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69期 2009/5/1 

二○○九年的三月,春天還很冷,一個不願面對的事實擺在眼前,一:四,台灣隊再次輸給中國隊,僅僅兩場比賽就打包回家,結束了這次經典賽。遺憾又悲傷,這巨大的三分差距,讓人無法接受,因為這跟我小時後看的球賽不一樣,沒有感動,也沒有激情。假如能讓時光倒轉,我想回到二十年前「吃飽看棒球」的美好年代。



還記得十歲那年是一九九○年,也正是中華職棒元年,三月十七號的首場球賽是統一獅V.S.兄弟象,印象中我沒看完整場球賽轉播,但從當天開始,棒球已悄悄地走入我的生活,豐富了我的人生,也在這一天,我成了象迷。為何會成為象迷而不是獅迷,因為我哥、表哥、甚至我母親和周圍的親戚都是象迷,理所當然我也成為象迷,一直到現在。


國小六年級時,我記得週末都有球賽轉播,每到週六中午下課鐘一響,就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回家打開電視和家人一起看職棒轉播,有時候阿公也看球賽,但是阿公常常看到打瞌睡,但是,球賽進入高潮,打出全壘打時,主播的高分貝吶喊再加上我的狂叫,阿公就被嚇醒了。


電視沒有轉播時,當然就是聽中廣的職棒轉播,還記得錢定遠、李國彥、李雅媛這幾位主播嗎?球評張昭雄、官大全等,老球迷是否還記得?那是一個快樂又瘋狂的年代。


第一次去現場看職棒賽,應該是職棒二年,兄弟象V.S.三商虎,當天跟幾位同學一大早搭公車前往高雄市立德棒球場,這輩子的第一張門票,記得是拿學生證換的外野門票,免費!那場是下午的賽事,很熱、很興奮,走入左外野觀眾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居明正在做賽前練習,一時之間興奮過頭,爬上圍欄趴在上頭,看著球員的一舉一動,一顆由帝波打過來的左外野高飛球一直衝著我飛過來,只聽到場內球員大喊:「小朋友!球來了!」,那球不偏不倚的打在我趴的欄杆前緣,嚇死我了,只差一個拳頭的距離就能把我打昏,當時如果被打昏不知道有沒有理賠可以領。


比賽開始到結束,場內的吶喊叫囂刻印在我腦海,比一般流水席的美女康樂隊還精采,一輩子都忘不了,唯一的遺憾是:「兄弟4三商8」,我的兄弟被海K。


當然不是看球賽就能滿足我,當時職棒的影響力相當可怕,走到哪都有人在打棒球、看棒球、收集棒球卡,棒球商品店有如便利商店般,每條街都有,真是空前未有的盛況。我也和好友召集幾位同學成立了一支棒球隊,每個週末固定練球跟比賽,我們球隊的規模越來越大,到了國二時,居然有三十幾位棒球愛好者,所以也規劃為一軍二軍制,想不到一個玩票性質的球隊居然有二軍,可見當時棒球多麼熱絡。


新球迷也許不知道,早期每一支球隊都有自己的球團刊物,《龍族雜誌》、《兄弟象雜誌》、《虎虎虎》、《獅子棒》,其他還有《棒球人》、《中華棒球雜誌》、《中華職棒雜誌》等;當時好幾個報社也都設有棒球版,我們一天沒看棒球版就像世界末日般的憂鬱。在那時候棒球是台灣人的精神糧食,看球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更是一種享受,也是工作之餘的生活良伴。


轉眼間中華職棒已堂堂邁入第二十年,我也從一位十歲的小男孩邁入而立之年,二十年來始終如一,沒有受到各種的事件影響就棄棒球而去,因為我腦中刻劃的是小時候的棒球榮景,那是一種感動,一種無法抹滅的震撼。


人的一生有起有落,我可能一局被擊倒,也可能一局擊倒對手;我可能在九局被逆轉,也可能在九局逆轉對手,棒球如人生,輸了記取缺失教訓,下次再努力就是了,經典賽的失利何嘗不是如此呢?


面對新的挑戰,就要勇敢邁步向前,新的思維就該有新的領悟,棒球沒有變,依然要有球棒、手套、棒球才能玩,心不要變,將時光倒轉到最初的感動時刻,讓棒球能觸動你我每一條神經的活躍。我還記得第一次看職棒的情景,那一年,你還記得第一次看球賽的情景嗎?是不是也跟我一樣趴在外野的欄杆上邊吃著麵包邊看著球賽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