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11(余文馨/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ATP年終八強賽 上海大師杯》余文馨現場直擊系列報導(3)
自己上網看新聞才發現之前發出的短稿不但被冠上了名字,還加上了我一直頗感冒的「系列」,與專業形象濃郁的「報導」字彙。「可是我又不是記者!」我暗忖。報導這兩個字真是令我心虛,我沒辦法寫以追求正確無誤與客觀中立為職志的報導(雖然後者在當下已然是傳說),倒是只寫得出(可能)被大部份人認為是不太正經或不夠嚴肅的文章,有時候甚至連「觀察」也談不上吧,更多的,應該都只是我個人在看球時所想到的,一些非常偏執的看法和意見。

所以本篇即將闡述的,並不是開賽首日金組四強的兩場單打競賽有多精采,不是要讚嘆Djokovic的底線功力,也不是要佩服Davydenko的穩定度,或質疑Tsonga在第三盤的搶七局上居然捧了個大鴨蛋是怎麼回事?而是想分享我才見識到的,是非得來到上海旗忠森林網球中心才看得到的奇異場景。

我記得台北小巨蛋是不給吃喝的吧,固然一樓設有各種快餐店,但在二樓以上,尤其是進入場地座位區一帶,是不允許飲食的,了不起讓觀眾帶瓶水入內。上個月我曾跑去看了一天的海碩杯女網,從上午一直待過晚餐時間,經歷了兩頓飯卻滴米未進,無須贅言,中途曾經有好幾次我都覺得我快餓死了。其實我包包裡藏有上午想買來當早餐卻找不到機會吃的便利商店飯糰,我一直沒忘記這件事,也好幾次想拿出來偷吃,但因為周圍的每個人都一本正經的關注著賽場上的選手,是有兩三個歐吉桑拿出了麻糬之類的小點心解嘴饞還被我抓到,但因為我不是歐吉桑,終究拉不下臉做這種事。

或許就是由於稍早體會過差點餓死球場邊的經驗,於是你可以理解,當我在大師杯賽中看到滿場觀眾全在大吃大喝時,竟會那麼樣的少見多怪感到不可思議了,從可樂、到人民幣三十五元一小杯的咖啡、到冷三明治、到塗有法式芥末的熱狗、還有爆米花!真的附近的所有人都坐不住耶,平均每看一盤比賽,就要花個三局左右時間離開座位出去走走,譬如再買一包洋芋片或再來一球冰淇淋什麼的。每個人都在吃,而且是以一種就算錯過精采畫面也沒關係的心情,很泰然自若的吃著。

「Djokovic的穿越球?截擊?可能比不上餓到的這件事重要!」雖然沒人講出來,但我似乎聽見這是場邊最偉大的共識之一。或許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內地驚人的內需實力吧?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