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總統大選上週六落幕了,百分之八十的公民有幸恭逢其盛,但有一群「公眾人物」既未被褫奪公權也非心神耗弱者,卻不幸被老闆以工作為由,剝奪了投票權,無法參與這場選戰,那就是台灣的職棒球員。

 


職棒聯盟在三月廿日排定兩場賽事,分別由La New高熊隊在澄清湖球場做東,迎戰從台北南下的誠泰Cobras;以及統一獅在台南球場當家,招呼前來踢館的兄弟象,時間都在晚上六點半。


官方版的賽程表雖曾遭部份球團質疑,認為此舉將妨礙球員返鄉投票,因為球員至遲必須在下午兩點集合,以便進行賽前練習,而電視直播開票作業也會影響賣座收入,聯盟何苦自找麻煩呢?


後來聯盟開放由主場球隊自行決定「是否更動賽程」,但La New和誠泰之役仍硬著頭皮準點開打,統一則將獅象大戰提前至下午一點舉行,擺明要「拚經濟,捨民主」,如此一來果真逼使參賽兩隊所有相關人士「被迫棄權」,連早上八點衝去投票再趕回球場的機會都沒有。


令人不解的是,大選的日期早在去年即已敲定,聯盟何不掂掂斤兩避個風頭,非得在這天照排賽程不可?台灣已經選過兩次總統了,根據經驗法則,職棒一定不是政客的對手,何況本季的賽程也一如往年,拖到二月初才定案,聯盟「體察時勢,通權達變」的空間大得很,為何連「大敵當前,走為上策」的基本判斷力都

沒有?難不成他們自認「社會已成熟到,可以接受職棒和政治同等重要的地步」?


再說,台灣可供調整賽事的日子可多著呢,因為我們每隊每週只排定三到四場球賽,並利用七到八個月的時間,各打一百場比賽。反觀美國,每隊月休約一天,球季集中在四到十月,各打一百六十二場;日本則月休約六天,也是在四到十月,各打一百四十場。相形之下,台灣的球季最漫長,賽事結構最鬆散,延賽、補賽的更動最容易,即使大選日停賽,「回填」的空檔也不難找。


今年為了支援奧運,職棒還破天荒地在八月休兵四周,但賽程仍照排不誤,只不過早半個月開鑼,晚半個月打總冠軍賽而已,四季如春的寶島氣候,也勉強撐得過去。但咱的天敵日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他們的職棒並沒有「偃旗息鼓,配合奧運」,因為實在挪不出時間!若像台灣這樣,三月就開打,有些地方可能冷到「連觀眾都不願出門」;同理,若總冠軍賽也熬到年底再打,則球員在雪中奮戰的奇景將一幕幕映入眼簾!日本職棒當局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在八月降低賽事密度,讓球賽精彩性不至於因「眾多球星暫時離隊為國效命」而大打折扣。


此外,日本職棒當局也曾為了因應「日本和南韓合辦2002年世界盃足球賽」的國家大事,而在前一年的年底提前宣佈:在日本足球隊預賽出場的那幾天,一律不安排職棒賽事!甚至連日本國腳「可能晉級複、決賽」的那幾天,都只象徵性地安插個一兩場職棒賽聊備一格,敬遠拱讓之意味如此濃厚,舉國球迷焉能不大受感動?


將棒球視為國球的桃太郎尚且如此,職棒球員的社經地位明顯遜於日本的台灣,有什麼資格和道理去跟「包含首度公投在內的總統大選」硬碰硬?聯盟主事者會做這樣的決定,若非出於無知,就是傲慢!


球團當然也有可議之處。La New與統一兩支主場球隊「被授權」可以看著辦,卻視協商精神為無物,依舊在該日辦比賽,造成戶籍散佈全國各地的四隊隊職員,要加賽一場「跟時間競速」,比方說,早上在台北投完票,立刻飆飛機赴高雄打卡上班!


兩支北部客隊兄弟與誠泰也該檢討,因為這兩隊「可能有很多」隊職員的戶籍設在大台北,影響應該不小。誠泰因週五晚上須在澄清湖球場與La New交鋒,整隊早就移師高雄,所幸誠泰領隊及時提出「補助隔天早上來回機票」等措施,鼓勵球員前往投票,將傷害減至最低。


相對而言,兄弟的處置就失策多了,完全沒有「拒絕移到下午比賽」的替代方案,似已擺明「球員被剝奪投票權」此事,雖不同意但可接受。而一向「憨慢供喂」的總教練林易增,也遲至投票前的兩三天,才突然大夢初醒般頓悟「好像不能去投票」,若此刻象隊立即「亡羊補牢」,為時或將不晚,但兄弟並未採取任何救濟行動,真是令人遺憾。


其實週六如果停賽,可以在隔天的週日下午補賽,一天打兩場,這是國外常有的事,通稱雙重賽。當天球員只要熱身一次,下午和晚上各打一場,讓球迷一次看個爽,相關成本也可減少一半,何樂而不為呢?球員雖然累了點,但偶一為之並不為過。棒球是陽光下的運動,白天賽球才是常態,只是後來為了配合下班時間和電視轉播,才將比賽移到晚上。台灣以前也有下午的賽事,但因豔陽高照過於炎熱,後來被取消,但此刻是三月天,並非日頭赤焰焰的溽暑時分,這兩場賽事延到三月廿一日,絕對行得通。


像美國職棒的芝加哥小熊隊,就很堅持「棒球是白天的比賽」,即使二次大戰後「電視普及時代」君臨天下,大家紛紛將比賽移至晚上,他們依舊不改其志,直到1989年才勉為其難順應潮流,開辦夜間賽事。今年的小熊,仍執著於「棒球是陽光運動」的理念,在八十一場主場中,僅安排大約廿場左右的夜間賽事,而「相信陽光,堅持傳統」也是百年老店小熊隊始終跨族群、跨地域、跨黨派,風靡全美歷久不衰的主因之一,如現職紐約民主黨參議員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蕊,自幼即是小熊隊的忠實球迷。


台灣的近代棒球記憶始於三級棒球在美國的傳奇之旅,而當年他們在異鄉奮戰時,幾乎所有比賽都在下午,由於台美兩地時差約十至十二小時,咱被迫必須「晚上睡到一半,再爬起來看電視」,陽光棒球的比賽畫面,也因此對台灣的棒球文化「獨具特殊意涵」。職棒在安排賽程時,或可考量此點,在不影響收視率的情況下,偶爾在週休二日的下午,穿插個幾場白天的比賽,也就是說,多一點彈性安排,少一些不必要的制式化窠臼,別千篇一律都在晚上。


因為,消極來說,可藉此「技巧性地避開時程早已敲定的重大事件」(如總統大選的投開票);而積極來說,此舉對棒球文化和職棒行銷兩者而言,都有正面意義。例如,CPBL可搭大選順風車造勢,宣佈「今年第一次雙重賽將在選舉結果揭曉後的隔日盛大舉行,歡迎總統當選人蒞臨開球」等等,來個「激情選總統,溫馨看棒球」的促銷活動,對票房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只可惜咱顢頇慣了的聯盟,老是不懂「如何巧立名目,輔弻正派經營」的竅門。


這次選舉非常重要,連旅居海外息影多年的藝人都回國投票,咱職棒卻因主事者「眼光不夠前瞻,思維不夠細膩」而照打不誤,導致球員的投票權無端被剝奪,真是令人遺憾之至!因為此舉可能加深社會大眾對球員的誤解,認定他們「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只會追趕跑跳蹦,不關心國家大事」,對職棒的形像更不利!


我們相信,台灣在邁向世界的途中,會出現愈來愈多更關鍵的時刻,希望屆時職棒當局能設計出更富彈性的賽程表,以免揹負傷害球員公民權的罪名,也自損門票收入。當然,若未來有不在籍投票的新制度,雞蛋碰石頭的事件將不再重演,不僅職棒球員,各行各業因工作而喪失投票權的案例也會絕跡。


本文原載於Taiwan News 2004.4.1~4.14第127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