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棒十五年畫下了句點,在來年景氣依然看俏的氣氛中,各球團的主事者精神抖擻地開始針對今年球季的缺失鋪陳明年的藍圖。他們認真地對各項需要修改遊戲規則的議案交換意見,如賽制、賽程、二軍……,只為讓一切有法可循;惟獨對於一項議題,雖有既定規章擺在眼前,各球團代表卻視之如無物,強調遵守「共識」、「默契」的必要性──於是我們看到一名好手,硬生生被領隊會議勒住咽喉,遲遲無法再展職棒生涯。

這名受害者就是國手資歷顯赫、球技備受肯定、人氣依舊可觀的前中信鯨球員楊松弦。

今年一月,中信鯨無預警大刀闊斧砍掉三名主力球員:楊松弦、宋肇基和洪啟峰,引起棒壇人士及球迷一陣譁然。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三名即戰力球員在領到離隊同意書之後,沒有出現搶人戲碼也罷,居然沒有任何一個球團願意網羅,才是最讓球迷傻眼的情況。

其中,又以為楊松弦發出不平之鳴的聲浪最大。楊松弦出身善化少棒,曾與旅美的陳金鋒及中信隊友鄭昌明、宋肇基、陳健偉、曾漢州等人,共同拿下一九九○年威廉波特世界少棒冠軍,轟動一時。升上了青棒之後,他成為國家隊的常客,迅速累積知名度,並在一九九九年中加入鯨隊,成為該隊的指標球星。

進入職棒的楊松弦,不論打擊或守備都表現出色,金手套、最佳九人和安打王獎座證明他的實力,即使在為傷所苦的職棒十四年,他依舊能夠繳出三成打擊率。

對一支球隊而言,明星球員可遇不可求,找到一位球技突出的球員已屬不易,更遑論成績與人氣兼具的球星。照理說,身處台灣職棒界金字塔頂端的楊松弦,應是各隊亟欲網羅的超級戰力,但他在無約的情況下,卻乏人問津,何不怪哉?

回顧年初中信球團開除三人的理由:練球態度不佳、不服管理,就資方的立場而言,這個理由看似簡單明瞭、合情合理,但在曾經「變色」過的台灣職棒裡,這短短幾句話就像染料,「抹黑」本事異常高強!一名有票房又有實力的球星,莫名其妙被輕易釋出,怎麼阻止旁觀者戴上有色眼鏡評判事件始末?

然而即使如此,為何當中信領隊林敏政再三極力為楊松弦等三人漂白,他們依舊無法重返職棒舞台?此正凸顯出中華職棒最為弔詭的一面:「共識」當道,「默契」無敵!

依照聯盟規章,楊松弦既未犯法,又有離隊同意書,當中信想找回他、La new和統一欲吸納他,為何還有阻力?聯盟秘書長李文彬開宗明義表示:請球團不要破壞當初的「共識」。

「默契封殺」,就是阻擋楊松弦等人回來的最大殺手。而「默契」的製造者,不用說,當然是當初砍人不眨眼的老東家:中信球團。其實中信已是執導這類戲碼的慣犯,二○○一年年初,中信也曾以類似的理由開除主力球員林岳亮和闕壯鎮,並且又是在「共識」的基礎上,中華職棒沒有任何一支球隊接納他們。

但一年過後,原先要求其他球團不要網羅林、闕二人的中信,在新上任的總教練林仲秋的背書下,決定與林岳亮再續前緣,而打破聯盟默契的代價,是林岳亮必須先禁賽半年才准上場。

這場面豈非似曾相識?只不過今年的受害者換成楊松弦,由此可知「出爾反爾」可說是中信的家常便飯。然而中信固然是罪魁禍首,其他放任中信為所欲為的球團,難道不是共犯?遵守不具任何法律效力的「默契」,對中華職棒有何正面的具體意義?或者,只是想證明聯盟成員堅若磐石的向心力?

中華職棒默契何其多,另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張文宗。在風聲鶴唳的職棒八年,張文宗被列入有放水嫌疑的廿七人名單後,當年球季結束即被老東家興農牛隊釋出,隔年統一有意吸納他,但因聯盟默契封殺被釋出的廿七人名單球員,使他無法順利披上獅袍,直到在隨隊兩年之後,聯盟才解開他的緊箍咒,讓他「修成正果」。

連列入廿七人名單的張文宗都可以打破所謂的默契,聯盟又為何極力拒楊松弦於千里之外?部分球團認為此事涉及中信的「誠信」問題,或許是答案。這也說明了,中信處事反反覆覆的代價,報應在無辜的球員身上。

另一方面,主角楊松弦本人在整起事件的發展上極度低調,幾乎沒有半點聲音,顯示出他對聯盟決策者的畏懼,深怕說錯一個字就失去翻身的機會;職棒界裡勞資關係嚴重失衡,讓球員有苦不能言,再度突顯出球員工會的重要性。

今年日本職棒太平洋聯盟幾乎要成定局的合併案,在球員工會的強勢罷工運作下,力挽狂瀾,硬是拯救了大批失業邊緣的球員。相較之下,沒有工會保護的台灣職棒球員,遇到工作權被剝奪的困境,只能噤聲以求明哲保身,多麼卑微!

在這種扭曲的職棒環境下,我們希望楊松弦是最後一個犧牲者,但他肯定不會是!我們只能由衷期盼有心網羅他的統一或La new球團,不要讓完全沒有法律效力的默契綁架理智,誠如統一領隊李榮哲所言:「一切按照制度走!」沒錯,既然登錄楊松弦並沒有違反白紙黑字的聯盟規章,你們還在顧忌什麼?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12.18~12.24第456期(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