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 Yahoo!奇摩運動網 2008/11/18
統一獅隊在亞洲職棒大賽出賽四場,除了預賽對西武之役以1:2敗北還算合乎預期外,另三場都打出令人料想不到的內容,從對天津獅只差一個出局數就要輸球,到對SK飛龍以6分之多大勝,再到冠軍戰九局下半的守備大意失荊州,不論輸贏都讓球迷們看得激動不已,冷汗直流也好、熱血沸騰也罷,簡直就像洗了一回三溫暖般,雖然有點疲累,但是卻很過癮! 



且讓我們開門見山,從最關鍵的開幕戰看起吧!



為什麼說「最關鍵」呢?因為如果沒有郭俊佑的神來一棒,獅隊在第二場敗給西武後就幾乎確定提早淘汰,也因為天津獅從台灣獅手裡攻下4分,使得統一必須至少贏SK飛龍3分才能晉級,幸好有劉芙豪的單場第二轟加持,否則就算以6比4擊退南韓,獅隊還是會被淘汰出局,可見這場兩岸之戰的影響有多大了。



想像一下,假設獅隊首戰的逆轉秀沒有上演,台灣這邊會有何等激烈的反應?「第二個國恥日」、「連人家的單一球隊都打不過,中職乾脆關門算了」之類的字眼,一定會馬上在網路上蔓延開來,而且,連老實的呂文生總教練都說「準備接受酷刑鞭打」了,可見輸給中國是多麼難堪的奇恥大辱!



「全世界任何人都可以輸,就是不能輸給中國!」這句話彷彿緊緊箝制全台的緊箍咒一般,每逢兩岸棒球隊交手就發作一次,不但害得台灣的球員們壓力倍增,打起來綁手綁腳,連球迷們都變得緊張兮兮,看球看得提心吊膽,好像我們的棒球隊輸給中國,台灣就會被對岸「武力解放」,從此陷入世界末日一樣。



追根究柢,其實台灣棒球本身,才是最無辜的受難者。



想當初,中國以嚴格而近乎殘酷的方式訓練出一批批超級運動員,一躍而為世界體壇強權之後,運動風氣毫無長進也無法生根的台灣,在絕大多數的比賽中,只要遭遇到中國都難逃毒手,而在慘遭全面性壓抑、幾乎就要窒息的鬱悶狀態下,「棒球」成了極少數可以喘口氣的最後樂土,「台灣唯一可以讓大陸低頭的項目就是棒球」的說法遂不脛而走。



於是乎,坐在電視機前觀賞台灣的棒球隊痛宰中國,替咱們大大出口氣,變成理所當然的完全娛樂,而我們的球員也很爭氣地「逢大陸必大勝」,圓滿完成了家鄉父老交付的重責大任。



問題是,非棒球項目的積弱不振,為什麼要由棒球獨自「概括承受」?全國上下對運動漠不關心甚至刻意忽視的惡果,為什麼要由棒球出面「頂罪」?棒球的負擔何其沉重,從三級棒球隊扛下「民族情感」的大包袱,一直到成棒隊繼續在兩岸戰爭中背起「民族自尊心」的十字架,成為全國民眾消遣甚至嘲笑大陸的必要工具,而一旦這個免費又好用的工具突然變得有點失靈了,某些享受慣了的人便立刻翻臉不認人,急著跳出來破口大罵或冷嘲熱諷,把為他們服務了數十年的台灣棒球批評得一文不值!



別忘了,人家玩棒球玩了這麼多年,實力也是會進步的,如果要認真檢討的話,應該是我們的進步幅度太小,才會被他們步步逼近;假如大家腦海裡還一直停留著以往的印象,用多年前的標準來要求現在必須「蕭規曹隨」,難怪我們的選手每逢中國就手軟腳軟,打不出應有水準,沒辦法,這頂過時而落伍的大帽子,實在是把他們壓得太慘了!



所以,麻煩大家高抬貴手,在兩岸交手的時候,將台灣棒球與選手們通通「當庭釋放」!當中國傾全隊上下之力,派出所有最好的投手全力一搏,寧可放掉其他比賽,拚了老命就只想贏咱們這一場時,請拋開「民族主義」的枷鎖,想想「球是圓的」這句話的道理,盡情享受棒球的樂趣,至於輸贏,就交給小白球自己去煩惱吧!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