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28(張博亭/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中信鯨與辜仲諒啟示錄《系列二》
辜仲諒回家了,辜家也還在,且一樣有權有勢,在政商界依然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反觀同樣是曾屬於中信集團的中信鯨,球隊解散,球員亦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在這兩個充滿反差的事件中,當然,對中信集團而言,辜仲諒是前副董,也是辜濂松的骨肉至親,理所當然會得到較多的呵護與疼愛。而中信鯨對整個集團而言,也許不過是其中一項既燒錢又「良率」不佳的商品,因此,受注目的程度也遠不如辜仲諒。

只是,令人失望的是,就連媒體也這麼認為。照理說,像中信鯨這種經營十餘年的老球隊打烊關門,理當獲得多一些關心與新聞版面,然而,不只是缺乏大篇幅報導,甚至連新聞性也被視為遠低於涉入扁家弊案的辜仲諒,事實上,這也凸顯時下媒體以政治為主要報導面向而偏廢其他新聞的常態。

另外,辜仲諒是以「準備接受司法調查」的身分回國,但仍被媒體包圍「簇擁」,除了有律師陪同,加上大批記者守候之外,也因其被認定具有拉抬收視率的新聞價值(因為是名流權貴涉案,尤其牽涉到扁家),所以當然是鎂光燈的焦點。反觀這些前中信鯨球員,他們並沒有被檢方傳訊、約談,也沒有面臨搜索,他們看起來就是一群清白打球的球員,但是,正可能是因為沒做錯事,所以對記者來說也沒有報導價值,要說他們唯一的新聞點,大概就是被同情、憐憫。

除此之外,辜仲諒和前中信鯨球員所面對的制度與挑戰也有天壤之別。辜仲諒要面對的司法追究,是具有公信力的法律審判,這些制度都有國家的公權力在背書。然而,對前中信鯨球員來說,他們名義上是「自由球員」,但卻沒有權利自己選擇新東家,因為沒有工會、也無法循著自由球員「制度」來尋求救贖,因為完整制度根本不存在。除了要面對充滿不確定的未來之外,命運還得操縱於二十年來一直在剝削球員的「球團密室協商制」手裡。

辜仲諒會吃牢飯嗎?目前還不知道,但是這些球員面臨的困境,可能比吃牢飯更難堪,因為他們連飯都沒得吃。而在這個風雨飄搖的節骨眼上,被要求「大破大立」的中職,竟然也不願利用此機會來建構二軍或自由球員制度,講白一點,現在有兩支一軍的球隊解散,若只維持四隊的話,要成立二軍真的是綽綽有餘,且二軍的水準應該也會明顯提升,然而,被球團綁架的聯盟,依然只能原地踏步,毫無用武之地。

涉案的人受關注,有家可歸;清白的人被冷落,無家可歸,這是什麼道理!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