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在地職棒新鮮人LA NEW熊隊的蔡泓澤,在職棒十五年澄清湖主場開幕戰驚天一棒的再見全壘打,不僅敲響兄弟象磨刀霍霍欲直搗四連霸的警鐘,也喚醒業餘棒壇與這支職棒先頭部隊累積多年的恩怨情仇!

 


姑且不論這支再見全壘打為LA NEW門市部的八折促銷帶來多少「慶祝行情」,光看「本質上近乎業餘新軍」的熊隊,慨捐近兩千萬元回饋業餘球界的義舉,再對照象隊這些年來對業餘棒壇的冷漠與疏離,就值得球迷擊掌大呼:蔡泓澤,好樣的!


且讓我們把時空的軌跡往前推移,回顧一則改變棒壇歷史的「徵人啟事」:1984年,初探業餘的兄弟隊破天荒地在報端刊登「高薪徵求甲組好手投效」的求才廣告,由於條件誘人,因而吸引不少國手級的明星球員帶槍投靠,再加上總教練一職請出曾紀恩充當宣傳看板,旋即在業餘棒壇掀起一股黃色旋風,不僅戰績所向披靡摘冠無數,而且迅速凝聚人氣,奠定了今日「四海之內皆象迷」的群眾基礎。但是,那則廣告所引發的跳槽、挖角效應,卻點燃了兄弟隊與業餘棒壇間扞格不入的星星之火。


1990年,在兄弟隊大老闆洪騰勝以先驅者之姿奔走促成下,台灣職棒正式開打,四支創始球團除兄弟、味全已有業餘時代的班底外,統一、三商這兩支從零開始的新球團,免不了又展開一波更大規模的挖角行動,其中尤以兩支老牌球隊台電、合庫失血最嚴重。雖說職棒的成立是順應全球化潮流的必經之路,但是業餘棒壇「二次感冒」再度受創,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經過這兩次由兄弟隊主導的棒壇大地震後,業餘界固然損失不輕,但是「震央」兄弟球團若知恩圖報,在職棒景氣止跌回升、棒壇一心編織雅典奪牌夢之際,本諸「取之於業餘、當戮力回饋」的心態來呵護業餘球員、拉拔業餘幼苗,或能重建災後的棒壇心靈,從此職業、業餘唇齒相依、同舟共濟,不也是球迷之福?


可惜,身為一言九鼎的職棒強權,象隊不但未嘗流露不忘本的反哺之情,反而在轉虧為盈後搖身一變,浮現出暴發戶的專制傲慢,挾其雄厚的民意基礎走起閉關自守的回頭路,在一片自由經濟的棒球熱潮中擎起保守主義的大旗,企圖阻斷業餘球員與世界接軌的求知坦途,明明打著「珍惜本土」的招牌,在選才用兵上卻一再漠視業餘資源與權益……。


先聽聽兄弟主事者對業餘球員的「諍言」吧:在年輕好手爭相赴美深造的留學風潮中,象隊高層竟發言「規勸」這群新秀不要為了區區數十萬美元簽約金,就競相前往新大陸的小聯盟受苦受難,不如留在台灣職棒,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云云。


試問:兄弟隊本身提供了什麼樣優渥的環境供國內好手安身立命?不但在年薪上無法反映3連霸應有的身價,在一貫的「精兵主義」箝制下,先發投手名額幾乎全被洋將包辦,一線野手受傷馬上落入乏人遞補的險境,還得冒著運動生涯報銷的危險,咬牙在球場上硬拚,這樣的球隊文化、這樣的用人政策,憑什麼要求業餘好手不去棒球的最高殿堂追求夢想?


尤有甚者,兄弟當局還曾一度提出「職棒選秀球員簽約金上限不得超過250萬元」的建議,撥撥算盤,才7萬多美金而已!一方面強調為國留才,另一方面卻留給他們如此苛刻的生存條件,看在含辛茹苦為職棒培育明日之星的業餘棒壇眼裡,真不知淚水要往哪裡吞?


以上這些對業餘球界毫不尊重的想法,由於只見諸報端而未付諸行動,因此大家聽聽也就算了,不料一紙荒謬絕倫的「十年條款」(職業隊代訓球員若赴國外打球,十年內不得重返國內職棒),卻再也抑制不了業餘棒壇的積怨,終至一發不可收拾。雖說此條款是以聯盟之名向外投石問路,但是以兄弟球團在領隊會議中的強勢地位,未經象隊點頭批准、背書畫押,十年條款怎能搬上檯面?於是乎,業餘棒壇一片撻伐之聲,連素孚眾望的前國家隊總教練林華韋也跳出來疾呼不可,當年兄弟隊成軍伊始一路埋下的火種,經過多年來的持續加溫,終於正式引爆開來!


幸好,扼殺業餘生機的十年條款在千夫所指之下緊急踩了煞車,而攔截新秀展翅翱翔的謬論也絲毫未動搖年輕好手留洋取經的決心,但是,在國家隊即將揮師奧運之際,本應攜手並進的職業、業餘兩造卻頻傳信心危機,如此意氣用事、內耗不休,國家隊怎能安心拚獎牌?若不幸兵敗雅典,今年想再大發利市的兄弟隊也甭想拚經濟了!


俗話說:「解鈴還需繫鈴人」,亟盼兄弟球團展現「大哥」風範,勿過度耽溺往昔輝煌的戰績(蔡泓澤手中的棒子已證明:球場上沒有「強者恆強、弱者恆弱」這回事),務必切記「業餘乃職業之母」的亙古真理,在口口聲聲高喊「4連霸、我最大」之餘,何不歡喜甘願地飲水思源,學學熊隊老闆「還沒進職棒,先拉拔業餘」的胸襟,從宏觀包容的角度思索棒運的繼往開來,多添一點灌溉的活水,讓業餘的種籽可以在健康的環境中徐徐萌芽,循序茁壯成枝葉茂密的職棒大樹 ,庇蔭所有球迷!


本文原載於南主角 2004.3.26~4.14第39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