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138期 2008/12/24(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日本職棒獨立聯盟日前來台舉辦測試會,吸引不少鯨、龍選手報名參加,看著這些失去戰場的職業球員們,身上掛著巨大而刺眼的號碼牌,在冬陽下的「資格考」裡任人品頭論足,只是希望謀得一份安心打球的工作時,不禁讓人為他們受到的待遇發出不平之鳴。

其實,論薪水,日本獨立聯盟的平均水準約略等同於中職二線球員的待遇而已,然而日本的高物價卻大幅拉低了實質上的薪資所得;論實力,獨立聯盟的水平可能猶在日本職棒聯盟各隊的二軍之下,對一般評估戰力相當於日職二軍的台灣職棒選手而言,選擇投靠日本獨立聯盟,除了圖個最低限度的溫飽之外,無異於降格以求,至於想藉獨立聯盟作為前進日職的跳板,機會不能說沒有,事實上卻微乎其微。

然而,是誰逼得他們寧可向一個整體評價不高、未來性也不看好的異國聯盟靠攏,也不願留在台灣繼續打拚呢?

因為,他們已經對漫無止境的等待失去了信心。苦候不至的「特別選秀」,只要黑米案的偵辦一日不終結,就永遠不會登場,鯨、龍兩隊的球員幾乎等於遭到「無限期禁賽」的嚴厲懲罰。最荒謬的是,檢方偵辦的目標明明就只有暴龍隊而已,偵不偵結、何時偵結,干鯨隊何事?聯盟憑什麼把鯨隊幾十名球員和黑米案綁在一起?他們很單純的就是因為球隊解散而暫時失業,既沒有人遭指控涉嫌放水,也沒有人被檢方約談到案,為什麼要等黑米案偵結才能參加選秀?

打個比方來說,今天有兩個轉學生分別從家裡出門要向新學校報到,結果其中一個人在半路上被人綁走了,校方於是通知另一個學生說:在被綁的學生獲釋之前,你也不准來學校報到。這樣的處置方式合理嗎?公平嗎?

距離中職各隊一月春訓的「開學日」已經愈來愈近了,然而被黑米案綁架的暴龍球員,依然看不出何時才能獲得清白之身,而平白無故被拖下水的鯨隊球員,眼看就要沒書可唸了,聯盟這所學校難道想不出解套的辦法嗎?

有的,而且辦法很簡單:如果在年底前,黑米案的偵辦還是沒有告一段落的話,就直接為鯨隊球員舉辦一次選秀。以鯨隊的選手規模而言,讓四隊選個幾輪應該沒有問題,好歹讓他們能及時趕上各隊的春訓吧!如果其中有人同時被獨立聯盟錄取的話,也可以讓他們有個比較與選擇的機會;至於暴龍球員們,只能委屈一下再多等幾天了,誰叫自己「遇人不淑」,碰到一個惹事生非的老闆呢?

當然,最好的演變狀況就是檢方「從善如流」,在年底前把事情作個了結,讓鯨、龍球員們皆大歡喜,聯盟也可以趕快找到一個下台階,否則一再放任這樣的歹戲拖棚下去,部份選手遠赴日本職棒「三軍」討生活事小,更多的球員陷入長期失業的恐慌中,才是將滿二十歲的中職最大的損失!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