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球場是男人的禁臠,女人的禁地?

 


陳思妤,北一女棒球社成員,一位標準的棒球迷。這天,她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學拎著手套走進天母棒球場,但她並沒有走向觀眾席,反而大搖大擺地踏上投手丘,而且,還把球準確地投進捕手的手套裡,引起場邊一陣驚呼。

 

這不是職棒賽的開球儀式,而是一場貨真價實的正式棒球賽,表現特優者還可獲選為眾人稱羨的棒球國手,參加今夏在加拿大舉行的第一屆世界女子棒球賽,與各大洲的英雌切蹉球技、以球會友。

 

感謝國際棒總的創舉,讓女性手中的加油棒換成球棒,角色也從在場邊吶喊的啦啦隊變成在場中奔騰的正式球員。而且,她們用的球棒是技巧性極高的木棒而非省力的鋁棒,打的球也是K到身上會痛得哇哇叫的硬式棒球,甚至,連壘包與壘包間的距離都和職棒一模一樣,一點也沒有偷工減料!

 

還要感謝國際棒總,讓棒球這項陽剛味十足的運動注入了一股活水,也讓國內的女子棒運有了個名正言順的發展理由,從各隊爭聘職棒退休選手或業餘名教練帶兵指導的認真態度來看,今後女生將不再只能玩玩「全民運動」的慢速壘球,更可以向那些整天揶揄她們「棒球?妳們不懂啦!」的臭男生嗆聲:我們絕不是弱者!

 

但是,在欣喜於女權再獲伸張之際,我們卻不得不探究國際棒總此時此刻舉辦女子世棒賽的動機。由於美國職棒當局一直不肯允諾派遣最頂尖的大聯盟好手參加奧運,因此棒球在奧運中的地位並不穩固,每逢國際奧會檢討精簡奧運項目時,棒球總是被列為「優先資遣」的對象,連4年後的北京奧運能否繼續存活都猶未可知。在危機四伏的背景下,國際棒總打出普及棒球人口、男女均衡的「美女牌」,顯然有為棒球在奧運「永續經營」護航的味道,因此雖然打開了女子棒球的大門,卻在門後拴了一隻「權謀十足策略鮮明」的大惡犬,堪稱為德不卒、居心可議!

 

其實,女子棒球賽並非新鮮玩意兒,早在二次大戰期間的美國就已出現過她的芳蹤,「紅粉聯盟」這部棒球電影敘述的正是這段真實故事。這部卡司堅強的影片,網羅湯姆漢克斯、瑪丹娜、吉娜戴維絲等大牌明星助陣,描繪戰時許多大聯盟好手被徵召入伍,為了吸引觀眾走入球場,女子棒球賽遂應運而生,以「救命仙丹」之姿,適時扮演了「宣慰球迷」的角色。

 

然而,可悲之處卻也在此:從戰時到現在,女子棒球始終無法擺脫「為棒球服務,非為女性而設」的附庸地位!就連這次國內首度舉辦的國手選拔賽,部份媒體都還是抱著「看笑話」的花邊心態,對這則在台灣棒球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新聞嘲諷訕笑,連兩隊球衣「撞衫」都可以長篇大論地掩蓋過對比賽過程的描述,可見女性要在棒球場上掙得一片天,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話雖如此,棒球史上倒是另有一段佳話值得一提。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母親節當天,一支開歷史之先河的「科羅拉多銀彈」女子職棒隊在美國正式成軍,幕後最重要的推手正是大名鼎鼎的一代諧星鮑勃霍伯。大家別看他在舞台上總是插科打諢、嬉笑怒罵,這位影壇巨擘經營這支球隊可有著一個遠大的夢想:透過一年50場與半職業或大學隊甚至小聯盟球隊間的表演賽,希望有朝一日,女性球員能從1A出發,拾級而上躋身大聯盟殿堂,成為一流的職棒選手。雖說這個目標迄今猶未達成,但是「有夢最美」,在女性運動員表現不讓鬚眉的當今體壇,誰曰棒球場永遠是男人的禁臠、女人的禁地?

 

話又說回來,和棒球環境健全、男女力求平權的美國比起來,在台灣這個「聯盟獨大、男人當家」的壟斷市場裡,女性出頭天的機會只怕比老美還要渺茫!但台灣的女壘在國際體壇可非汎汎之輩,也比成棒代表隊早一步取得雅典奧運參賽權,如何在發展女棒與女壘間找到一個平衡點,既灌溉女棒幼苗又不會阻斷女壘的奧運奪牌夢,值得體壇主事者善用資源、雨露均霑,以免顧此失彼、兩頭落空!

 

看來,這回女子棒球賽雖打出一連串令人驚艷的驚嘆號,卻也潛藏著不少險惡艱困的問號!現在要談「女性進軍職棒」或許言之過早,但從體委會到棒協甚至職棒聯盟,為了棒球的長遠發展與美好未來,絕對有必要伸手拉她們一把!當務之急是將女子棒球賽常態化、制度化,並且在技術上與經費上給予一切必要的支援,而媒體也應拋開成見,用正面思考取代負面評價,相信以我國深厚的棒球基礎,一定可以在最短期間內讓女子棒球步上軌道,而不只是曇花一現後,徒然船過水無痕。

 

加油吧,陳思妤!雖然北一女化身的熾雲隊在這次比賽裡一勝難求,但是卻為理想的實現勾勒了粗略的藍圖。所以,別輕言離開球場喔,只要妳在投手板上多站一分鐘,女子棒球的圓夢之旅就多邁進一步,人類運動史的改寫也將如妳們夢寐以求的第一勝般,很快就會到來!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2.21~2.27第413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