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王建民在聖路易獵殺紅雀不成,反倒吞下第二敗,讓人愈看愈鳥,也不由自主地無端想起棒球場上一些鳥故事。

棒球和鳥,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飛行物體,其實有不少共通點,最常見的就是拿「鳥」當球隊吉祥物,這在東方國家十分常見,如中華職棒的時報「鷹」,日本職棒的福岡軟體銀行「鷹」,東北樂天「金鷲」與養樂多「燕子」,以及南韓的韓化「老鷹」等。

有道是,英雄所見略同,這檔「鳥」事連太平洋彼端的美國也無法倖免,比方說,巴爾的摩「金鶯」、聖路易「紅雀」和多倫多「藍鳥」等,有趣的是,不獨大聯盟如此,還有為數不少的小聯盟球團以「鳥名」當隊名,例如旅美左投鄭錡鴻職棒生涯所待的第一支球隊就叫普拉斯基藍鳥隊。

棒球場上遍佈綠油油的草皮(芝加哥小熊的主場還有獨樹一幟的藤蔓攀爬全壘打牆景觀),周遭也常種滿各式各樣的樹木,由於空間屬開放性質,眾鳥鼓翅自由自在飛翔的畫面可謂稀鬆平常,只不過,當鳥與棒球做不當的另類接觸時,倒楣的好像都不是棒球。

二十多年前盛夏某日,洋基外野手溫菲爾德到多倫多做客時,曾於賽前熱身傳球時,意外將海鷗打掛,他脫帽向受害者致哀的模樣,曾令旁觀者啼笑皆非,雖然他靠棒子轟全壘打幫球隊贏得那場比賽,但賽後休息室闖入的不速之客可讓這位名人堂選手差點哭出來,因為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警方,以「虐待動物」為名將他逮捕,溫菲爾德被迫交出五百元保釋金才獲釋,雖然該項控訴在隔天即被撤銷,但溫菲爾德已在多倫多「留下惡名」,之後造訪該地,即飽受噓聲伺候。

球場發生的鳥事可不只這樁,相信不少人都在網路上看過一段影片:身高六呎十吋的「巨怪」藍迪強森,四年多前還是亞歷桑納響尾蛇隊的一員時,曾在對舊金山巨人隊的春訓賽中,照往常一樣飆球速準備三振打者,未料一隻鴿子正巧飛過,被強森的速球直接命中,羽毛就像核爆般到處散落,嚇得捕手站起來倒退三步,挨球吻的鴿子只在地上掙扎了兩下,就再也爬不起來了,其殘骸還被巨人隊二壘手肯特撿起來,朝強森開玩笑似地展示一番再帶進休息室,當然,嚴肅的大個兒一點也不覺得有趣。

有二就有三,但這次出手的人就惹禍上身了。

兩年前的四月,在小熊隊一A打拚的南韓投手柳在國,熱身時拿樹上的鶚當靶子練習,一練再練的結果,竟順利擊沉目標,但因鶚是佛羅里達州「特別受照顧的生物」,柳在國隨即被指控「傷害保育鳥類」,屬第二級行為不檢,最高得處五百美元罰款和六十天監禁。

遭無妄之災的鶚,馬上被送進動物醫院細心照料,可惜六天後還是不治,柳在國遂被地方法官裁決一百小時社區服務,得去當地禁獵區打掃鳥籠與餵養小鳥,還差點因「未在期限內完成社區服務」而坐牢。

所幸文獻可考的「鳥/球,碰碰碰」就這麼三起,否則保育團體會天天豎牌子抗議,要求「九十英哩以上球速的投手,不得簽約加盟職棒」,那球賽還有啥看頭?豈不是愈打愈鳥!

本文原載於2005.6.17 中國時報(林言熹/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