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這門奧妙複雜的學問,在台灣是一項「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的顯學,但是如果連玩棒球的人自己都在看熱鬧,搞了十幾年還在老生常談,不知道「門道」在何方,甚至被外力反客為主,那就未免太不知長進了。很不幸的,這樣的鬧劇正年復一年地倒帶上演著,而且,絲毫沒有落幕的跡象。

 


11月中旬,日本職棒年度總冠軍大榮鷹隊來訪,與世界盃國家隊及興農牛隊進行了三場友誼賽。由於政治力的大舉入侵,使這項賽事未打先轟動,不但棒球迷關心,連非棒球迷也給予高度關注。然而,一場棒球大拜拜結束後,棒球界不但沒有深入反省這樣的交流意義何在,反而被政客喧賓奪主,硬生生把棒球新聞扭曲成政治新聞,在主客易位的詭異場景下,令人不禁想仰天長嘯:棒球圈到底學夠教訓了沒?


首先,三場比賽打完之後,媒體報導的重點還是集中在「教練與球員自覺哪裡不如日本、哪些地方該好好學習」,問題是這些陳腔濫調的缺點早就不是新聞,還需要王貞治來告訴我們嗎?而且,若干年前日本職棒其他球隊訪台時,當時的球員陳威成早就應該知道雙方差距所在,如今陳升格當上了總教練,結果換成手下的張家浩拷貝「我們哪邊需要改進」之類的言論交差了事 。真不知道這些年來職棒界到底從交流中學到了什麼?那些垂涎總統寶座的,把這類活動當成「騙騙」選票的手段也就算了,身為棒球人,難道也想虛晃一招「騙騙」球迷……觀摩切磋說說就好,趕快回家放大假睡大覺才是真的!


台灣職棒開打14年來,日本職棒12支球隊,先後有巨人、中日、養樂多、西武、歐力士以及大榮(今年是第二次來)等6隊來過台灣,美國職棒的聖地牙哥教士、洛杉磯道奇也曾蒞臨寶島,甚至連韓國職棒的海陀虎、墨西哥職棒的紅魔鬼,都曾在我們的球場留下過比賽的紀錄。更往前推,王貞治在球員時代,就曾與長島茂雄及巨人隊的隊友一起來台春訓過。這表示台灣棒壇並不是個封閉的體系,對外溝通的管道也還算暢通,然而,「凡走過的,竟然沒有留下痕跡」,我們的棒球界就算明瞭哪裡不如人,當他們來幫你凸顯問題時,你為什麼不把改革付諸行動?光會在嘴巴上嚷著要反省,這樣的交流有何價值可言?回家看國外職棒轉播不是更省事?還有慢動作重播呢!


再者,國內部分職棒球員對於這類競賽一向抱著「應付應付就好」的敷衍心態,眼光極為短淺,認為又不是正式比賽,只不過是陪人打球嘛,上場「表演」一下就夠了,何必太認真?萬一受傷多划不來!於是乎心不在焉者有之、荒腔走板者有之,還大言不慚地表示:因為已經好久沒練球,所以沒有球感,表現不盡理想,請球迷諒解云云……。他們忘了這是截長補短提昇技術的試金石、這也是展現職業身價的良機、這更是回饋熱情球迷一整年來真心支持的絕佳場合,如此不尊重比賽、不尊重自己、不尊重對手、不尊重球迷,身為一名以打棒球為業的專業選手,竟毫不掩飾自己的失職,難怪連最「疼愛」台灣球員的王貞治,也忍不住大搖其頭喟嘆道:「大家還要苦練再苦練!」


相較於令人搖頭的職棒球員,國家隊在這次賽事中的演出,就讓人覺得多少值回了一點票價。雖然出場費比牛隊少了一大截,這支年輕的隊伍卻表現出十足的衝勁,因為他們對棒球仍舊抱持著一顆學習的心,用近乎朝聖的態度戰戰兢兢地體會更高層次的棒球精髓,尤其是幾位潛力無窮的好手,更是趁此佳機在日本職棒球探面前好好飆一飆球技,以爭取遠赴東洋的門票,此刻不拚更待何時?畢竟蕞爾小島的職棒明星地位,已無法滿足這些雄心萬丈的新生代了。


接著,我們再把眼界放大,看看國際棒球圈的權力生態,尋找台灣在其中的定位,我們會赫然發覺:台灣棒壇的無知,正一步步拉遠我們與列強間的距離。在國際棒壇上,美日間早有交流,從早期紐約洋基隊、聖路易紅雀隊等單一球隊造訪東京,到1990年代雙方交流制度化,由巨人隊後台老闆讀賣新聞社主辦,出錢邀請美國每兩年派一支明星隊遠渡重洋,與日本職棒聯隊進行6到8場賽事,早年老美幾乎全勝而歸,近來卻必須認真應戰才能勉強維持住強國顏面;至於日韓間的交流也已經常態化,同樣每隔兩年,日本職棒都會派隊前往朝鮮,起初是中日隊單刀赴會,現在則由明星隊操刀,理由很簡單:因為單一球隊已無法擊敗年年進步的韓國菁英了。


想一想,實力堅強如日本,都有向美方討教取經的自知之明,韓國也寄望能從日本手裡學到點東西,於是乎組成一個權力鏈,上對下一路教育,下對上一路挖寶。而我們台灣呢?就算不願承認比阿里郎差,至少大家都認同我們不如桃太郎吧,那為何沒有像高麗棒子一樣,有計畫、有企圖心地以東瀛為師,多少拗點本領回來呢?說穿了,台灣根本就被邊緣化了,而且元兇並不是國際棒壇刻意排擠我們,而是我們自己懶得伸手去要!


看看這幾年來台的外隊,巨人與呂明賜有關、中日是賣郭源治及陳大豐面子、大榮是因為有個王貞治、西武是看在郭泰源的份上、歐力士則是為了921賑災……,連教士隊來台都順道挖走了味全龍的洋投史東,回首思索,真正與「提昇國內水準」相關者幾希?大榮這次來台也有其背後的利基──拓展九州的觀光業。九州政府適度補助大榮來台費用,寄望藉由比賽培養在台球迷,然後安排國人去福岡看球兼觀光。事實上,鷹隊在台灣的聯絡單位就是旅行社,台北直飛福岡也只要兩個半小時,甚至於大榮為何要與中信鯨隊交換選手(陳文賓)等等……,其中奧妙不言可喻。當然,這樣做並沒什麼不好,西雅圖水手隊就是因為有了日本國寶鈴木一朗,所以來自扶桑的票房收入、電視轉播金大增,成為僅次於洋基的美國職棒第二賺錢球隊,西雅圖也因此超越洛杉磯,成為日本人最常去的美國西岸城市,觀光收入大增,何樂而不為呢?重點在於:為什麼每次撈到好處的都是別人,而我們只能湊湊熱鬧、當冤大頭?


總歸一句話,問題還是出在咱們棒球界怠惰散漫的消極心態。我們到底要如何提昇自己的水平?十餘年來隨波逐流、因循茍且,沒有一個明確的計畫,未來該往哪裡走,也完全沒有定見,猶如井蛙窺天,永無出頭之日!寄望台灣棒球界能夠早日凝聚共識,把國際交流當成年度大事來辦,訂出制度化的比賽方向,才能真正拉近我們與世界一流勁旅間的距離;而球員們更應拋棄私心,把握每次機會,認真比賽、深切反省,不要讓「10年如一日」的年終大拜拜一再刺痛球迷的心,這樣的棒球,才是我們真正要的「門道」!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11.27~12.10第109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