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的口誤,可以當茶餘飯後的笑話聽聽,無傷大雅。但重要政治人物說錯一句話,錯得又很離譜,而且早有前例可循,人民就不能等閒視之了,畢竟他們若登大位,所掌握的權力將嚴重影響全民福祉,光聽其言或觀其行還不夠,必須更深入「思其人」,仔細推敲「此人為何一再凸槌」。

 


11月中,國親兩黨贊助日本職棒總冠軍大榮鷹來台訪問,泛藍總統候選人連戰在球場致詞時,誤將大榮鷹說成「大鷹榮」,此事引起球迷廣泛討論,也被諸多媒體消遣。這是繼上次日本AV女優飯島愛被說成「高島愛」(當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也同時抵台)之後,連先生再度製造的新詞彙。


連戰到球場向球迷拜碼頭,就是想跟年輕人示好,伺機討選票,但因行動前未做功課,態度也不怎麼認真,當然會出洋相,網路批連的撻伐之聲早不絕於耳,在此不必拾人牙慧,值得注意的反倒是,什麼樣的人格特質導致他暴投連連失誤累累?以及,什麼樣的生長環境造就他一生「與棒球幾無交集」的特異命運?


連戰「一語驚人」的背後,充份暴露出他生性傲慢的尊貴習氣。雖然為了「神聖的一票」被迫來到球場,骨子裡依舊覺得棒球沒啥了不起,不過是一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死老百姓」在玩的把戲罷了!連先生以為,來看球,是給球迷面子,施點小惠予球迷,大家就要回饋選票給老子,讓大爺進總統府過過皇帝的癮!殊不知民主時代早就主客異位,權力不是天生的,是人民賦予的,只要連戰能放下身段變個臉(別再那麼撲克),給球迷一個理由,告訴大家「泛藍軍有多愛棒球」,或許有部份球迷會考慮「惠賜連宋一票」,但連主席台步不穩,清喉嚨時又不慎走光,砸了自己花了數千萬元搭的場!


當然,連戰的幕僚可能有一定的年紀,不瞭解現在年輕人所熱愛的棒球是什麼東西,又因為老闆與他們始終有距離,彼此溝通並不順暢(這些人奴性強,並未被自視甚高的連戰定位成輔弼大臣,而是承襲國民黨上對下一條鞭統御的傳統遺風,隨時聽候主席差遣),即使有不同意見,對棒球也曾勉強加減看,但連主子的威權往往讓他們「話到嘴邊又收回去」,害慘無知的連戰,在惹火AV迷之後,再度向棒球迷繳械,輸到脫褲,從球場一路裸奔回賽後的輔選會議(要搞清楚,不是王貞治的記者會哦)!


回顧連戰的身世,雖說其個人經常宣示「自己是正港的台灣人」,也以祖父連雅堂著有「台灣通史」一書自豪不已,但他與台灣最受歡迎的運動,最具庶民色彩的「國球」卻毫無連結。


連先生於1937年出生於中國西安,二次大戰後回台,因生長在貴族世家,環境極端封閉且保守,在攸關個人興趣養成的青少年時期,並沒有接觸到民間的「野球」遊戲,只蘊育出「何不食肉糜」的公子氣息,與一般人疏離自不在話下。


1958年,台灣棒球掀起「紅葉旋風」,三級棒球熱一路延燒到八十年代中葉,其時連先生剛取得芝加哥大學政治博士返國,但又窩在學術象牙塔裡面韜光養晦,和棒球還是「向左走,向右走」,八竿子打不著的兩條平行線,且為時已晚(成年人有太多性格已經定型),他不像政壇中生代有許多人對棒球或多或少曾有過南柯一夢,幻想自己是全壘打王,或猛K打者的速球強投。


在「大鷹榮」事件前,他不曾與台灣棒球有過明顯「邂逅」。我們所想得到的與棒球有關之政治人物,不外乎前棒球縣長/現按摩部長余政憲、魔咒總統陳水扁以及甘蔗迷的立委蕭美琴等。也就是說,這次連戰願意來到這個極度不熟悉的地方(感覺上好像是被宋楚瑜硬架來的),做些打從心底就不想做的事,無非著眼於「明年520之後能在總統府發號施令,辦他沒辦過的公」。這點他自己心裡很清楚,橘子軍也明白,泛綠陣營當然更瞭解,全國所有關心棒球與政治的人也都心知肚明,然而好玩的是,一場各取所需(政客達到宣傳目的,日本職棒迷親睹偶像丰采)的棒球秀中,原本大家都是贏家,萬沒想到最後竟然變成一齣穿幫秀,而說出國王沒穿新衣之真相的人,並非場邊球迷,而是國王自己!是國王讓整個事件徹底破局!


從權謀的角度想,全國誰最賭爛,誰最不爽連大公子放砲?當然是處心積慮設局騙選票的興票先生宋省長!


雖說政黨贊助國際邀請賽在球迷眼中還是不倫不類,不過泛藍軍好不容易找到著力點,可以反制這一整年阿扁在球場趴趴走所營造出來的棒球人氣,因此從頭到尾宋似乎比連還認真(年初就到福岡一遊牽紅線)。沒想到最後一刻弄巧成拙,被戰哥那三個字唱衰整個故事,敗筆一出現,一場親善活動從喜劇變成鬧劇,宋盼仔焉能不暴跳如雷?


或許宋楚瑜可以考慮把那珍貴無比的最後一跪「送」給連戰:「拜託,永平兄,這是楚瑜最後一戰,您老就別再大嘴巴了,我們已經失去好色男人的選票,您的大鷹榮又把年輕球迷趕跑了,中間選民已所剩無多,您就好自為之爭氣點,我會送你登上總統寶座的」!(註:連戰字永平,因其母覺得「戰」字過於強悍,故以「永遠和平」來稀釋)


根據佛洛伊德學派的說法,「口誤」(slip of the tongue)均非「擦槍走火」(accidental),而係緣自於「內心的衝動或意圖被壓抑後所呈現出來的行為」(the presence of suppressed impulses or intentions),其結果是,「隱藏性的難以接受之需求」(the underlying, unacceptable need)和「急欲將這種需求藏之而後快」(the tendency to keep it hidden)這兩股力量開始交戰,一切研究個案皆如此顯示,沒有例外。


證諸連戰的彆彆扭扭,一代心理學大師的說法似乎站得住腳。不過認知心理學派(Cognitive Psychology)又幫戰哥解套了,他們認為「口誤」純屬「習慣的強力入侵」(strong habit intrusions),而其但書是「無趣化」(banalizations) 的入侵,就這點而言,和連戰的刻板形像又不謀而合了,真是有趣極了!總之,連戰或許無心得罪球迷,但隨便說說胡謅一頓,確實讓大家更瞧不起這些政客,所引起的反效果還不如不要辦比賽!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12.18~12.31第112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