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0/15(胡立寧/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職棒十九年例行賽,在「黑米風暴」的陰影下,倉促地提前兩天畫下句點。職棒聯盟從第一時間譴責的聲明稿,到第二天對米迪亞的停權決議,看似非常「有效率」,然而對職棒受創的事實和球迷受傷的心,卻沒有明顯的治療效果,有的只是難以彌補的遺憾。

因為,最後兩場因米迪亞風暴而取消的賽事,剛好就是象隊幾位球員爭取個人紀錄的關鍵比賽。不過,我們只見到聯盟的消極決議,卻沒看到象隊的積極爭取,到底是職棒聯盟的應變機制不夠完善,還是兄弟象球團忘記了要維護球員挑戰紀錄的機會?

無論如何,聯盟所做出的停賽決定,讓想要挑戰個人紀錄的象隊球員,頓時少了最後兩次機會,還有那些沒有涉入放水而被稱為「白米」的龍隊球員,他們連一個證明自己清白以及能力的舞台都暫時被奪走了,這些屬於球員們的遺憾,卻未必是聯盟或球團所在乎的。

兄弟象的球員,今年在王光輝總教練的帶領下,雖已確定能夠以外卡資格闖進季後賽,但是對彭政閔來說,挑戰四割男是他個人今年最大的目標,在恰恰得知只剩一場比賽能夠挑戰紀錄時,讓他整晚都無法成眠,畢竟唯一成功的機會必須要通過單場四支四的嚴峻考驗,壓力之大,並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最終,在兄弟對中信的比賽裡,彭政閔以三打數一安打的成績挑戰四成打擊率失敗,本季打擊率在三成九一止步;而對王勝偉來說,還好有把握住最後一場比賽的機會盜壘成功,如願登上盜壘王的寶座。至於挑戰四割男不成的恰恰,雖然在賽後訪問裡說:「可能這就是天意吧!」不過這樣的「天意」,的確是受到很多「人為」因素的影響,除了遺憾還能說什麼?

聽著恰恰面帶苦笑的「天意說」,另一方面更加無奈的是處於風暴中心的龍隊球員,除了涉嫌放水的少數「黑米」球員外,其他的「白米」球員們都處在一個看不清未來的迷霧中,有誰能告訴他們,當球季草草的結束了,他們的未來在哪裡?

這次的案件,讓米迪亞從經營者到部分球員都捲入其中,聯盟能做的、該做的絕對不只是發一發制式的聲明稿而已,如果聯盟在弊案爆發當下立即派人去接管米迪亞,讓球員們有機會在最後的兩場比賽裡出賽,或許就能讓「白米」球員感受到聯盟對他們是在乎的!

當然,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畢竟例行賽已經結束了。在米迪亞風暴席捲下,間接受害的象隊球員只能收起無奈,把心力放在季後賽的準備上,或許恰恰今年無緣達成的四割紀錄,明年還可以繼續挑戰,但是白米球員的未來呢?職棒聯盟總要給他們一個公平又公正的交待吧!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