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52期 2007/12/1(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週六,又是我打慢壘的日子。來到河邊公園後,我看見其中一個球場圍著一群人。輕鬆愉快的心情讓我的好奇心大起,驅使自己靠近一瞧,沒想到,眼前居然是興農牛隊和地檢署在打慢速壘球。

瞬間,我是錯愕的,而在周遭觀眾試圖和選手要簽名,或面露因為難得一見職棒明星在你眼前打低階慢壘,所以欣喜的表情中,我更感到心痛。因為,這突兀的交戰畫面讓我想到了「職棒賭博」
--台灣棒球發展的最大負面因子,而且檢察官與球星的交手,更又凸顯這「假球」中,台灣社會長久以來的錯誤道德判斷:「一切責任在於那群不自愛且背德的選手,受不了誘惑,所以需要國家訴訟代理人、正義化身的檢察官來撥亂反正」,殊不知是「放水球」根本就是整體黑金台灣文化的延伸。至於周遭球迷看不出這點,不知道這景象是在傷害你們心中偶像,仍開心地享受著驚喜,更回頭驗證「賭棒球」是整個社會都出問題。

我在現場思索,看著牛隊選手表情,瞄著檢調人員眼神,環顧身旁群眾動作,當下心是涼,是孤獨的。特別是這些人今天在此交會的「活動」,是打慢壘,是「棒球」的安全替代品,不是高難度的職棒,更直接凸顯「涉賭案」中各角色對他人專業有認知上的困難。即是,球員和檢察官各有專業,但難以跨領域地理解對方。畢竟選手在場上打得好是專業,打得壞也是專業(職棒等級的表現不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的,也非旁觀著看影帶就可解讀),他們並不明瞭法律(台灣的棒球教育,在唯有錦標下,大多教出只會打球,其他通通不及格的球星),反之,檢察官懂法律,卻不清楚棒球,那麼又如何認定誰打放水球?互相不了,卻被社會定義為犯錯者和懲罰者,概括承受整個事件,而事實上,檢方無能「真正」處理這個問題(他們控訴全體台灣人嗎),選手也無辜,被迫去承擔超過的責任。

場上的球賽持續進行著,歡笑聲此起彼落,但我眼中的畫面是黑白的,是有缺憾的,不過現場無人能瞭解。好吧!我自己補齊這些東西吧!畢竟
黑金職棒這部「電影」中,卡司可還有組頭等人,他也們有參與基礎,是一個多角色的強檔大片,不是只有球員和檢方。這慢壘身為跨世鉅作「台灣棒球黑暗真相」的採排、序曲、預告、或首映會,只有他們到場顯然不夠,這樣怎麼夠HIGH呢?

興農應該組個聯盟,請組頭穿著黑色球衣組一隊來與會,因為沒有他們的開盤,棒球可賭不起來。也要請賭徒把鈔票夾在球衣口袋或綁著球棒上來打球,沒有這些人的好賭成性,不放過這座島上任何一個可下注的標的,賭棒球怎會這般熱鬧。還要請民代們帶著「白手套」來打球,讓大家瞭解各位是如何控制和分配地方利益,從大至選舉、小到簽賭都有介入,並請順便教教職棒明星如何漂亮又認真地被三振。也須請媒體組一隊與會,在他們習慣未審先判,跟著球團資方譴責選手下,他們要如何看待自己場上表現,失誤時要怎樣解釋。當然,也可請球迷組一隊,體驗親自面對黑道的威脅利誘下要如何打球。

甚至,這應該是聯賽,是個長期抗戰,如同台灣棒球已經發展百年一樣,要長久打下去,然後我們再去看,其中會不會作假!

或許,興農沒想到,也或許是武林帖已發,只是對方沒膽來踢館。這真是有點可惜了,難得興農這回作東,有主場優勢,還有檢察官可靠,可一吐長久以來被外界壓迫的怨氣。

不過,再去細想,這「職棒黑金」戲中到底誰才是演員名單中排名第一的主角?好像大家都是,也好像都不是,真正主角應該是台灣這瘋狂社會文化吧!這醜陋的黑手,大家都不願去面對,只把此責任「道德性」地歸咎於黑道,難怪永遠無法解決。這大概也是這回「放水」盃慢壘,他們不願出席的原因,畢竟過去他們已經搶了不該搶的戲,這趟又何必出風頭?就讓焦點集中在球星和檢察官身上,反正這舉動能給偽善台灣,大家都在改進的「虛假正面道德」一個交代,不是嗎?

場上的球賽在我狂想時已經結束,兩隊集合在場中一起拍照留念,鎂光燈的喀擦聲不停地叫著。我靜靜地望著他們,深刻地體悟,過度簡化的道德二分法,只有助於高效率地陷人於罪,並不能使真相被看透。此痛心畫面的存在就是「職棒賭博」問題一直存在的原因,也是不能解決的原因!

唉!打起精神,打自己的球吧!把傷痛轟到九霄雲外吧!興農,我不想和你們說再見,趕快離開吧!

附註:根據媒體與興農球團發佈的消息,興農隊於今年
1013日於台中棒球場,與台中地檢署打慢壘,目的是「因今年度法務部與各球團合作,積極支持台灣職棒,掃除不法份子對棒球的威脅,其中台中地檢署也積極協助興農牛隊,在主場派駐檢察員,保護職棒清新環境及球員人身等,因此舉辦慢壘賽為勞苦功高的檢察員打氣」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