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轉播權爭議,職棒近日陷入烏煙瘴氣中,其中又以緯來體育台態度反覆、心口不一,種種特異行逕,最令球迷瞠目結舌。

 


首先,為了向其他媒體宣示「唯我獨尊」的霸權,緯來不斷表示,過去曾陪著中職走過風風雨雨,直到現在的榮景,與聯盟有著難以分割的革命情感,所以希望聯盟最好不要公開招標,至少也要讓緯來擁有優先議價權,不容外人置喙。殊不知,研究緯來崛起的原因,其實它才是真正的「掠奪者」,有資格以「正宮」自居的,其實是這兩年表現低調的年代電視台。


話說一九九五年八月,聯盟招標九七年至九九年的電視轉播權,當時連頻道在哪裡都不知道的緯來,出人意料的以十五億餘元天價標下。此舉粉碎了當年中職與年代的合作,緯來入主成為唯一的轉播單位。接著,緯來體育台成立,並到處挖角,不少工作人員皆從年代跳槽而來。換句話說,如果當年沒有「搶親」成功,是否還會有這家電視台,相當令人懷疑。


如今,十年前拎著大袋鈔票「霸王硬上弓」的緯來,卻反過頭來訴諸道德,大聲反對別人「依樣畫葫蘆」,兩套道德標準,難以令人心服口服。當緯來假道學的呼籲聯盟不要背棄朋友時,真正青梅竹馬的年代,心中想必百味雜陳吧!


況且,當時緯來為了確保進入職棒轉播市場,開出的價錢著實高得離譜。一年五億多,過份哄抬了中職球賽轉播的價值。果不其然,在職棒市場經濟規模的翅膀還沒長硬,外力卻財大氣粗的操作下,幾年後果然泡沫化,權利金直線下滑,直到二○○一年世棒賽熱潮後才止跌回升。


其實,標下獨家後,這幾年緯來簡直吃定聯盟,視「友情」如糞土。像是職棒爆發賭博放水事件,比賽收視人數急速下降,緯來這個號稱「力挺到底」的好友,馬上毫不留情的向聯盟殺價,轉播金只願意付七折,一年五億多瞬間成了空中樓閣。


尤有甚者,在兩聯盟整合之前,當時兩地開打的比賽,緯來經常會作選擇性轉播,未獲立即直播青睞的球賽,有時連錄影都省了,影響所及,使得某些重要的職棒歷史紀錄,徒留文字而無影像,後人只能憑空想像。至於將實況轉播更動為延播,把原有時段留給撞球美女之類的激情演出,更是不勝枚舉。


以上這些待友之道,就是所謂的「革命情感」嗎?聯盟的要員們,你們對緯來這個處處算計卻滿口仁義的「朋友」,也未免太寬宏大量了!


此外,在這次轉播權的爭執中,為了反制來自美國的「娛樂運動節目網」(ESPN的原意),緯來想出一個「境外媒體」的名詞,試圖用「非我族類」的罪名加以抹黑,否決其爭取轉播的合理性。境外又如何?境外哪裡有錯?現在是什麼時代,單純的轉播權之爭,應是各憑專業,緯來卻大搞民族主義,令人啼笑皆非!更何況,如果「境外」非善類,緯來本身也算是境外同路人,因為這幾年緯來主打美國NBA籃賽,自己才是協助境外運動強力入侵的最大推手!


最吊詭的是,當年代宣稱因轉播權之爭延宕過久,已錯過廣告招商黃金時機而決定退出後,緯來為了減少損失,絕不退讓的強硬立場隨即軟化,改口要求ESPN共同合作,希望對方分攤轉播一五○場賽事。為了利益,不惜醜化對手,同樣是為了利益,隨時可以笑臉迎人,緯來的態度反覆,轉變之迅速,令人嘆為觀止。


而就在轉播權戰火稍歇之際,緯來的霸權心態立刻展露無遺。熱身賽開打後,已經獲得本季轉播權、信誓旦旦地保證場場直播的緯來,馬上打了自己與觀眾一個大耳光,以「早已敲定轉播大專籃球聯賽,職棒轉播合約又一再拖延,賽事太遲定案」為由,熱身賽幾乎場場延播。


依照緯來的說法,去年六月底就與聯盟達成口頭共識,可轉播今年球賽,即使ESPN之後強力介入,範圍也只侷限在牛隊主場賽事。換言之,緯來早已確定要轉播本季賽事,差別只在於金額有小幅更動、場次有部分變化,怎可拿無辜的熱身賽開刀?這種「轉播權在手,生殺皆由我」的作風,不是霸權是什麼?


就算緯來真有轉播上的困難,至少也可儘速與聯盟協調,研究調整熱身賽賽程的可能。雖然這種想法實現的難度頗高,但別忘了緯來過去就曾有過為了收視率,要求聯盟更動例行賽補賽時程的「前科」,層級較低的熱身賽為何不敢動?除非,是根本沒有轉播的誠意!


雖說合約中並沒有規定熱身賽一定要轉播,可是既已昭告天下將轉播熱身賽,尤其是在這爭奪轉播權的關鍵時刻,更應該藉此展現誠意與能耐,證明給球迷看,可惜緯來並沒有站在球迷這一邊,真令人擔心球季開打後,緯來還會搞出什麼令觀眾措手不及的名堂來!


長久以來,在兩聯盟惡鬥下,緯來得以從中爭權謀利,高舉道德大旗博取球迷同情。然而,時代已經變了,在全球化潮流的衝擊下,只有專業與敬業才能生存,無論是低調的訴諸感性,還是高姿態的展示霸權,終將遭致球迷的唾棄,志得意滿的緯來諸君,切莫作繭自縛,自毀前程!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5.3.5~3.11第467期(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