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成的事實皆成過去式,也都是歷史的一部份,建仔未能幫洋基力挽狂瀾,最自責的一定是他本人,但隔岸觀火的台灣,在替建仔扼腕之餘,能否從這位大聯盟三年級資優生的慘敗經驗裡「幡然悟道」,並在來年與建仔同步成長,恐怕是比「建仔何故如此失常」的技術問題更值得大家省思的「謎底」。

成王敗寇是職業運動的鐵律,被托瑞賦予重任的建仔,傷了地主球迷的心,勢必遭無情的紐約客幹譙,因為這是他們的權利,也是「奪冠使命必達」的洋基隊一旦陰溝翻船就得面對的歷史宿命,身為其中之要員的建仔自不容逃避,但咱就不一樣了,在金鋒未加盟道奇前,獨鍾棒運的台灣對棒球原生母國山姆大叔的職棒世界可謂一無所知;同理,在建仔未站穩洋基先發輪值圈之前,我們對國際棒壇最高殿堂的大聯盟也是啥都不懂,如今,古早的混沌世界已日漸雲開霧散清朗了,統率台灣直搗百年老店MLB雙核心指標(紐約/洋基)的建仔尤其勇猛,因為他夠爭氣,讓咱得以在大觀園一舉窺秘,片刻也未喘息,即已飽覽視聽官能的終極饗宴,而這一切都得感謝正港台灣之子賜給咱的福報。

鋒仔投石問路後已功成身退,建仔則將台灣棒球帶往前所未有的美麗新境界,他正立足世界棒球歷史最顛峰處的戰略制高點(大聯盟紐約洋基隊),台灣沒有任何一個人去過那個地方,沒有任何人具備任何經驗可以教他如何居高臨下「禦寒抗敵,自保求生」,但高處畢竟不勝寒,每五天勝投就進帳一場的「希望,快樂」通俗肥皂劇終究會穿插幾齣震懾人心的驚悚劇,激動派的球迷按耐不住性子開始嘴砲連篇,讓饒舌派的媒體凍未條,群起為建仔搜羅諸多有利的統計數據為他緩頰,雞婆派的球評則是技癢難忍,越洋下起指導棋,告訴建仔要怎麼投纔能剋制左打,凡此種種云云皆屬人之常情,因為大家都是建仔現象學底下的新生兒,在笑納「建仔的好」時,還不曉得「當建仔偶爾使點壞時該如何加以適應」。

那就問問托瑞和基德瑞吧,他倆是洋基的教練,也是建仔的導師,他們跟建仔一樣就在「現場」,也都在第一線,他們是MLB的老江湖,見識和專業絕對凌駕所有台灣人,也比台灣任何一個人更瞭解建仔的好,其狀況和優缺點(包括技術瓶頸在內),托瑞等知之甚詳,他們都肯為建仔背書了,咱自無理由不力挺建仔的「突槌傑作」到底,因為說穿了,我們根本沒有能力或資格去品評建仔究該如何如何「改過」,道理很簡單,建仔當下這一身功夫都不是在台灣向自家人習得的。

建仔早已超越台灣,但我們這個社會集體慣有的歷史健忘焦慮症宿疾,卻不斷縱容自己「老是忘了過去是怎麼走過來的」,劣根性既然成癮難戒,那就順勢趕快忘掉建仔跌跌撞撞踉蹌無比的季後賽演出吧,畢竟「驀然回首,那人猶在燈火闌姍處」,那人是誰?癈話,就是零八年即將再度奮起的建仔嘛!

本文原載於2007.10.10 聯合報民意論壇(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執行長)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