樣是自信滿滿,完全看不出即將面對棒球最高殿堂的驚恐與生嫩。

2008年美聯冠軍賽第五戰,紅襪推出第一場勝投的松坂大輔,希望他能救危急於存亡,但在一局上保送了岩村明憲後,卻被B.J. Upton打出兩分全壘打,第三局又連續被Carlos Pena和Evan Longoria揮出全壘打失去3分。總計他未投滿五局,在5安打失5分的窘況下黯然離場。

我看著松坂大輔將球交給接替的中繼投手,垂著頭,帽簷壓低了下來,原本自傲的身影,此時卻不再巨大,反而在紅襪內野手高壯身軀旁,變得渺小許多,慘白的臉龐上,除了淋漓流下的汗水外,五官更是糾結在一起;他抿著嘴,歩下投手丘,落寞的背影,彷若吶喊著在退無可退的淘汰邊緣,即使曾經意氣風發,也會因無法承受沉重壓力,面臨崩潰的難堪。

此時,只見他低著頭,竄入球員休息室內,歷史的恩仇與恨意,全然煙消雲散;畢竟是血肉之軀,所蘊含的情緒起伏、狀況調整及臨場表現,並不可能隨時保持最佳狀態。大聯盟,這個棒球競技的最高殿堂,場內的每一球,都充滿不確定的變數,更因如此,持恆、平穩的續航力,才能維持強投實力於不墬。

這般的情節,讓我想起去年洋基在季後賽,面對印地安人隊第四場的比賽。在1勝2負的劣勢下,總教練托瑞再度推出王建民應戰,由於休息不足感到疲累,建仔並未使洋基起死回生。反觀今年,蒙上天的眷顧,紅襪強打群在比賽後半段發揮纏鬥的韌性,奇蹟式的逆轉勝,使松坂大輔幸運地躲過敗戰之責。

上帝似乎有意地巧妙安排,王建民與松坂大輔的運途有著相同之處:都具備挑戰單季20勝的實力,但是卻都只差臨門一腳。有朝一日,王建民與松坂大輔必會狹路相逢,這場萬眾矚目的「瑜亮之爭」,誰會是贏家?台灣與日本甚至美國的萬千球迷,都想趕快知道答案!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