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14(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敗軍之將,何敢言勇」這句話,誰最感同身受?總冠軍賽輸家兄弟象的「優秀球員」王金勇,聞言應該會毫不遲疑地點頭稱是,立刻對號入座吧?

誠然,勝敗乃兵家常事,而刺痛王金勇的個人獎之存廢說,也與「封建帝制時代,滿朝文武百官悉數捐棄個人主體性,賴以彰顯忠君思想的道德表態辭令」息息相關,他又何須為老掉牙的陳腐遺物輕易落淚?

其實,王金勇的真情流露,除教人為之動容,也非常值得嘉許,因為他「知恥近乎勇」,深切瞭解到,在成王敗寇且一切向錢看的職業運動資本邏輯裡面,「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尚且不足以詮釋「贏家通吃,勝者全拿」(winners take all)的殘酷面相,而是個人獎的競逐過程和結果,才是「叫我第一名」的終極印證。

所以,場內征戰之事,絕不該存有虛矯的「人道關懷」色彩,至於「悲憫和憐惜」等非理性情緒,也是看台觀眾的特權和專利,更不容主事者恣意侵犯予以剝奪,故「設置出發點」大不妥的個人獎之頒贈,就是犯此忌的大錯了。

兄弟輸了,全隊統統都是失敗者,何忍在其冷眼旁觀對手歡欣鼓舞慶封王的同時,再從中挑揀一名看似比較或相對「成功」的選手,代表球隊上台被「慰安」呢?

為象隊「受難」的王金勇,所領取的獎項就是「台灣大賽」MVP海克曼的對稱物,亦即,如果兄弟贏了,七場三轟的王金勇,鐵定是此系列的最有價值球員,可惜他們最終仍敗下陣來,於是乎,王金勇哭花了的臉,就浮現三條斜線,鏤刻「獎的意義與價值」被不當誤解的委屈及辛酸了。

職業運動乃唯利是圖的世儈遊戲,經營者念茲在茲的是獲利數字,選手爭的是自己的身價行情,但因職業性的表演活動,亦有其不可規避的社會公益責任,所以業餘體壇的「獎」勵精神,也會被納入考量,以滿足大眾「各擁所愛,相互較勁」的心理需求,而此世俗約定係架構在三大信念上面來加以踐諾:

其一,獎的本身是一種「超越性」的體認。亦即,只有最好的、最棒的、最強的及最優的人,才有資格勝出,餘者皆得靠邊涼快,大家對建仔期盼最殷的賽揚獎,就是其中一例。

準此,獎的特質也是一種「排他性」的壟斷行為之澈底展現。也就是說,不僅「唯有獨尊,捨我其誰」,甚且毫無任何「分享精神」可言。試問,建仔明年若拚到他最想擄獲的美聯金手套獎,紅襪的松坂大輔敢要求分一杯羹嗎?

再者,獎的「分發」更應著眼於尊榮的「稀有性」,愈多人肖想愈少的獎,除會因競爭激烈而帶動產業進步,也可提高獲獎的難度,更顯獎的無價及可貴,反之,經由溫情主義過度包裝的「統統有獎」之俗濫作風,只會貶損獎的光澤,讓混雜在酬庸文化醬缸裡的所有獎狀、獎盃及獎牌等,直與破銅爛鐵無異。

當然,人類文明史在穿透時空昂首前進的漫漫之旅中,曾誕生過不計其數的聖賢豪傑,要如何「獎」起,方能避免挂一漏萬的遺珠之憾恨事,層出不窮反覆上演?先循「分門別類」之途徑,再依「斷代紀年」的方法,逐一篩選出「個別專業領域內,最卓越的獲獎者」,可能是大家公認最公允的敘獎模式,防禦率王與全壘打王的出爐,即係「分類」使然,而年度MVP就是以時間軸的刻度單位為依據,所產生的超大個人獎。

但橫觀豎看左思右想了老半天,就是搞不懂王金勇含淚受獎的「正當性」,究竟符合上述兩項作業原則的其中哪一樣?莫非本土職棒始終擺脫NPB的「敢鬥賞」迷思,所以無法斷奶,改走自己的路,只好對日職動輒強調團隊「分工」做戰,故對「個別參與感」也高度肯定之價值觀,不假思索全盤照收?

中職也許渾然不覺大聯盟在重視團隊「合作」精神之餘,亦透過個人獎的分配,在不斷鼓吹「個人英雄主義」,乃職業運動最高境界的「王道」信仰;也許他們對MLB的「勢利眼」也知之甚詳,只不過,所謂的「改革」,就是有成本,就是要付出代價,哭窮慣了的「象」徵性老法統大頭家,哪捨得砸大把的鈔票,來改善既定的刻板形像呢?

即使只消喝幾口水潤潤喉,在仿效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權制」(veto)的領隊會議上,隨便屁個幾句舉個手,就能快速廢除一個無聊至極的個人獎,連個半毛錢都不必花,可是CPBL的袞袞諸公會挽起袖子去做嗎?才怪!

所以王金勇只得淚灑球場了,為眾兄弟「食言爽約」,不克「複製」八搶三資格賽時,智勝曾發豪語要帶金鋒到北京打奧運那般,也帶「恰恰」到東京比賽,而對自己的「失職」百感交集至涕泗縱橫了。

王金勇為爭冠失利,無顏見江東父老而流下英雄淚,但中職熟諳古有明訓「一將功成萬骨枯」,所以硬要塞一座不痛不癢卻聊勝於無的獎給他,王金勇如何「笑」納?但他的目屎會震聾發瞶,幫CPBL揮淚送別此獎走入歷史嗎?嘜憨啊,明年八成後繼有人,就看誰最帶賽,又要被強迫中「獎」囉!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