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者不情願、觀眾不耐煩、球員不爽,何苦來哉?

 


大多數人在學生時代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每逢重大慶典或運動大會,不是被校方動員充當看台上的啦啦隊,就是不斷犧牲課餘甚至正課時間,勞師動眾苦練排字,然後在儀式舉行當天,身不由己的枯坐在觀眾席上,被迫觀看另一群被動員而來的表演者在台下手舞足蹈,接著是一連串不知所云的長官訓話,為這縱橫台灣數十年而不衰的繁複儀式,在瞌睡蟲不斷叮咬中奏出休止符。


很不幸的,我們的職棒開幕戰,就因為牽扯上「開幕」這兩個字,十餘年來,竟成了承接這類威權儀式的新興演繹者,學生時代動不動就被強制動員的噩夢,也陰魂不散的在球場上重演。問題是,以前是在教育單位與軍訓教官的威脅(膽敢不從,申誡一支)而無利誘之下,再怎麼不爽也不得不從,今天大家可是花了幾百塊錢(黃牛票另計)來當消費者的,憑什麼還要被迫忍受開幕儀式的無情凌遲?


想想看,開幕戰滿坑滿谷的觀眾,哪一個不是從去年秋天就一直苦等,迫不及待地想聽見今年春天的第一個木棒擊球聲?結果,球場上回報他們的,卻是一齣齣拖棚的樣板歹戲:表演再表演,以及沒完沒了的致詞!


先看表演:棒球場的紅土綠草是要迎接球員釘鞋的,而不是一些非關棒球、既勞民又傷財的嬉鬧節目,何況這些表演者多半也是被動員者,叫一群不見得對棒球有興趣的人,冒著可能破壞場地的風險(某年在雨中開幕,竟任由表演的馬匹把泥濘的場地蹂躪得面目全非),在哈球賽哈得要死的上萬球迷面前拖延時間,也由於球賽不知何時登場,在一旁熱機已久的投手,更因調整節奏大受影響而叫苦連天。表演者不情願、觀眾不耐煩、球員不爽,這樣的開幕儀式,何苦來哉?


再聽致詞:依照慣例,開幕戰必冠蓋雲集,而擁抱麥克風者也必依官場倫理,先視來賓的烏紗帽大小輪流問候一番,然後才開始口沫橫飛。試想,這麼多達官貴人排隊等著亮相,每個人光是複誦官銜就要花上幾十秒鐘,誰還關心比賽何時開打?看台上的芸芸眾生,年少時的荼毒還受得不夠嗎?怪不得當高官們下台一鞠躬時,如釋重負的觀眾總會抱以最熱烈的掌聲了。


其實,要精簡開幕儀式,真有那麼困難嗎?很簡單,與贊助廠商合作,把所有表演活動移到場外不就得了?一來可以設計一些真正與球迷互動的節目,二來也不會霸佔觀眾的時間,最重要的是:比賽可以準時登場,不會姍姍來遲!


至於總是讓人「憶起兒時苦」的貴賓致詞,就由既隆重又省時的開球活動來取代吧!參與者倒不必非與棒球有關不可(當然也不能讓政治人物吃乾抹淨),只要別出心裁且具有紀念意義,不但會被視為榮譽的表徵,說不定還能形成某種雋永的傳統,就看主事者肯不肯花心思經營包裝了。


多年來,無數看似華麗卻庸俗空洞的儀式,在代代相傳、行禮如儀下,逐漸堆積成宰制台灣社會群體意識的包袱,而一再被勒令動員的慘痛經驗,更是你我揮之不去的夢魘。如果我們放任這些包袱繼續糾纏職棒,連開幕戰都無法擺脫集體動員的恐懼,那麼觀眾席上的嘆息與幹譙聲,將如同不知何時方休的冗長儀式般,永無寧日!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5.3.10~3.23第176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