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中時電子報 2006/3/3(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由於距離刊出日期已超過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四個大聯盟等級的投手接力封鎖,再加上九局下半游擊手那記不可思議的撲接,造成了經典賽中、韓之戰,我方以零比二落敗的遺憾結果。除了林英傑的狀況較差,不到兩局就被打出四支安打丟掉一分之外,中華隊幾位投手的演出絕對可說是已達成了任務,無奈棒球要贏球還是要靠得分,在打擊火力無法提供適時一擊、關鍵時刻又代打失利的情況下,最後在球場上雀躍擁抱的,當然是我們的宿敵南韓隊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台灣運動迷的心中,只要一想到「南韓」這兩個字,馬上就會不由自主的咬牙切齒起來,每逢瓊斯盃中、韓之戰,管他來的是國家代表隊還是二流雜牌軍,激動到最高點的球迷一定會擠爆球場,期待親睹中華健兒把阿里郎打個落花流水,然後心滿意足地離開體育館。

籃球既已如此,那我們最愛的「國球」棒球呢?最近在緯來體育台密集播放的經典賽轉播預告,最後的高潮戲,就是札幌亞錦賽高志綱揮出再見安打氣走南韓的那一幕,再配上主播歇斯底里的瘋狂吼叫聲,好像中華隊已經拿到奧運金牌似的。

為什麼每次中華隊出征之前,大家眼裡就只看得見南韓,全台矚目的也只有中、韓之戰這一場比賽而已?而教練團絞盡腦汁的盤算也以南韓為唯一假想敵,另一場關鍵的中、日之戰幾乎無人聞問?沒辦法,誰教「亞洲三強取其二」的競爭態勢,從奧運到經典賽都一體適用?而既然日本的位階最高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不先抓南韓要抓誰?

不過,韓國人也非等閒之輩,他們雖然打死不承認自己的球技水準不如日本,但對台灣可還是擁有一絲高傲的優越感的。也就是由於這股優越感作祟,讓他們在札幌付出了輕敵的慘痛代價(經典賽國手李鍾範就以「惡夢」來形容那場比賽),對自尊心極強的朝鮮民族來說,這個錐心刺骨的奇恥大辱,一日不雪恥勢必一日難安枕!

問題是,國際賽畢竟不同於職棒賽,今天輸了明天馬上可以討回來,這股怨氣可能一吞就是兩、三年。也因此,經典賽的邀約等於提早給他們了討回顏面的機會,怎肯輕易放過?君不見這次南韓排出來的三十人名單,有像中、日兩國一樣「喬」個老半天還搞不定嗎?雖說他們的大聯盟球員全部躲過了洋基隊的干擾,甚至有人可能是為了兵役問題才決定報效國家的,但無論如何,光是從教練團早早就公開放話,要拿王牌投手徐在應對付我們這點來看,除了擊敗中華隊就穩當晉級的戰略考量之外,想趁機拔除札幌之恥的肉中刺,應該也脫離不了關係吧!

提到雪恥,中華隊陣中也有一位重量級人物心有戚戚焉。他就是在釜山亞運金牌戰表現失常,怎麼投都投不進好球帶,間接害我們輸給南韓隊的左投手郭泓志。如今的他早已非同小可,衝著當年那句「我對不起中華隊」,毅然從道奇春訓營直飛東京巨蛋,要以中華隊終結者的身分,將過去的恩怨一筆勾消(當然,也可以順便解決惱人的兵役問題),在全體國人面前將功贖罪。

經典賽中、韓之戰,就在雙方各有「沉冤待雪」的劍拔弩張氣氛中展開了。結果,這回果真遂了阿里郎的心願,把札幌的遺恨丟進東京巨蛋的垃圾桶裡,得意地揚長而去,輪到咱們心有未甘地把這股遺恨從垃圾桶裡資源回收,並且馬上開始算計明年的奧運資格賽,要怎樣討回這筆血債。而郭泓志呢?雖然解決了兵役問題,卻還是沒能痛快的復仇成功,甚至連上場一顯身手的機會都苦候不至,這個冤仇只怕是愈結愈深了!

唉!南韓呀南韓,究竟要到什麼時候,這個冤冤相報的痛苦宿命,才能從台灣球迷的心中徹底轉運解脫呢?各位中華隊的國手們,經過經典賽的震撼教育之後,希望您能給我們一個勇敢而肯定的答案!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