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拜王建民熱之賜,上週六與一群朋友在家裡聚餐時,那些在我眼中被歸類為「偶爾棒球迷」的人士突然說想看球(「偶爾」就是只有在民族主義感召、中華隊出征以及年輕好手挑戰大聯盟時,才會突然想起有種東西叫做「棒球」),還好,週六晚上有台灣職棒轉播,稍可滿足他們。

我熟悉又快速地轉到體育頻道,然後順手做了一件他們覺得很特別、但長久以來對我來說已內化成反射動作的行為──按下「靜音」鍵。朋友以為我不喜歡轉播時有播報,所以才把聲音切掉。我笑著說,如果看美國職棒,我會切換到英語播報,所以我並不是討厭看棒球時有人解說,而是不能接受台灣電視的主播與球評,不管是在轉播本土棒球、還是衛星直播國外球賽時。

因為,不知道是誰開的頭,電視媒體播報綜藝化、主播藝人化的奇怪潮流,也吹進體育節目中。這幾年來,某些台灣球賽的主播,轉播進行中盡是自以為幽默的插科打諢,甚至喧賓奪主的大搞個人偶像崇拜;有的球評則是不曾打過職棒,專業不足卻自以為是,不斷重複賣弄一些想當然耳的棒球知識,簡直到了自我神格化的地步。

身為球迷的我,打開電視的動機是要看球員演出,不是兩個人互相吹捧的低等雙簧秀。漸漸地,我養成了這樣的看球習慣:用無「聲」的抗議,拒絕他們污染球員的表演舞台。

其實,電視裡的球賽早已不真實,畫面與聲音二者都是轉播單位強迫觀眾接受的二手資訊,夾雜著導播的主觀意識,球賽的「真相」已被扭曲。然而,儘管主播與球評的聲音可能渲染誇張,即時轉播的畫面卻不可能造假,也較不含有礙腦袋健康的人工添加物,所以我選擇欣賞棒球「默劇」。

反正,遙控器上既然有「靜音」鈕,這就表示設計電視的工程師也理解,有些節目的聲音令人一刻都忍受不了,因此才設計出這個快速鍵。既然如此,我也樂得享受身為現代人的「人權」,只要一指就搞定,真感謝他們這種人性化的思維。

當然,如果想拿回完整的主導權,任何球迷看球都應該走進球場!只有球場才是展現球迷百分百人權的舞台,想看哪個視角、想瞄哪個球員或觀眾席上的短裙辣妹、鏡頭要拉近拉遠(可帶望遠鏡)、想聽怎樣的即時音效等,都可自己主導。

而且,在觀眾席上看球,更可盡情行使比消極按下「靜音」更積極的「球迷人權」。像是比賽沉悶難看、支持的球隊落後時,轉身上廁所、買餐點、與旁邊的小姐搭訕等,暫時忘掉球賽,說不定轉眼間又是精彩無比、已發動絕地大反攻。萬一,兩隊一路狀況連連、或支持的球隊敗象難挽回,更可投下不信任票,掉頭就走,不看了!(沒錯,看電視也可關掉螢幕,但總有些無奈,畢竟看到的是別人播出的影像,球迷權力被架空)

如同職棒有一、二軍,親臨現場與看電視,就是球迷看球抉擇的一、二軍。不可諱言地,一軍水準高,二軍有待改進,二軍的存在是為了一軍,是永遠的配角。是故只要空間條件允許,比賽不在太平洋另一岸或三百公里遠的南部(或北部),球迷都應該去現場欣賞「一軍」的比賽。

然而,今天既然是跟非球迷在看球,向他們陳述我這個「機車」球迷的舉止後,還是選擇放棄堅持,打開聲音。不過,既然有興趣,那就來個條件交換:下週六,我帶他們去球場,看看真棒球,聽聽真棒球!我想,只要去過現場一次,下回看電視時,他們一定會支持我,一起One , Two, One Two Three Four!關掉!關掉!聲音關掉!

本文原載於2005.5.27 中國時報(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